学Hulu?没戏!

        07年下半年,视频行业结束了其高速发展期,而到了08年下半年,随着经济危机的蔓延,视频行业则出现了空前的阻力,好在经济危机也大大降低了此前占据视频公司半数以上开销的带宽成本,否则,能有几家视频网站能够扛到今天还很难说。

        视频的出路在哪里?盈利之路漫长,总要有个突破口,于是,版权成为争抢的目标,并很快成为血拼之地。

        说到版权,许多人喜欢拿hulu.com说事,说hulu是做正版的,言下之意,其他的(主要是类似youtube的视频分享网站)是做盗版的。

        其实,所谓盗版,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哪一类型的网站允许不允许一说,盗版在所有法制国家都是非法的,造成错觉的原因是,分享类网站由于用户上传,在一些国家,存在一个所谓避风港的问题,相关细节这里不多说,有兴趣的看>>这里

        实际上,国内的司法实践中,已经不再考虑“避风港”,未明确授权即判定为非法侵权,因此,从理论上,想做视频网站,被赶到了一条路上,也就是:播视频之前,先获得版权(主要是买或者资源置换,后者等价为买)。

        在过去的两年多来,视频行业的从业者一直想推动视频版权的运营能力,让版权在运营中能够发挥积极作用,但一直效果不佳。

        国内版权形势不容乐观,盗版问题复杂。不仅有互联网上的盗版问题,还有地面渠道(比如盗版光碟)的盗版问题,即便互联网上,还分大网站与小网站,在线播放与下载播放等各种形式,由于不同情形下,对侵权的追究力度差异巨大,涉嫌盗版的成本相差也非常巨大。

        由于盗版的途径复杂,打击又是运动方式,缺乏长期性,因此,买版权并不能产生应有的收益,因为其他“胆大的”网站或者地面销售点照样盗版你的内容,你的利益并不能因为你买了版权而得到保护,唯一作用只是避免了版权人起诉你。

        这就好比说,你买包子是为了吃饱肚子的,结果包子吃到嘴里发现非常难吃,甚至还有霉味,你正要找卖包子的讲理,人家告诉你,这包子肯定吃不死人,我们的美好愿望就这样阉割了。

        如果买包子只求一个吃不死人,我们还能指着它长膘么。

        视频网站对于版权价值的理解不同,买版权甚至成为了一些网站眼中的核心竞争力,不过,在版权意识还显贫瘠的地方,采用极端的版权保护思路,尤其想到视频在线播放之外还有许多看不清的版权陷阱,真玄。

       很多事情让人奇怪,许多新进入者或者旁观者,斗志昂扬的地以国家、民族的名义,走极端的路线,商业需要规则,不是运动,我们吃的亏不少了。

       因此,当王微说“Hulu模式照搬到中国不现实”时,你是在倾听一个快两年的实践者的感觉,黑豆对于hulu的尝试从2008年下半年就开始了。我一直认为, 砸版权的网站不会有未来

        如果你有耐心,粗略听我算一笔账,按照目前视频带宽的价格,每看一集电视剧(长30分钟,清晰度不低于电视的500k以上码流)的带宽成本,较低的价格也在大约0.1元人民币,而现在CPM(Cost per Thousand Impressions千次展示成本)广告平均在0.01元人民币,差距有十倍。当然品牌好一点的公司,CPM会高一些,有些公司能买到很低价钱的带宽,但差距依然很大。

        现在,如果购买版权,每集(不是每部)非热门电视剧成本已经高达2万元,也就是说,不算其它成本,光收回版权成本,每一集要有200万人次观看。

      Hulu成功为什么?一则是美国的版权环境,另一则,hulu的背后是新闻集团、迪士尼和NBC这些强势的内容生产者。与此相对,国内,版权环境亟待改善,电视台等传统视频媒体缺乏互联网的运作经验。

         学hulu吗?没戏!

参考:

            视频相关文章

             版权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