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亿,赶英超美的数字狂欢

  中国大陆网民数量突破2.1亿,是最新一次CNNIC互联网报告的热点,中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的第二大网民国,而且,差距仅剩下500万,照现在趋势,“赶英超美”指日可待。
 

    与数字平均工资增长,幸福指数并不必然增长一样,互联网应用并没有随中国网民的大幅攀升而发展,(从chinaventure 12月公布的数字看,互联网投资虽然有所回升,但还处在较低的水平),在网络投资相对萧条的情况下,网民数字独自狂奔。

 

    互联网报告引用了美国墨西哥大学教授罗杰斯的创新扩散理论,说“新事物的发展通常呈现S形,当普及, 率在 10%~20%之间时,扩散过程会加快”,但愿,CNNIC在2006年12月中国网民统计普及率突破10%(统计值为10.5%)后,将网民从原来的平均每周上网1小时以上,改为半年内使用过互联网的6周岁及以上中国公民,不仅仅是为了证明罗杰斯教授的英明。

 

    增辉做了个数字对比,2007年美国网络广告大约210亿美元,而中国则不及10个亿,大概只是美国市场的1/20。根据“中印GDP数据‘缩水’”一文,中国人均收入为美国1/10弱,由此可见,这个眼见着要赶上美国网民数量的互联网,含金量比人均收入更让人担忧。与此相对应的是 中国网民上网成本比例是发达国家的10倍。

 

    老康担心网民能做什么,另一个数据似乎佐证了这种担忧,互联网报告说“目前网民平均上网时长是 16.2小时/周”比06年同期的16.9小时/周低,网络服务粘性还需加强。

 

    互联网的未来发展,不仅取决于网络用户规模,而且受限于网络服务的丰富性,07年底刚刚发布的针对网络视频的56令,以严厉的态势介入互联网管理,不免让人心有余悸,SP全行业失控又全行业的萧条,刚起步就进入衰退的历史是否会在互联网再现,看来未必简单一管就可一劳永逸。

 

    面对日渐需要开放的互联网平台,中国互联网如何保证质、量同步发展,考验从业者与监管者的大智慧,如果一直延续猫与耗子的游戏,2.1亿的数字狂欢之后,还剩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