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思王长田的梦想与光荣

 我很少写和工作相关的内容,今天算是个例外。

 
   时间好快,离开光线传媒已经有些日子了,听到光线传媒即将上市的消息,我的感觉比较复杂,既高兴又有些遗憾,高兴的是,王长田,我昔日的老板,终于要圆他一个多年的梦想,稍显有些遗憾的是,这些和我已经没有太多关系,无论喜和忧。
 
    我的印象中,光线是个不太出新闻的大公司,至少近两年是这样,或者至少在IT圈子看来是这样。不经意间,绕过一轮轮融资,一路小跑,抄近道出现在纳斯达克,那个曾经令互联网创业者疯狂的地方,这个新闻有些爆大了。  
 
    作为一家民营公司,和其他许多民营公司一样,光线有很多问题,这不是奇怪的事情,也不用粉饰太平,但仅凭王长田,一个外地来京青年,孤身10年打造出娱乐电视第一品牌,就足以让人驻足,这是勇敢者的游戏。 
 
    让我感触最深的是,王长田要做就做最好,凡事争第一的要求,尽管,这在许多人(包括我)看来是个过分的苛求,因为老王并不会给你最好的办事条件,会让人想起一个流传了很久的笑话,地主让长工打酒,不给钱,理由是“有钱谁不会打,没钱能打酒才算本事”,我相信,正是这个看上去有些苛刻的要求,在诸多电视制作公司纷纷没落的时候,推动光线到如今还能保持第一,成为直奔纳斯达克的重要理由,至于是不是借壳,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王长田在电视策划制作上的个人能力超强,或许是形成凡事争第一思路的基础,也是理所当然认为别人也能如此执行的原因。 
 
    尽管,王长田的很多想法我也未必认同,如果扩展到光线传媒,认同会降得更低,最终选择离开光线的原因也在于此,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王长田的推崇,直到现在,依然认为当初加盟光线是个正确的,没有对和错,只有机会与选择。
 
    光线能成为我职业生涯中值得记忆的一段,来源于和我之前从事的IT行业完全不同的企业文化,来源于追求个性让人忘记年龄忘记身份的娱乐精神,来源于甚至有些压抑、挑战工作极限的紧迫感,来源于超越现实又稍显迷茫的东方好莱坞梦想,来源于年会上动情和工作中的抱怨,来源于企业内外的是是非非。这和我当初离开高校研究所独身闯荡IT江湖有着某种意境上的呼应,也是社会整体处在变革时期,个人和企业迷茫与追逐的代价。 
   
    面对纳斯达克,王长田终于要圆梦了,其中艰辛,除了他自己,即便再亲近的人估计也难以体会,一个民营公司合并一个已经上市了的公司,其管理上的挑战可想而知,11月19日(美国东部时间),华友世纪将公布其Q3季报,这应该是揭开谜底最好的日子,这个光线内部称为“做王的男人”,凡事要最好结果的男人,终于要仰天高呼“纳斯达克,我来了” ,这里不是终点,是一个更高挑战的起点,也是王长田光线传媒向规范化企业转变的契机,历经磨难的王长田,一个不服输的男人,站在了十字路口上。 
 
    祝愿王长田,我曾经的老板,站直了,别趴下!

感思王长田的梦想与光荣》上有1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