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进入播客,视频将会怎样

 去年下半年来,随着门户进军博客,博客类网站陷入低迷,进而引发人们对web2.0的整体质疑,创业者们纷纷转战“网络视频”,一时间网络视频闹得纷纷扬扬。
 
    视频的日子似乎更不好过,动辄十几、几十个G的带宽接入费,每个月花销百万,而优秀视频的制作费用,每分钟也高达数百、数千元,视频运营是典型的富人游戏,要命的是,在还看不到商业模式的情况下,竞争已经白热化,视频创业者的日子举步维艰。
 
    从目前情况看来,视频网站大体分两大流派,一类是直播,通常采用P2P技术实现,以播放现有电视台节目和电影电视剧为主,UUSEE、PPLive、PPStream属于此类;一类是分享,通常采用Flash技术实现,许多是学习Youtube的模式,以播放个人的短小视频为主,也称作播客,可以看作是博客的视频升级,六间房、56、土豆属于此类。
 
    由于当前网络条件并不理想,加上Youtube的独领风骚,以Flash方式实现的播客普及度相对较高,这里将主要探讨播客类网站。不过,这些寄希望于“用户产生内容”的播客们,由于内容“产生”的门槛较高,常处在“断顿”的状态。
 
    尽管如此,人们并不怀疑未来视频互联网的价值,基于对网络视频未来的美好想象,一些新创公司还在频频发力,定位依然是播客,尽管他们不一定称自己是播客,许多人觉得,这无非是又多一个Youtube学习者,给已经惨烈的竞争再添加一点红色而已。
 
    视频分享混乱的竞争局面之后,最终摘桃子的到底会是谁?
 
    一个自然的想法是,门户将介入播客。在去年之前,或许没有人会这么想,但自从门户介入博客,并大获全胜之后,一切都在改变,创新不再是创业公司的专利,那些在创业者眼中“垂垂老矣”的互联网大鳄,随时可能杀入新的互联网行业。
 
    新浪去年杀入博客领域,不到半年时间,就奠定了国内博客老大的位置,到现在,一年之后,国内的博客,俨然成了门户的一项基本功能,和邮件、论坛似乎没有什么区别,还需要怀疑门户们进入播客的决心吗?
 
    实际上,门户开展播客业务,对于众多的播客网站而言,未必是坏事情。
 
    总体来看,门户开展博客业务之后,真正受影响的是那些借着博客的名义梦想着推翻门户的网站,相反,专业博客网站或者专业网站开展的博客业务,却由于门户对博客概念的普及性推广而得到长足发展。
 
    现在,街坊大妈都知道博客了,明年,她们将知道播客。
 
    当前,播客的普及度并不高,用户群处在非常低的状态,一些宣传数据的水分不言而喻,竞争非常激烈是业内浮躁的表现,许多网站的定位非常接近,在有限的空间里互相残杀,像一群赶海的渔民,在一个小湖汊里面激战,却无心背后大海的开发。
 
    正如门户的存在并不排斥专业网站的存在,门户博客(播客)也不排斥专业博客(播客)网站的存在,关键是如何定位,新浪做名人博客你可以做草根博客,如果一定要和门户抢相同业务,日子不好过也大抵是自找的。我曾经分析当时播客不流行的原因,现在看来并没有突破当时的条件,专业播客网站还应该从培养新业务的角度从长计议,培养起“咬耳朵的播客”。
 
    播客们开始坐不住的原因是担心新浪过于庞大,具有压倒一切的力量,这更多是心理作用,在美国,巨头林立的互联网界,依然江山代有才俊出,google、MySpace相继登场,最近惹火的是Youtube。
 
    许多新创网站不同的失败背后几乎都有一个相同的理由,急功近利。他们一边对老的互联网公司管理混乱、创新乏力不屑一顾,一边又急于求成,本来要做当前互联网创新的东西,着急便只好用已经成熟互联网模式来助推,这种披着新业务外壳做着老业务的网站或许能蒙来投资商的几个铜板,但无法避开成熟的业务被成熟的大公司把持的局面。
 
    掌握资源者乏力,自认聪明的后来者浮躁,胜负各半便不奇怪,如果后来者只讲个人主义,缺乏团队战斗力,失败便在所难免。问题总是先从自己产生,这是真理。
 
    麦田说视频网站呼唤陈彤,新闻容易做是真的,更多的原因恐怕因为这是成熟的业务,但视频网站却不能呼唤陈彤,走新浪的老路子。如果这些陈彤的追随者,沿袭着新浪路线浩浩荡荡地在新浪的鼻子底下开耍的时候,新浪真能让他们舒舒服服过日子吗?
 
    播客开始坐不住是好事情,他们需要知道,门户进入播客,一个新的视频时代即将开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