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养成游戏

最初接触SP的时候,我听说了“养成游戏”这个词,是“以养育者的角度来进行的一种电子游戏,主要在观察被养育者的随着不同的养育方式而产生的变化。”
SP作为通信史上最具游戏色彩的产业,又是如何“养成”的呢?
承载SP短信业务的技术标准来源于GSM点对点协议SMPP,SMPP协议同时传送业务信息和计费信息,该协议是一个用于传输的协议,没有涉及对承载的业务的控制问题。
SMPP经过改造后被运营商用作与SP开展业务的网关协议,短消息网关是对该协议的一个基本实现,没有的监管功能。在协议广泛使用之后,漏洞很快爆出,利益诱惑又缺乏监管的SP采取非正常渠道牟利开始增多,并逐渐发展到欺诈等恶劣手段。
运营商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开始着手治理SP市场,可是却错误的选择了从业务管理的角度入手,妄图希望通过技术手段一揽子解决SP问题。
运营商缺乏SP业务经验,在设计业务管理平台时,将计费管理和业务管理混在一起,本来就不合理的问题被放大。计费是商业合同,业务是商业实现,这本是两个问题,混淆在一起,导致管理平台功能混乱。
举个例子说,一个建筑项目,签项目合同和建设项目是两个事情,商业合同解决做什么的问题(什么项目),商业实现解决怎么做的问题(如何施工)。不管你是要盖高楼,还是要修公路,合同签署的方式是基本一样的,保证合同公正执行的方法也类似。但是,如果我们将合同和实施混在一起,想通过盖楼或者修路的具体方式来控制合同的公平性,那么我们就面临着灭顶之灾。
要么我们需要对所有的建筑类型进行分析,才能够对每一种情形进行控制,最终因为控制系统过于庞大而崩溃;要么我们只能简化建筑过程,把盖楼和修路简单的都看成堆水泥,最终因为过于简化了建筑行为,导致无法完成有创意的建筑实施。
运营商的运营监管正处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处境中,开始把业务简化成后者的“堆水泥”,问题增多之后,平台已经开始向前者的庞大转化。
运营商采取当前的业务监管方式还有另一个“中国特色”的原因,本来,即便没有管理平台的时候,SP欺诈等问题也可以通过对其历史数据和帐务进行复核的方式进行查验,但是,由于一些SP经营者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只要钱收上来了,不管怎么上来的,想退却非常困难,运营商只能从事前控制的角度出发进行管理才行。一切都要事前控制,无疑将管理成本大大提高了,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针对一小撮心怀不轨SP设想的“严厉”管制方式,需要所有的SP一起接受,遵纪守法的生存难以为继,坑蒙拐骗的投机蒸蒸日上,最终违规几乎成了SP们生存的必备技能,劣币驱逐良币,一步步走向深渊,SP业内“好人”越来越少了。

SP在业务创新受到限制的情况下,难以通过业务运营的改善来增加盈利,一些SP的心思便花在研究运营商的监管漏洞上,即便不考虑其非法性,监管漏洞也不是用之不竭财源,钱最终还是要从用户的口袋中掏出来,从来不关心掏多少钱的人毕竟是少数,更何况往往是多家SP一起争抢用户的口袋,日渐增长的贪欲不断挑战用户沉默的耐受力,最终,可以任意宰割的羔羊日益减少,而一些SP却已经到了不靠非法途径就难以存活的程度。
运营商的垄断地位使得运营商垄断产业链的野心被夸大激发,目前sp不得不依赖于运营商的原因在于,运营商是SP为用户服务的唯一通道,也是sp收费的几乎唯一的方式,在国家没有强力的反垄断手段的情况下,运营商可以随时让sp提供的业务“闭火”,缺乏信用支付又使得sp不得不再次被运营商控制。
我要啦免费统计
SP就这样“养成”了。
Web Counters
最初接触SP的时候,我听说了“养成游戏”这个词,是“以养育者的角度来进行的一种电子游戏,主要在观察被养育者的随着不同的养育方式而产生的变化。”
SP作为通信史上最具游戏色彩的产业,又是如何“养成”的呢?
承载SP短信业务的技术标准来源于GSM点对点协议SMPP,SMPP协议同时传送业务信息和计费信息,该协议是一个用于传输的协议,没有涉及对承载的业务的控制问题。
SMPP经过改造后被运营商用作与SP开展业务的网关协议,短消息网关是对该协议的一个基本实现,没有的监管功能。在协议广泛使用之后,漏洞很快爆出,利益诱惑又缺乏监管的SP采取非正常渠道牟利开始增多,并逐渐发展到欺诈等恶劣手段。
运营商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开始着手治理SP市场,可是却错误的选择了从业务管理的角度入手,妄图希望通过技术手段一揽子解决SP问题。
运营商缺乏SP业务经验,在设计业务管理平台时,将计费管理和业务管理混在一起,本来就不合理的问题被放大。计费是商业合同,业务是商业实现,这本是两个问题,混淆在一起,导致管理平台功能混乱。
举个例子说,一个建筑项目,签项目合同和建设项目是两个事情,商业合同解决做什么的问题(什么项目),商业实现解决怎么做的问题(如何施工)。不管你是要盖高楼,还是要修公路,合同签署的方式是基本一样的,保证合同公正执行的方法也类似。但是,如果我们将合同和实施混在一起,想通过盖楼或者修路的具体方式来控制合同的公平性,那么我们就面临着灭顶之灾。
要么我们需要对所有的建筑类型进行分析,才能够对每
一种情形进行控制,最终因为控制系统过于庞大而崩溃;要么我们只能简化建筑过程,把盖楼和修路简单的都看成堆水泥,最终因为过于简化了建筑行为,导致无法完成有创意的建筑实施。
运营商的运营监管正处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处境中,开始把业务简化成后者的“堆水泥”,问题增多之后,平台已经开始向前者的庞大转化。
运营商采取当前的业务监管方式还有另一个“中国特色”的原因,本来,即便没有管理平台的时候,SP欺诈等问题也可以通过对其历史数据和帐务进行复核的方式进行查验,但是,由于一些SP经营者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只要钱收上来了,不管怎么上来的,想退却非常困难,运营商只能从事前控制的角度出发进行管理才行。一切都要事前控制,无疑将管理成本大大提高了,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针对一小撮心怀不轨SP设想的“严厉”管制方式,需要所有的SP一起接受,遵纪守法的生存难以为继,坑蒙拐骗的投机蒸蒸日上,最终违规几乎成了SP们生存的必备技能,劣币驱逐良币,一步步走向深渊,SP业内“好人”越来越少了。

SP在业务创新受到限制的情况下,难以通过业务运营的改善来增加盈利,一些SP的心思便花在研究运营商的监管漏洞上,即便不考虑其非法性,监管漏洞也不是用之不竭财源,钱最终还是要从用户的口袋中掏出来,从来不关心掏多少钱的人毕竟是少数,更何况往往是多家SP一起争抢用户的口袋,日渐增长的贪欲不断挑战用户沉默的耐受力,最终,可以任意宰割的羔羊日益减少,而一些SP却已经到了不靠非法途径就难以存活的程度。
运营商的垄断地位使得运营商垄断产业链的野心被夸大激发,目前sp不得不依赖于运营商的原因在于,运营商是SP为用户服务的唯一通道,也是sp收费的几乎唯一的方式,在国家没有强力的反垄断手段的情况下,运营商可以随时让sp提供的业务“闭火”,缺乏信用支付又使得sp不得不再次被运营商控制。
我要啦免费统计
SP就这样“养成”了。
Web Counters

SP养成游戏》上有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