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之现代管理篇—虚实第六

        简述:项目执行没有固定的方法,需要因需而变
        醒客认为:项目实施有备才能无患,做事情之前准备充分,轻松应付,如果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则疲于奔命。能够准确预测项目未来的状态,并为此做好准备,是因为控制好了项目方向和进程;项目不能按照设定的计划和状态发展,导致不断调整,是因为控制失败。因此,倦怠的时候需要激励,没有责任心的时候需要惩戒,安于现状的时候需要竞争。总之,项目实施应该牢牢掌握主动权,项目必须处在有效控制之中。
        关注不被广泛关注的机会,做大众不做的事情。项目实施如果避开实施中的困难,长期实施便能得心应手。实施中避开技术或者其他障碍,项目实施能够迅速成功。项目成绩能够保持,是因为解决了所有必须解决的技术和其他难题。善于项目实施的人,项目中不存在没有克服的难点;善于保持成绩的人,已经解决的问题不会重新成为问题。这就是有效执行的真理,规则高于表象,智慧高于蛮干,这样才能主宰问题。
        快速执行而没有困难阻隔,因为执行者并不刻意与困难正面交锋,而是将困难有效隔离;项目遇到阻力能够快速下马,因为队伍具有非常好的灵活性。因此如果是必须解决的困难,即便困难隐藏的再深,都必须暴露出困难,强力解决;如果不是必须的困难,哪怕就摆在眼前,也无须顾忌,因为有更多的方法可以绕过去。
        因此需要将项目中的问题分析清楚,而解决力量需要针对问题的根本来安排,如此安排才能够有限的力量解决更多的问题。如果能够把有限的力量放在最紧急最需要克服的问题上,那么每个具体的问题都不会是问题,看起来团队是在解决一个超过团队能够解决规模的问题,但具体到需要解决的问题上,却是在用更大的团队解决一个小问题。队伍如果在每个阶段只是在解决几个有限的问题,队伍的执行力将非常强,成功率极高。项目的每个阶段都能够形成非常有效的执行力,最终项目的实施便会成功。成功的项目实施,将问题细分,把有限的力量用在亟待解决的问题上,并在实施的过程中形成前程后继的关系,区分轻重缓急,充分挖掘执行效果,避免平均使用力量,甚至将力量化在无法执行抽象或不明确的问题上,经过细分过的问题真正需要解决的要远比作为一个整体的问题少,难度低。如果所有需要解决的问题都看成是重点需要解决的问题,实际上执行就没有了重点。效率高,只因为能够恰当地解决了必须解决的问题,效率低是因为把什么都当成了问题。
        如果知道问题的难度和规模,即使问题再困难都可以付诸实施;即便不知道问题难度和规模,即使问题比较简单也不要轻易开始,即便人再多,资源再丰富,都可能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入口,项目实施通常不是一蹴而就的,资源本身并不能决定成功。因此,成功是可以创造的,问题再大,都可以细化解决。
        通过计划可以知道项目取舍的安排,通过研究可以知道项目的组成结构;预研可以得知项目的整体感觉,通过简单的试验如同整体实施一样了解项目的关键点,利用简单的分析和试验,不需要动用团队力量,这样,一方面可以保留团队的实力,另一方面也能在竞争中保护自己的战略意图,在竞争中和执行中处在有利地位,最终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市场只知道最终我们的成功,并不知道我们如何成功,项目执行没有简单重复一直有效的办法,应该灵活运用。
        项目实施好比是高山流水,水总是从高处向低处流,项目实施总是以简单处理复杂;水根据地势高低流动,项目实施根据问题的简易分布来解决。水没有固定的流向,项目实施没有固定的流程。能够根据具体情况而制定成功的实施办法,这才叫高明,世间万物没有一个至高无上的顶级解决办法,事物总在发展变化不会静止不变,白天有长短变化,月亮有圆缺,不能用静止的观点看问题。
        附:孙子兵法 虚实第六
        孙子曰: 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能使敌人自至者,利之也;能使敌人不得至者,害之也。故敌佚能劳之,饱能饥之,安能动之。
        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劳者,行于无人之地也;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必攻也。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
        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微乎微乎,至于无形;神乎神乎,至于无声,故能为敌之司命。进而不可御者,冲其虚也;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故我欲战,敌虽高垒深沟,不得不与我战者,攻其所必救也;我不欲战,虽画地而守之,敌不得与我战者,乖其所之也。
        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
        则我众敌寡,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吾所与战之地不可知,不可知则敌所备者多,敌所备者多,则吾所与战者寡矣。 故备前则后寡,备后则前寡,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寡者,备人者也;众者,使人备己者也。
        故知战之地,知战之日,则可千里而会战;不知战之地,不知战日,则左不能救右,右不能救左,前不能救后,后不能救前,而况远者数十里,近者数里乎! 以吾度之,越人之兵虽多,亦奚益于胜哉! 故曰:胜可为也。敌虽众,可使无斗。
        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计,作之而知动静之理,形之而知死生之地,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故形兵之极,至于无形。无形,则深间不能窥,智者不能谋。
        因形而措胜于众,众不能知。人皆知我所以胜之形,而莫知吾所以制胜之形。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
        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故五行无常胜,四时无常位,日有短长,月有死生。
        2005-01-31 15:30:0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