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之现代管理篇—行军第九

        简述:项目执行需要分清形势,针对不同的形势决定行动的方向和时机。
        醒客认为:项目执行需要分清形势,针对不同的形势决定行动的方向和时机。针对大型项目,始终要把计划和着眼点放到一定的战略高度,长期的项目需要有良好的预算,庞大的项目不能靠一味增加预算。针对风险大的项目,不要把决定性的控制点放到风险难以预计的事情上面,克服风险的前提是尽量避免风险,当风险苗头出现,不要急于扑救,要等风险充分暴露再行动作,尽量不要利用本身充满风险的行动来解决当前的风险。针对资源或者获利贫乏的项目,需要找到能够依靠的盈利点,不能长期陷入没有利润和缺乏资源的项目,而要速战速决。针对通常的大众化的项目,应该考虑规模效应,强调成本领先战略,并形成产品长期计划,利用梯级推进的态势,创造长期竞争力。
        项目选择或执行,应该尽量选择降低风险,规避高风险,重视盈利点,保证项目盈余,项目预算充分,团队协调一致,执行力必定高。善于分析形势,把不利的因素规避到项目执行之外,需要选择时机,将有限的资源使用在最佳时刻,不可盲目消耗资源。
        执行的环境如果处于没有退路,市场狭窄,竞争激烈,前景暗淡,失去利润,资源断裂的情况,不能轻易涉足,如果不得已在此种环境下与竞争对手竞争,应该进一步细分认识,尽可能远离险境,让竞争对手处于逼近险境;要尽可能掌握险境的可操作面,让竞争对手处于险境的锋芒面。环境中的阻碍,资源点,需要慎重分析,失败常常是因为错误判断了价值导致的。市场临近不见竞争对手的动作,因为对手已经掌握了竞争利器,市场尚未成熟,鼓噪宣扬,只不过是想误导市场动向。竞争对手不做过多防范措施,说明他已经具有优势;市场相关的因素的变化常常意味着行业内竞争对手采取了行动;市场出现和大势相反的动向,只不过是对手做秀而已;价格飙升,竞争对手在储备相关的资源;价格跳水,竞争对手在强势攻击;单个产品的激烈市场变动,表明竞争对手启动了崭新的思路;全线产品的价格变动,预示竞争对手整体产业力量的变化;产品价格的激烈波动,竞争对手在试探用户接受度;单个产品的上市,竞争对手在试探市场反应。市场波澜不惊,而产业链上游吃紧,激烈竞争很快会到来;市场活动激烈,相关产业链反应冷淡,产品即将临近退市;新产品徐徐推出,相关价格逐步升温,产品市场正在开启;没有任何其它迹象,市场上突然推出新产品,只是一种策略而不是真实的计划;产业链相关因素发生相似的规律性变化,未来必将影响产品的推出; 产品市场反复无常,只是一些厂商在试探机会。无所事事,在于任务没有落实;只顾自己做事,在于心里没底;激励不能生效, 在于工作已经满负荷;三五成群开小会,在于没有实事干;经常抱怨,在于规则不公平;拖沓慵懒,在于主管没有领导力;指令经常变更,在于没有规范管理;管理干部不能自持,在于团队任务过重;公司异常裁员,在于资金链出了问题;不讲究公司制度,在于业绩没落;讨好下属,在于主管丧失权威;不断变更激励手段,在于缺乏盈利能力;一再执行惩罚,在于公司陷入困境;无故乱行权力,又担心不良反应,不是称职的领导者;向领导献媚的,是想得到不正当的利益;项目拖延旷日持久,必须重新分析形势。
        良好的项目执行,不会一味强调人多,只需要掌握分寸,认清环境、形势,合理分配人力物力,并具有良好的团结能力就够了。没有深入思考,盲目推进,必败无疑。员工没有违规,任意处罚,心里必然不服,心里不服难以服从团队指挥。员工已经违纪,却姑息迁就,同样难以指挥。因此需要有统一的企业文化,规章制度,才能有所作为。令行禁止,则员工能够习惯良好的团队规则,朝令夕改,则员工不知所措,必然没有章法。训练有数的队伍,才能上下同心,执行有效。
        附孙子兵法 行军第九
        孙子曰: 凡处军相敌,绝山依谷,视生处高,战隆无登,此处山之军也。绝水必远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渡而击之利,欲战者,无附于水而迎客,视生处高,无迎水流,此处水上之军也。绝斥泽,唯亟去无留,若交军于斥泽之中,必依水草而背众树,此处斥泽之军也。平陆处易,右背高,前死后生,此处平陆之军也。凡此四军之利,黄帝之所以胜四帝也
        凡军好高而恶下,贵阳而贱阴,养生而处实,军无百疾,是谓必胜。丘陵堤防,必处其阳而右背之,此兵之利,地之助也。上雨水流至,欲涉者,待其定也。
        凡地有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吾远之,敌近之;吾迎之,敌背之。军旁有险阻、潢井、葭苇、林木、翳荟者,必谨覆索之,此伏奸之所处也。
        敌近而静者,恃其险也; 远而挑战者,欲人之进也; 其所居易者,利也; 众树动者,来也; 众草多障者,疑也; 鸟起者,伏也; 兽骇者,覆也; 尘高而锐者,车来也; 卑而广者,徒来也; 散而条达者,樵采也; 少而往来者,营军也;
        辞卑而益备者,进也; 辞强而进驱者,退也; 轻车先出居其侧者,陈也; 无约而请和者,谋也; 奔走而陈兵者,期也; 半进半退者,诱也;
        杖而立者,饥也; 汲而先饮者,渴也; 见利而不进者,劳也; 鸟集者,虚也; 夜呼者,恐也; 军扰者,将不重也; 旌旗动者,乱也; 吏怒者,倦也; 杀马肉食者,军无粮也; 悬缸不返其舍者,穷寇也; 谆谆翕翕,徐与人言者,失众也; 数赏者,窘也; 数罚者,困也; 先暴而后畏其众者,不精之至也; 来委谢者,欲休息也。 兵怒而相迎,久而不合,又不相去,必谨察之。
        兵非贵益多也,惟无武进,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夫惟无虑而易敌者,必擒于人。卒未亲而罚之,则不服,不服则难用。卒已亲附而罚不行,则不可用。故合之以文,齐之以武,是谓必取。令素行以教其民,则民服;令素不行以教其民,则民不服。令素行者,与众相得也。
        2005-03-22 21:22:3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