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女声:娱乐、大众与大众娱乐

我既不是从洋的“粉丝”(fans),也不是本土的“某迷”,当然更不是80年代开放初期流行的“追星族”,我放一句狠话出来,将大家周五生活搞得别无他事的超级女声,我至今还一眼未看!当然,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今天晚上破个例,娱乐一把。
没有看超级女声,不是我对超级女声有什么看法,实在是因为忙,我平时最大的娱乐活动是听路边卖冰激凌的妹妹说一声,你 “还是要xxx吧,我都认识你了”。这几年活动量减少,体形比较容易识别,小区口开电动车送人上班的大爷,门口的保安,还有那条街上卖大葱的阿姨,看到我都会点头,他们都认识我。
超级女声假如还仅是一次娱乐,则不管是什么电视台推出的,我估计不会太关注。但是,超级女声影响好像还远不止如此,我的msn名单中已经出现很多“凉粉”、“盒饭”之类的字眼了,而这些兄弟以前都是不苟言笑的程序员,据说超级女声的争议已经演变成民众娱乐权之争了,这已经不仅仅是娱乐了。
中国自古有玩物丧志的说法,所谓正人君子是不敢公开喜欢娱乐的,然而娱乐却是人的本性,本性的东西无法消灭,因此,即便在人们最崇尚禁欲的年代,样板戏也一样流行。
当娱乐被承认为人的重要需要,人才真正成了人,为“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跨出了重要的一步,回过头来一想,禁不住想骂一句,“考,老子玩儿都不行。”
娱乐被社会接纳为正常需求,却未必能够娱乐上,2个月才能上演的一次露天电影,需要走五里地才能赶上,碰上刮风下雨,哆哆嗦嗦看着“一江春水向东流”,真不知道还算不算娱乐。没错,电影院不用淋雨,可是让我看完一场电影然后忍着一天不吃饭,那我还是选择暂不娱乐,有娱乐权没有娱乐的年头,对于大众而言,套用郑板桥的一句话,“难得娱乐”。
终于,小平同志在经济改革的同时,也实现了娱乐变革,习惯了字正腔圆的“铁道游击队”后第一次看香港“黑猫旅社”的时候,才知道世界上竟有不需要附加接受教育条件的娱乐,人还可以真正没有负担的开怀大笑,这豢滩鸥芯醯阶鋈说幕冻槔郑庖惶焓粲谖颐谴笾凇?/DIV>

从娱乐资源稀缺到娱乐大众,依赖于经济的推动力,有道是“饱暖思淫欲”,已经觉得很娱乐的我们满足于我们的娱乐生活。
直到“超女”的到来,我们再一次被唤醒,娱乐不仅仅是看的,而且还可以参与!
超级女声,相信肯定不会比有众多明星阵容的演唱会水平更好,至少目前还不会,而超级女声却在创造一个又一个收视奇迹,并远远超出了电视节目的范围,是什么样的推动力能够如此伟大?
原来,脱颖而出的超女,不过是你我参与海选时的丑小鸭同伴,看超级女声,不过是在看身边的伙伴,而明星则是另一个世界的人,远不如同伴需要注意力,关注超级女声,不过因为我们希望关注自己而已,正如我天天熟悉的卖冰激凌的妹妹,开电动车的大爷,摆葱摊的阿姨。
从娱乐大众化,到大众化参与娱乐,没有任何明星能够如此闪耀,娱乐权的释放不仅仅是经济的发展,还在于观念的更新,超级女声出身平民,没有显赫的地位,但却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高高在上的所谓“高雅艺术”极力诋毁平民艺术实际上是我们娱乐权的所在。
其实,你不说超女如何如何,我未必有空去看,而真要不让我看,我今晚偏看给你看,玉米还是凉粉怎么着都行,因为我要维护我的娱乐权。不过,投票我就免了,据说挺贵的,不想让我的娱乐被利用。
附:观后感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场超级女声,我虽然耐着性子,总还是忍不住走开一会儿,一方面歌唱水平确实还有缺陷,难以让耳朵老实听讲,另一方面,还不太适应刚刚开始的大众娱乐。不过这不等于我否定大众娱乐的方式,但愿这只是因为大众娱乐还刚刚起步,不希望传说中的黑幕和操控又一次玩弄了我们的娱乐权。
2005 08 26 23:28:00
Web Counters
我既不是从洋的“粉丝”(fans),也不是本土的“某迷”,当然更不是80年代开放初期流行的“追星族”,我放一句狠话出来,将大家周五生活搞得别无他事的超级女声,我至今还一眼未看!当然,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今天晚上破个例,娱乐一把。
没有看超级女声,不是我对超级女声有什么看法,实在是因为忙,我平时最大的娱乐活动是听路边卖冰激凌的妹妹说一声,你 “还是要xxx吧,我都认识你了”。这几年活动量减少,体形比较容易识别,小区口开电动车送人上班的大爷,门口的保安,还有那条街上卖大葱的阿姨,看到我都会点头,他们都认识我。
超级女声假如还仅是一次娱乐,则不管是什么电视台推出的,我估计不会太关注。但是,超级女声影响好像还远不止如此,我的msn名单中已经出现很多“凉粉”、“盒饭”之类的字眼了,而这些兄弟以前都是不苟言笑的程序员,据说超级女声的争议已经演变成民众娱乐权之争了,这已经不仅仅是娱乐了。
中国自古有玩物丧志的说法,所谓正人君子是不敢公开喜欢娱乐的,然而娱乐却是人的本性,本性的东西无法消灭,因此,即便在人们最崇尚禁欲的年代,样板戏也一样流行。
当娱乐被承认为人的重要需要,人才真正成了人,为“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跨出了重要的一步,回过头来一想,禁不住想骂一句,“考,老子玩儿都不行。”
娱乐被社会接纳为正常需求,却未必能够娱乐上,2个月才能上演的一次露天电影,需要走五里地才能赶上,碰上刮风下雨,哆哆嗦嗦看着“一江春水向东流”,真不知道还算不算娱乐。没错,电影院不用淋雨,可是让我看完一场电影然后忍着一天不吃饭,那我还是选择暂不娱乐,有娱乐权没有娱乐的年头,对于大众而言,套用郑板桥的一句话,“难得娱乐”。
终于,小平同志在经济改革的同时,也实现了娱乐变革,习惯了字正腔圆的“铁道游击队”后第一次看香港“黑猫旅社”的时候,才知道世界上竟有不需要附加接受教育条件的娱乐,人还可以真正没有负担的开怀大笑,这豢滩鸥芯醯阶鋈说幕冻槔郑庖惶焓粲谖颐谴笾凇?/DIV>

从娱乐资源稀缺到娱乐大众,依赖于经济的推动力,有道是“饱暖思淫欲”,已经觉得很娱乐的我们满足于我们的娱乐生活。
直到“超女”的到来,我们再一次被唤醒,娱乐不仅仅是看的,而且还可以参与!
超级女声,相信肯定不会比有众多明星阵容的演唱会水平更好,至少目前还不会,而超级女声却在创造一个又一个收视奇迹,并远远超出了电视节目的范围,是什么样的推动力能够如此伟大?
原来,脱颖而出的超女,不过是你我参与海选时的丑小鸭同伴,看超级女声,不过是在看身边的伙伴,而明星则是另一个世界的人,远不如同伴需要注意力,关注超级女声,不过因为我们希望关注自己而已,正如我

超级女声:娱乐、大众与大众娱乐》有1个想法

  1. adsl

    同意你的观点,
    但是我一点儿没看,
    没时间,:-)去玩儿别的了,
    不过被吵得够呛,周围好多人都看:-(
    当然没有投票,能避免被利用尽量避免喽,
    当然也忒贵,
    肯定有不高明得黑幕,
    美国也一样,
    不过人家手段高-可以写进MBA得CASE。
    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