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S:sns研究方法的初探

在与北城关于sns中的service如何定位时,我发现有一些分歧是由于探讨问题的前提不同导致的,看似探讨一个问题,实际上是探讨不同的问题,或者是从完全不同的角度来看问题,因此有必要对研究方法本身做一些基本的统一,以提高sns研究者对基本概念和方法更多的认同,为进一步的思路提供基础。
北城在回复的帖子中提到如下三个观点:
1)“数学或者几何的方法来研究,更多的考虑是‘理想化’‘绝对化’条件下的SNS”
2)“精确量化是可行的,只是可能中间的参数需要多多考虑”
3)“作为一个sns从业者,更加关心其所附加的‘服务’”
我对北城说的几个概念,基本上没有反对意见,不过总是感觉有些怪异,进一步一想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些概念和提法没有办法对我的实际工作产生影响,无法指导具体的sns社会网络服务的设计和运营,如果进一步就这些问题进行探讨的话,我发现,我们的探讨会变得发散,而且发散出去的话题与已经讨论过的话题之间的关联性很小,难以形成系统性的理论或者系统的实践指导。与其他的sns有兴趣的朋友交流也有相似的问题。
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在于,我们总是只看到sns中的一个具体场景,然后又希望针对一个具体场景希望进行泛化之后得出一种通用型的结论。
那么sns怎么研究呢?
先确定sns的基本概念,我觉得根据目前的情况,如下几个基本概念,绝大部分人士认可的。
a 节点:社会网络参与者,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单位,是一种参与社会网络的主体。
b 关系:基于1个或者多个节点间的关联性,这种关联可以是一个节点关联自己,也可以是多个节点间关联,关系具有属性,属性可以是多重的,属性用来描述关系对于节点的意义。
c 事件:节点或者关系发生改变的前提条件。
d 方法:描述节点、关系等如何变化。
sns在上述基本概念下,最终研究什么?
a 节点如何加入一个已经存在的关系中。
b 关系如何建立,从零开始建立或者从已知的关系中建立。
c 关系、关系的属性具有哪些特征。
d 事件、方法的规律。
另外,六度理论应该是一个前提基础,一些人对六度的有批评,我们可以另辟地盘详细探讨,当然目前一些人赋予六度过多含义,为了取得更大的共同性,我们取六度下属属性:
1)通过六度建立人之间的关联,并不在意这种关联到底有否价值。
2)六度提供了依靠真实的关联能够把全球每一人都关联起来,并不在意这种关联的后果。
最后约定,研究中,我们不要对问题作过于脱离实际的抽象,尽管最终这是可以的,但出于初级研究阶段,这样做容易使问题虚化,最终陷入没有意义,不能证是也不能证非的尴尬局面。
Web Counters
在与北城关于sns中的service如何定位时,我发现有一些分歧是由于探讨问题的前提不同导致的,看似探讨一个问题,实际上是探讨不同的问题,或者是从完全不同的角度来看问题,因此有必要对研究方法本身做一些基本的统一,以提高sns研究者对基本概念和方法更多的认同,为进一步的思路提供基础。
北城在回复的帖子中提到如下三个观点:
1)“数学或者几何的方法来研究,更多的考虑是‘理想化’‘绝对化’条件下的SNS”
2)“精确量化是可行的,只是可能中间的参数需要多多考虑”
3)“作为一个sns从业者,更加关心其所附加的‘服务’”
我对北城说的几个概念,基本上没有反对意见,不过总是感觉有些怪异,进一步一想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些概念和提法没有办法对我的实际工作产生影响,无法指导具体的sns社会网络服务的设计和运营,如果进一步就这些问题进行探讨的话,我发现,我们的探讨会变得发散,而且发散出去的话题与已经讨论过的话题之间的关联性很小,难以形成系统性的理论或者系统的实践指导。与其他的sns有兴趣的朋友交流也有相似的问题。
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在于,我们总是只看到sns中的一个具体场景,然后又希望针对一个具体场景希望进行泛化之后得出一种通用型的结论。
那么sns怎么研究呢?
先确定sns的基本概念,我觉得根据目前的情况,如下几个基本概念,绝大部分人士认可的。
a 节点:社会网络参与者,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单位,是一种参与社会网络的主体。
b 关系:基于1个或者多个节点间的关联性,这种关联可以是一个节点关联自己,也可以是多个节点间关联,关系具有属性,属性可以是多重的,属性用来描述关系对于节点的意义。
c 事件:节点或者关系发生改变的前提条件。
d 方法:描述节点、关系等如何变化。
sns在上述基本概念下,最终研究什么?
a 节点如何加入一个已经存在的关系中。
b 关系如何建立,从零开始建立或者从已知的关系中建立。
c 关系、关系的属性具有哪些特征。
d 事件、方法的规律。
另外,六度理论应该是一个前提基础,一些人对六度的有批评,我们可以另辟地盘详细探讨,当然目前一些人赋予六度过多含义,为了取得更大的共同性,我们取六度下属属性:
1)通过六度建立人之间的关联,并不在意这种关联到底有否价值。
2)六度提供了依靠真实的关联能够把全球每一人都关联起来,并不在意这种关联的后果。
最后约定,研究中,我们不要对问题作过于脱离实际的抽象,尽管最终这是可以的,但出于初级研究阶段,这样做容易使问题虚化,最终陷入没有意义,不能证是也不能证非的尴尬局面。
Web Counter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