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蔫苹果的玩具时代?

        苹果推出iPhone 5s和5c两款新手机,发布前,许多人把5c的c解读为cheap,即低价手机,而苹果的发布会上,c被解读为color,虽然比5s便宜了800元,有面向年轻人(可以一定程度地解读为低端人群)的各种彩色外壳,但在智能手机不断降价的大背景下,市场给出自己的意见:股价暴跌。

        在中国,许多人认为是苹果的5c手机价格定位问题,4千多的是毫无疑问在高端机价格范围,苹果无情地抛弃了屌丝。

        苹果到底该不该推出低价策略呢?在乔布斯时期,这不是个问题,苹果不合常规的商业手法,单一机型、高价格定位,获得了市场巨大的成功,如果乔布斯还在,低价根本不会是选项,更不会被伪果粉们评头论足。

        那,苹果的问题是不是低价和高价的问题呢?低价和高价从来都不是独立问题,乔布斯时代为什么能坚持高价?道理很简单,不是每一块石头都能挂到脖子上的当项链的,要别人掏钱之间,要先让人觉得值。

        乔布斯能够撕开果粉的口袋,因为iPhone曾经创造一个时代:玩具时代。大家知道,手机有智能机和功能机的区别,但我宁愿用iPhone前手机和iPhone后手机来分类,尽管诺基亚和微软早早就在趟水智能手机市场,但一直把智能手机当成功能设备来做,关心的是手机能帮人们完成什么功能任务,微软最明显,连菜单都模仿pc机。

        iPhone只是具有更强计算能力、能移动处理的功能设备吗?不是,iPhone开启了玩具的时代,将手机做成玩具而不是计算设备。什么,你问我玩具和功能机有什么区别,在你儿子1周岁生日会上做个游戏就知道了,他选择什么什么就是玩具,反之就是功能机。数学的话说,玩具是黑盒的,不需要知道内部机理,功能是白盒的,需要掌握细节。

        玩具,可以不是这个世界有的东西,只要有创意,自圆其说,当然最终要够酷,让人能简便使用,iPhone是一款设备,却是个百变玩具。

        现在,情况真的变了,掌上设备不能再是玩具了,应该是宠物。宠物跟玩具的区别是什么呢?如果你把它关上一个星期,你还保持一样兴趣的是玩具,你觉得关的时间长了你丧失了玩儿的兴趣,对你来说它已经“死了”,那就是宠物,宠物是有生命的。数学的话说,玩具是能力集合,宠物是数据的集合。

        当以安卓为代表的智能手机进入到宠物时代,宠物手机的生命活力来自丰富的智能感应和灵活的交互能力,显然,iPhone过强的程序定制方式限制了场景的使用,单一的屏幕、划一的操作无法满足多元化的场景需求,要命的是,苹果还封锁了开发者调整适应场景的可能性。

        苹果死了,乔布斯辞任后的一年只是死诸葛吓退活仲达的延续,it业是新骑士的时代,创始人对企业太重要了,“谷软空尊晓对月,果帮再无乔堂主”,当人们无法用正常商业逻辑来解释苹果辉煌的生机,苹果也就无法用万变不离其宗来解决其转型,苹果的高度定制化的机制下,像安卓一样多元化将死得会更快。苹果的问题是创新不足的问题,在随身信息阅读多样性需求快速增长时,如果没有大的创新,能满足的市场份额就必然下滑。

        非常遗憾,智能终端已毫无悬念地进入了多元时代。苹果平庸的表现,怎么做都是错的。(文/醒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