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透明社会

        随着实名制等互联网政策的推行,互联网上每一个发言的“马甲”都将能对应上真实的人,你的所有网络行为将因为身份的真实性而变得可追踪,看上去,一切正在越来越透明。
        一个透明的社会正在到来吗?
        我们常常憎恨说谎、欺诈,即便恶意的隐瞒也非常可恶,如果这一切,将随着一个透明世界的到来而终结,人类的社会的丑恶是否也会因此终结?
        过去一些年的网络技术进展,地理信息应用、在线产品的增多,让许多原本隐秘的行踪都暴露在公众面前,其中不乏官员腐败、商人行贿、暴徒行凶等信息被曝光,危害社会的恶人得到严惩,这是网络化的贡献。
        不过,互联网的透明化,并不是完全的褒义词,它也正带给人们困扰:明星被恶搞的粉丝围堵在住宿的酒店,价格调控信息被提前泄露导致的抢购风潮… 即便,你不是什么明星,也不是公众人物,你愿意在睡觉的时候,床前闪烁着各色垂涎的眼睛吗?
        是的,我们除了要求做事诚信,还需要个人的私密空间。
        我们需要安静的休息,需要不受打扰的生活,还需要彰显与众不同的品味,这一切,不需要围观、不需要张扬,可以吗?
        许多人,很容易忘记过去成百上千年的岁月,却容易被刚刚流逝的几年左右看法,由于互联网无边界性,信息渗透力非常大,个人信息的保护难度也越来越大,一些互联网站对于用户私人信息不恰当的收集与使用,使得这一趋势正在加快扩展。
        如何理解用户隐私面临严重挑战?这是不是一个即将透明的社会?
        几千数万年来,人类从光着屁股、树叶遮羞,到穿衣服、住高档寓所,人们越来越习惯安全私密的空间而不是相反,这些年个人隐私受到侵扰,不过是隐私保护技术慢于信息传播方式的阶段性表现。
        社会、技术进步,隐私保护增加而不是减少才是文明的方向。动物才赤身裸体,所有行为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人,随着技术条件进步、文明观念的更新,恰恰以私有化一些行为来保持个体或小群体的独立性,达成自己与社会更好的协调性,成为文明最重要的标志。
        通过隐私方式保持独立性,保持种族的相对隔离,也是文明多样性的要求,当一个族群的神物是另一个食物,保持他们的相对独立是最好的处理办法。透明世界的无隐私,试图消除不同文明的分歧,不过是文明的暴力。
        隐私保护不力如果被解读成“需要放弃隐私”,逻辑就变得非常奇怪,就像那个不懂微博的人民干部,他不小心把微博当成了调情的短信,你是怪我们不闭眼睛、还是怪他有伤风化?
        那么,我们必须因为要实现更充分的诚信而牺牲掉自我的私密吗?答案当然是:不需要!
        互联网社交实名化的发展,是否必然会导致隐私暴露,一个核心的问题是:不要混淆了诚信与隐私,也就是:诚实诚信=/=无隐私。
        隐私与诚信不同:诚信是履行个人行为可能对他人造成伤害的公告义务,不隐瞒、造假别人应该知道的;隐私则是保护自己不受他人伤害的权利,实现个人行为的与众隔离。一句话我不说假话、不做坏事,也不准备杀人越货,这一切,并不需要光着屁股上街来证明。
        在实名或者准实名的平台上,公开的行为能够减少欺骗,这并不表明,用户不应该或不需要有私密的行为、内容和空间,用户不愿意公开的隐私应该得到保护。
        只有可能侵害公众利益的行为才需要公开,尽管,隐私的定义可能会随着社会发展而有些变化,但它不是剥夺隐私的理由,既然技术手段能促进信息的交流,当然也就能加强隐私的保护。
        隐私与诚信构成社会交际内、外的两个边界,保证私密性与公共性的合理平衡。
        隐私权来自法律规定或约定俗成,可能涉及到名誉、财产安全。不只是个人的选择权问题,就好比生命权在一些国家不完全是个人选择权一样,因为,个人可能没有足够能力判断和维护隐私权,网站应该协助用户保护隐私。几年前,一些网站的搜人服务带来的隐私后果,大家应该还没有忘记,不用所有的网站都去试错一遍吧。
        当社区网站试图提供更多的个人信息来实现精准的时候,不要忘了,这个工作由公安局去做会做得比谁都好,社区网站不必帮我脱下爱慕对象的所有衣服,而应该帮我在合适的时候能够遇到他(她),至于如何搭讪,那是我们的事儿。
        这,有难度,也正是互联网创业机会(文/醒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