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与智慧,谁在创造价值?

        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比尔盖茨女婿与世界银行副行长”,先来温习一下:

        一位优秀的商人杰克,有一天告诉他的儿子……

杰克:我已经决定好了一个女孩子,我要你娶她

儿子:我自己要娶的新娘,我自己会决定。

杰克:但我说的这女孩,可是比尔盖茨的女儿喔!

儿子:哇!那这样的话……

在一个聚会中,杰克走向比尔盖茨……

杰克:我来帮你女儿介绍个好丈夫。

比尔:我女儿还没想嫁人呢!

杰克:但我说的这年轻人,可是世界银行的副总裁喔!

比尔:哇!那这样的话……

接著,杰克去见世界银行的总裁。

杰克:我想介绍一位年轻人来当贵行的副总裁。

总裁:我们已经有很多位副总裁,够多了!

杰克:但我说的这年轻人,可是比尔盖茨的女婿喔!

总裁:哇!那这样的话……

最后,杰克的儿子娶了比尔盖茨的女儿,又当上世界银行的副总裁……

        这是营销界津津乐道的故事,似乎,复杂的事情道理却如此简单:营销就是掮客。果真如此吗?

        还有另外一个故事,修理一台机器值多少钱:

        一位工程师在修理一台复杂的机器,察看了一天,在这一天快结束的时候,用锤子在某一个位置上敲了一下,收费1000元,大家惊异,这一锤子就敲出了一千元,装修工人敲一天也很难挣到一千的,工程师解释说:我寻找这个问题值999元,敲一下值1元。

        这是个价值评判的故事,人们只对结果承认价值,可付出艰辛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

        这两个故事很好地反映了当前资本市场的现状:人们热衷于零和式的博弈,而不愿意深入创造价值的过程。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钱、没有资金在这个快速变化、竞争激烈的市场上,越来越难以生存。资本运作将越来越成为市场运作的重要推动力,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信息化的深入,资本运作将会像会计运作一样,成为任何一家公司重要的日常内容。

        如此说来,在资本运作在国内尚属起步的情况下,增长空间应该是空前巨大,可是,反观现在,似乎到处都出现资本泡沫化的惊呼,问题出在了哪里呢?

        看上去,资本是最同质化的资源,交换也应该最容易,但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钱的数量虽然容易度量,但一笔钱能够在多长时间带回多少利润却很难说清。尽管量化困难,问题却很清晰:资本运作的价值在于促进不同类型资源的整合,通过创新与业务改良来实现增值。

        过去几年,投资界随着世界经济的复苏快速回暖,资本交易需求也快速增加,但资本市场的建设却远没有这么快,这就好比在两个城市之间,许多人都想到另一个城市去看看,但是两个城市之间却没有好的公路,也没有足够的合格车辆负责运输,此时,你看到大量的黑车运营,一些司机站在路边高声地哄抬着票价。

        资本市场也在发生同样的故事,处在稀缺状态资本运作,受到资金出让方与受让方的双重吹捧,利润期望越来越高、周期期望越来越短,资本运作不再只满足于为企业融资提升企业经营能力来获得利润,逐渐开始打起盈利期望值的主意。

        一旦风险性资本的运作走向交易,即二级市场,资本运作就不再只是一种融资行为,由于资本获利的延后性与不确定性,在不切实际盈利目标的鼓吹下,以创新增值为核心的融资市场就开始蜕变成以零和博弈为核心的交易市场,甚至发展到,参与零和博弈的人连赌博的耐心都没有了,成了“出老千”的畸形赌市,泡沫泛滥便无从避免。

        资本运作蜕变成掮客手里的老千,它的增值以其他资本更大幅的减值作为代价,投资涉及到的多方总价值实际在减小而不是增加,虽然单个投资方看来依然像一种商业,但对于全局而言,已经无法实现可持续。

        比尔盖茨女婿与世行副行长的故事,如果放在信息时代之前,倒有几分合理性,工业经济时代,信息不对称是普遍的存在,消除信息不对称本身需要较高的代价,因此,为消除信息不对称而存在的逐级批发市场,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到了信息社会,消除信息不对称是促进社会公平的根本要求,以制造信息隔离壁垒方式想在物资富足的时代获利,不再是好办法。因此,对于投资来说,增值核心应该在促进创新与业务服务方面。因此,资本运作中资本与智慧的价值,应该回归到“资本的作用应该是促进智慧增长”上来。

        市场回归理性有一个判断标准:理性的投资者,不再参互零和博弈。(文/醒客)[首发《数字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