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的敌人

        关于创新,有很多探讨,国内有没有创新?克隆、模仿与创新究竟是什么关系?面对“微创新”、“本土化创新”等诸多围绕创新的概念,我们是在发掘创新能力还是在埋葬创新。

        导致这么多困惑在于对创新的理解。

        绝对的创新是不存在的,你写的一篇能够通过严格打假审核的原创论文,算是绝对的创新吗?不是,至少那个文字你是“抄”来的,你没有发明哪怕一个新字。

        正是因为创新是相对的,形形色色的克隆便都以创新的名义粉墨登场。

        在传统的工业社会,时代进化的步伐比较慢,一个人如果进入了一个工作岗位,在他数十年的职业生涯中,他的经验将越来越值钱,工作规律在一个人的职业生涯或者生命的长度里,不会表现出太多的变化,社会依靠协作的链条有条不紊的运转着。

        在相对稳定的工业化环境,创造价值的主要手段是生产(克隆)而不是创新,创新是困难的,也容易识别,一个国家可以通过知识产权、专利等手段,保护创新成果。

        现在的信息时代,社会节奏飞快地变化,许多从事互联网的人深有体会,不要说几十年的职业生涯,就是几年时间,你的知识和经验就几乎全部失效。

        在快速变化的信息环境,创造价值的手段是创新而不是生产(克隆),创新随处可见。也正是由于创新随处可见,缺乏稳定的识别环境,创新保护也变得愈发困难,随时可能被模仿者盗用。

        现在我们陷入了一个困境,一方面,信息产业的核心在于创新,另一方面,我们却缺乏有效的手段保护创新,也难以识别以模仿伪装成创新的骗局。

        上个月,几个朋友聊天,谈到一些创业者的思路被投资人盗用或者创业者深度模仿流行的产品的问题,有人不以为然地轻声说“很正常啊,都这样啊”。你抄我抄大家抄,在有些人看来或许也是一种公平,言下之意,人家也没让你不抄啊,抄不来那是你没本事。

        想一想,操这种思维也并非一点没道理,如果你只考虑自己一个人,你只玩赢这一局就走人,从个体收益的角度看,创新也好、偷盗也好,只要你的收益保证了,你便是赢家。当然,这是零和游戏玩家的思维。

        如果,你是赌场的主人,你会让游戏的几个人都拿着你的筹码去赌吗?他们不管谁输了或者赢了,差别不过是你的钱放在谁的口袋里而已。

        个体的价值,看上去都是数字的增长,但有零和博弈和创造是两种不同的获益方式,我国自古有重农轻商传统,根子上是对零和博弈不创造公共财富的轻视。

        从创业项目角度看,创新还有一种识别的方式,那就是你是否提高了现有机制的效率或品质,别人用拖拉机,你用了汽车,效率提高了数倍,别人做的花粉,你做的是王浆,那便是创新。

        当创业者与早期进入的投资人玩起击鼓传花的古老游戏,零和鼓吹起来的泡泡总有破的时候,差别只是在融资的第几轮,或者运气充足把最后一棒砸给了股民。在一个共同的市场上,伪创新不仅欺骗投资人,泡沫波灭的时候,整个创新市场的信用都被透支。

        创新有多少朋友?很难说,但创新有一个永远的敌人,那就是零和游戏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