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即是价值

         我在媒介即是行动一文,提到了媒介演化过程中媒介作用的变化,既然媒体通过媒介来实现,那么媒介的变化将如何影响媒体呢?

        虽然,媒体在社会的三次大分工(分别为:第一次农业与畜牧业分离;第二次手工业与农业分离;第三次商业的出现)并没有独立的地位,事实上,媒体在社会分工中有着重要的作用。

        社会分工让人们参与不同性质的劳动,即劳动结构发生了变化,但人们的消费结构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社会分工需要流通来实现产品的分配,从而实现生产—消费的闭环。分工社会中,商人看上去似乎没有参加生产劳动,却在流通环节充当重要的角色,他们完成了产品分配的过程,让分工的社会不出现断裂。

        报纸催生了媒体,通常,人们把报纸称为第一媒体、广播称为第二媒体、电视称为第三媒体,互联网以及移动网络等则称为第四、第五媒体。

        与商人一样,媒体也是独立于物质生产之外的力量,甚至媒体也不是流通环节。

        印刷时代,媒介资源稀缺,即表现形式和传递通道都稀缺,媒介几乎全部在媒体的掌握之中,用以执行大众的公共传播。媒介即是机构,对于机构的信任远比传达的信息更加重要,此时,媒体的作用更多是帮助生产者树立品牌形象。

        电力时代,媒介资源日渐丰富,图像和视频方式直观地通过电波传到千家万户,此时,对用户来说,内容本身的表现力超过了机构,媒介即是信息的时代,媒体即是内容,媒体依靠内容产生影响力。

        媒体不属于社会生产,也具有社会生产的不同属性,在报纸时代,媒体(报纸)也假模假样地由用户购买实现传播,就像用户需要买面包馒头一样,但是很快,媒体有了获得利润新的方式:帮助生产企业(或者商业机构)推广产品,即:广告。

        媒体是分工社会的信息环境,提供了社会宏观的生产与流通背景。但是,广告主出钱推广产品不可避免地导致信息传播失去公平性而从用户偏向广告主一边。看上去,媒体提供的公共信息环境应该是公立的,失去公平性便失去用户的支持,不过,在媒体稀缺的时代,处在强势位置的媒体,广告俨然成为媒体最重要的获利手段。

        广告在电视时代登峰造极,从获利角度,几乎可以说:媒体(电视)等于广告。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媒介不再是稀缺品,媒体的强势地位被打破,在一个富足的信息环境中,人们一直在获取新信息,甚至没有时间对看到过的信息进行回顾、整理,媒介如果不能促成行动,信息只是浮光掠影的过往云烟。

        泛滥的内容再也无法形成影响力,人们也不再会有时间去消化这些海量的信息。信息泛滥的时代,人们不再希望媒介只是信息,而需要媒介即是行动。而此时,媒体不能仅仅停留在内容上,进入媒体即是价值时期。

        媒体即是价值,不是简单地说传递的内容具有价值,而是能够直接催生用户价值。这一方面改变了信息内容由出钱的广告主控制的局面,也缩短了信息传播中不疼不痒、拖沓冗长的过程。

        媒体将告别只产生影响力时代:媒体即是价值,媒介即是行动。(文/醒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