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失薪的作家

        AOL旗下电影网站的主编帕特里夏·崔(Patricia Chui)被炒,很多人觉得崔被炒很解气,因为此前她的言论让许多自由写手懊恼,崔说AOL不再向自由撰稿人付费,还进一步表示“我会给你们一个机会,可以为我们无偿撰写博客”。

        作家们当然不干,不给钱本身就无法接受,还要被恩赐一个无偿写作的“机会”。

        崔显然犯了忌讳,但是,如果我们把时间看得更远,崔可能是说出皇帝没穿衣服的那个小孩,只是措词不太中听,作家们不得不迎来一个无薪的时代。

        看上去这很荒谬,作家们劳心费力的写作,竟然要享受没有报酬!那谁还会傻到去写作呢?真要这么下去,文化又如何繁荣。

        在愤愤的同时,如果你更喜欢在互联网上看各类评论和分析文章,你知道,其实早就有一批叫做“博客”的人,他们在互联网上笔耕不辍,比起那些一个月才写一次专栏的传统杂志报纸的作家,要勤奋的多,他们每周甚至每天都有文章发出,重要的是,他们的作品是免费提供的!

        对于传统靠稿费为生的作家来说,这是个非常不好的消息,但是趋势已经无法避免:网络上免费的博客作者正在冲击传统的专栏作家饭碗。

        为什么博客作者能够热情高涨地免费写作?而传统作家们却在为作品被盗版而殚精竭虑?

        博客作者们免费,不全因为他们的作品质量比专栏作家们低,高水平的博客作者与专栏作家相比并不逊色,更有趣的是,一些在传统专栏上拿着稿酬的作家,一旦到互联网上成了博客作者,也开始忙不迭地写着免费的文章。

        互联网让写作变成了每个人餐前饭后德消遣的时候,出版不再是凤毛麟角的作家们的专利品,当公众能够通过近乎无数的网站媒体获得电子化的信息时,作家们的烦恼就已经来临。单个媒体很难留住足够多的读者,也就难以获得足够的收益向作家们支付满意稿费,而当成千上万的业余作家涌入,拿钱找作者的故事便面临终结。

        对于读者来说,能够免费读文章的话,谁还愿意花钱去读呢?

        如果我们只从有人愿意无偿写、更多人愿意无偿读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人们还是觉得困惑,一个劳动没有报偿的事情,怎么都会让人困惑。

        作者无薪写作,并非得不到任何回报,那些在网络博客上笔耕不辍的人,虽然每个月放弃了几千块钱的稿费,但却实现了与行业的交流,获得了影响力甚至客户买单。这些综合的回报,许多时候已经超过了稿费的收入。

        因此,一个写作的新时代正在来临,作家们不是把眼光放在文字交给出版者的那一刻,而是关注自己文字被读到之后的效益,如果作家们意识不到这是一种新的出版价值模型,他们将会被时代抛弃。

        回过头来,既然无薪写作时代已经到来,崔女士为什么被离职?

        互联网正在挑战印刷时代的利益模型,模型上各个角色的利益将重新分配,甚至一些角色会被消失,站在第三者的角度,我们可以轻松地细数历史风云,而一旦我们是其中的某一个角色,便不可避免地卷入到利益的博弈中。这是理论与现实的不同,崔不过是利益变局中博弈的成本。

        还有,作家直接通过读者而不是出版社获得回报,在一些专栏文章上已经基本具有了日渐成形的可被各方接受的方法,但在系统性写作,比如书籍等方面则显得不完善,在新的模型建立之前,利用既有的规则保证利益链条的通畅也是必要的。

        博客作者免费,许多采取了“创作公用约定”,在承诺保留署名权并不作商业用途的情况下,可以随便被转载,比如我这篇文章就遵照该协议进行许可。这就是一种新的写作回报规则,因此,如果你想转载这篇文章可以按照创作公用约定办理。

        作家们到了必须迎接互联网写作的时候,当所有的空间都被博客作者占据,恐怕退路都难以寻觅了。

        互联网利益改变也是传承的。互联网在线阅读网站,不应该只是站在所谓新媒体的角度,无偿地使用传统作者的作品,而要建立网络作者们新的回报机制。也就是说,平台们要有个好的吃相。

        法律永远滞后于新事物,用既定法律保护利益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在新的利益链条中找到定位。(文/醒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