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想要什么?

        在上两篇文章“免费冲击工业时代免费的都是劣质服务吗?”中,我对互联网免费的原因作了一些分析,给出的结论是:我们应该拥抱免费而不是想如何规避免费。

        由于所考虑的角度不同,人们对于免费的态度非常不一样:商人不管喊免费还是收费最终目的不过是为了更多赚钱;消费者不管喊免费还是收费最终目的不过是为了少付钱。也就是说,消费者希望未来越来越廉价,而生产者希望未来原来越昂贵。要想同时满足消费者与生产者完全相反的期望,需要借助同一样东西:技术。技术的效率能够让单价更低而总价更高。

        技术想要做什么?kk(凯文•凯利Kevin Kelly)说:“技术想要免费”,显然,技术效率让单价不断降低,零是这个趋势的极值; kk进一步说:“技术走向免费的同时,也会释放自身存有的最后两样东西:选择与可能性”。概括来说,免费是技术效率在单一品种上数量增加的结果;选择与可能性则是技术效率在类别上增加的结果。kk说的“技术想要免费”意思是“技术想要效率”。

        kk的分析是建立在生产者角度,基于技术能够创造更高效率的基础上的,但是,效率的增加是人们一直的追求吗?当你喝不上水的时候,你可能会为了一瓢水跟别人争的头破血流,而真能够面对大海时,你依然只需取一瓢饮,物资不再稀缺的时候,效率不再成为驱动力。

        如果要让“技术效率”成立的话,其实需要加一个前提:即稀缺,你拥有的金钱和想要的物品,都是稀缺的,效率才具有动力。如果一切如空气一般充斥于世界,“效率”也会毫无吸引力。

        技术要什么?免费只是结果不是目标!许多关于免费的分析最终陷入自相矛盾的原因就在于只把问题放在了“生产领域”来研究,kk困惑“为什么欠发达地区人们热衷于拷贝文化”的原因也在于此,换句话说,“技术想要免费”是工业经济时代,稀缺前提下的经济规则推演,而信息经济是跨越了生产的,需要考虑“消费价值”。

        当我们纠缠在海量的免费信息中不得脱身,当我们被街头各色美女以免费名义拉进体验店,你还对“免费”感到惊喜吗?当上流社会不惜重金体验独具一格的奢华服务时,老百姓却在痴迷品质低劣的克隆品,这就是不同的人们对于“免费”态度的差别。

        许多人热衷于免费,是把免费当成挑战传统价值体系的法宝,然而一旦自己的商业价值也需要通过“传统价值体系”体现时,便需要给免费的“狗尾巴”续上收费的“貂”。免费话题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反差,是因为它挑战了传统工业社会买卖的底线:如果买东西不用花钱,市场经济将不复存在。因此,从现有的经济规则框架出发,全面的免费看上去是不可能的,这是许多人(包括kk的8条办法)最后想着各种方法试图从免费中脱壳的原因。

        技术到底想要什么?不是免费,不是选择性,而是人的需要!如果要进一步问,人到底需要什么?这是人本哲学的问题,千万年来许多人提出了各种不同的观点,我的观点是“意识的自私性”。

        说到这里,又需要提一下我写的那本《裂变——看得见的未来》,免费、消费价值、意识自私性等等,都在书里做了比较系统地说明。(文/醒客

技术想要什么?》上有1条评论

  1. 把物质的稀缺和产能直接等价,似乎过于简化了。
    效率= 物质产能量/时间
    “如果要让“技术效率”成立的话,其实需要加一个前提:即稀缺,你拥有的金钱和想要的物品,都是稀缺的,效率才具有动力。” 
    -这个条件命题,我可以接受。
    反之,“物资不再稀缺的时候,效率不再成为驱动力。”
    -有待斟酌,因为时间永远都是有限而宝贵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