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兼容的世界

          过去几周,我们见识了互联网上演的宏大江湖斗场面。江湖斗只是外景,内幕实质上较劲的是另一个被忽略的词:不兼容。
        兼容是个技术名词,通俗说就是和平相处,大家能在一片天地里互不干扰共同生存,就叫兼容,当然,如果能够互相支援,按照相同的规则行事,那就更好了。
        国内互联网公司有个嗜好越来越跟兼容不兼容有关,那就是做浏览器。
        浏览器是个基础服务软件,只要能正确显示网页,能处理(兼容)标记语言(html等)有些差异的用法,本没有太多的角力之处,如果不是在底层技术上体现出优势,很难让人体会到重复开发的必要性。不过,国内一些浏览器的功能,很快让人体会到其另类价值。
        几年前,网站们喜欢用弹窗的形式来显示广告,由于每打开一个页面都会弹出一个甚至多个广告,而且打开数量呈现快速增加趋势,当时,一些利用ie内核二次开发的浏览器,能够屏蔽掉这些广告,顿时觉得很清爽,再后来,一些flash的广告也可以在浏览器可以设置禁止显示,当然,更多需要禁止的是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插件,它们一旦装上,计算机从此就沦为垃圾场。
        浏览器插件、弹窗成为祸害,是网站只顾自身利益对用户强买强卖导致的,由于缺乏规则的约束,最后,网络生存的基本手段–广告变成了一片混乱的丛林,既然规则不能成为纠偏的手段,最终浏览器开始禁止广告、禁止插件,成为互联网违规的“执法者”。
        禁止广告显示成了网站与浏览器开发者之间的博弈,关闭广告的显示尤其是关闭内容页面中夹带广告的显示,在特定条件下虽然符合用户利益,当然很受欢迎,但是,禁止广告开始了一个恶劣的先例:软件开发者强行改变了内容的呈现。规则的破坏带来的后果是长期的,既然浏览器能够拦截广告,为什么不能拦截别的?可拦截不可拦截又以什么做为公共标准?
        终于,这种积累在过去的一周以激烈的形式呈现在用户的桌面上,软件拒绝显示用户的内容,网站拒绝让浏览器显示,或者一个公司软件试图改变另一个公司软件的功能使用。
        如果你写的字不符合卖纸人的要求,他们可以随时抢回卖给你的纸,不管你是不是花钱买的,这就是互联网的怪现状。任何一个互联网或者软件的开发方,可以对其他公司提供的服务行使否决权,中国互联网瞬时间洋溢着“民主”的气氛。
        突然觉得美国人真的很傻,当微软的浏览器占有率达到90%以上时,跟yahoo和google的竞争怎么就没想到咱们这一招,只要ie停止显示google搜索结果或者yahoo的新闻,微软早就是世界第一的互联网公司了,微软真傻!
        不显示广告、拦截插件等等,这些不兼容还比较隐晦,现在好了,一些公司已经联合起来,把不兼容作为筹码,想逼迫那个曾号称流氓他爹如今想做警察的人就范。
        热衷于做浏览器的国人,便又多了一个做浏览器的理由,如果你不做浏览器,别家的浏览器可能不愿意帮你在用户桌面上显示内容,这已经是现实的危险。
        历史上有件不兼容的事儿,是个叫阎锡山的人干的,他在山西修的铁路与全国的铁路不兼容,这样,其他地方的火车开进不去,他就可以放心地做山西王了。后世人难以确切地评价这算是军阀割据还是流氓无赖,确切的是他肯定以被骂的方式计入历史,并且,他的铁路没有挽救得了他贪婪的梦想。
        如何更兼容,主管部门很重要,不过我们现在可能指不上太多,他们现在习惯拉架而不是制定规则。
        当全球都在追求更多兼容与互联互通时,我们生活在不兼容的世界。

不兼容的世界》有2个想法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微软好傻啊:为什么不玩不兼容 - 网老大

  2. 盛世刁民

    互联网的混乱实际上也反映了现实中某些体制性的东西,在一个共享共用的基础上没有一个公平有效的游戏规则,信奉弱肉强食为圭臬,在这样的丛林世界里,不繁荣的是荒草漫天,有点嚼头的都是尔虞我诈的军阀混战,也算是中国特色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