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S:从Twitter到SNS消息机制

        twitter发展两年多,在中国掀起两次创业热潮,一次是两年前,第二次则是最近,中国互联网创业有多盲目,由此可见一斑。

        Twitter的价值在于推动一种消息机制:准实时消息。准实时消息不仅不同于论坛的非实时消息,也与即时通信非常不同。与即时通信工具相同的是,准实时消息传播越快越有价值,区别在于,准实时消息重在快速传播,却不必要接收方即时回应。 继续阅读

还能“开心”多久

        赵旭问对开心网的看法,整体感觉,开心网是近几年国内做的最好的互联网创业产品之一,尽管也是模仿Facebook,但“克隆”基本是国内互联网创业的主要形式,相比之下,开心网算是最近“抄”的最好的一个例子。

        从产品设计看,开心网在把握用户需求和体验方面做得还是不错的,针对办公室白领用户群的定位也不错,所以开心网能够快速吸引一批校内和海内等垂涎的白领用户。

        但从产品战略看,开心网并没有比众多的硅谷克隆者走的更远,对用户长期使用的价值把握同样不足,用户能够“开心多久”是开心网面临的致命问题。

        人们看好SNS服务,一个原因是所谓粘性问题,即sns对用户有非常好的粘性,能够“粘住”用户。开心网心几个月时间就风靡大江南北,当前的SNS服务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种粘性,用户转移成本似乎并不高昂,当然,从开心网的角度看,成长的快速也可以解释成另一种粘性。

        当前,需要韬光养晦的开心网,已经被资本逼上了前台,不得不拔苗助长,跑马圈地式快速扩张的同时,融资的光环暂时掩盖了用户需求不足的问题,一个看似有理想的产品似乎正在落入了风险投资的俗套。

        SNS创业正红火,不知道创业者眼中,是不是也受“老婆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己的好”的影响,相应的感觉就变成了:粘性是自己的,壁垒是别人的。

SNS:三年来,SNS依然内涵不足

    3年前的时候,我写了几篇SNS的文章(有兴趣的可以参考文章结尾的附上的链接),记得那时候大家(用户与网站运营者)的对于SNS关注点与今天大不相同,记得当时几个SNS网站,联络家(linkist.com)、浩友(hiu.com)、圈网中国(niwota.com),还有一个由于扰民等原因口碑较差而昙花一现的“中国缘”。

    当初我每年能上几次,现在每年偶尔也上几次的SNS网站是天际网(tianji.com)。我很惊奇,这些当初的sns网站现在好多还在活着,尽管,活不活着对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实质影响。

    当初有关SNS网站争吵较多的是所谓的六度问题,即你的社会交际圈是围绕你分层展开的,直接的朋友是一度,朋友的朋友是两度,如此照推,最后,有个听上去很吓人,但没有太多实际意义的结论:最多经过六度,你能够联系上世界上任何人,比如:美国总统布什。

    那时候,人们对SNS网站的印象更多是: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工作资料、朋友信息传上去,然后通过不断把自己的朋友拉上去成为SNS上的好友,通过一度好友、二度好友…,用户得到一个庞大的好友圈,许多SNS网站乐于把你三度或者四度内的好友总数显示在你的登录页上,为了炫耀自己的交往圈子,一些SNS活跃者乐此不彼的乐趣是,不断地把各种各样的人加为自己的一度好友。

    如果最近一年多左右加入到开心网、校内、海内或者facebook等SNS网站,恐怕很少有人再联想到六度,SNS网站更多的印象变成了跳跃在各自首页上的好友动态:张三加了李四为好友,王五把赵六买为奴隶了…

    早期,人们看重SNS是现实社会关系的写照,认为真实的关系蕴藏着巨大的价值,而最大的问题也在于此,运营者过于关注人与人之前的关系,过度到除了关系之外,几乎没有提供任何应用。用户除了上来找人,做不了别的,这或许也是活跃SNS用户只会不断加一度好友的原因,因为无其他事可干。

    现在,新的SNS网站上开展了丰富的游戏与互动方式(抛媚眼、捏耳朵…),没有了早期SNS缺乏服务的烦恼,但是,SNS网站不再关注六度理论,变成了只关注一度好友的娱乐社区,当然,有一点还没有变,SNS网站还要求大家实名注册,尽管是不是实名大多情况下只是个噱头。

    说现在许多SNS网站实名制只是个噱头,并不是否认实名制的价值,而是说,从早期SNS网站只关注“真实社交关系”到现在SNS网站只关注好友动态,实名制的意义在“关系”弱化后已经大大减少了存在的价值。

    看来,早期SNS是一个更趋于理想状况的社会关系管理系统,而现在,打着SNS旗号,又运营着虚拟社区的网站运营者,却又过于了现实主义。

    有人鼓吹SNS是继门户、搜索之后新一波王者产生的领地,我并不以为然,一个没有开始普及就全面开花的网络领域不太可能产生新的统治性网站,或者说,现在运营着自称是SNS的运营者,也只是整个SNS发展过程中一个新现象,如果没有估计错,三年后,还会有人写“六年来SNS变化的文章”。

    在我看来,早期SNS网站的问题在于,把蕴涵深度价值的“真实关系”,简化成了直接在网站上再现关系,而现在SNS网站似乎忘记了“真实关系”的价值。

    现在的SNS,更像是一个有了好友管理,分类更丰富一些的BBS或者博客,在BBS(博客)上提供更丰富的打招呼方式,并聚合好友动作,如果要做交友类网站,是个不错的重构样板,如果真想做出SNS的本义—社会网络服务,则有些勉为其难。从这个意义上看,基于校园的校内网(不是现在大肆扩张的校内网部分),有着其他同样号称SNS,同样克隆facebook的网站不同的价值内涵。

社交网站要有持久战准备

        以SNS(社会网络服务)为基础的社交网站,是互联网的一个亮点,不过,这个亮点要想照耀整个互联网,似乎还需要较长时间,有理由相信,SNS在短时间做不大,需要有持久战的准备。

 1、  SNS不对称

         许多SNS网站以著名的六度理论作为基础:地球上两个人之间的联系,通过好友关系寻找,最多六次,就可以建立联系。

         SNS网站最常见的方式是“拉你认识的朋友进来”或“在SNS上找你朋友的朋友”,理论上借此可以认识全世界的人,还有许多人乐此不彼地,将找到人一一加为一度好友。

         SNS网站提供的寻找朋友的方式与现实生活是拟合的,不过,SNS网站并没因这种拟合性而如期膨胀,尤其在国内。

         问题在于:SNS网站关注到了六度的层层扩展形成网络的特性,却忽略了,按照朋友关联进行层层索引的方式并不是对称的。换句话说,你的好友(网络上是一度)的联系能力并不一样。以我为例,我的朋友中,有极个别的朋友交际面极广,我能想到的人,他差不多都有过交往,而许多人,除了办公室的同事,他的通信录里面剩不下几个人。我在SNS网站上一度好友的情况也如此相似,有的人已经有了好几百个一度好友,而有的人,像我一样,只有几个人。

         格拉德威尔在引爆点一书中,有个非常精彩的观点:我们看到的大多数事件的广泛传播,实际上是少数被称为联系人的人引起的。而通常,我们总是认为是人民群众参与的结果。

         如果把人之间的交往比作路,现实的世界并不是草原或者海洋,任何两个人之间的路都是相同或者相似的,人与人之间的路更像陆地上的交通,有些人是北京、郑州那样的交通枢纽,和哪儿都有联系,而许多人只是生活在胡同和山村里,联系寥寥。

         显然,SNS网站为每一个人设定“老鼠会”式的拉人机制,并不是对所有人有效,希望每个人都一样贡献的社交网络是有问题的,大多数人,并不是社会网络中的活跃因素,SNS网站的对称设计值得商榷。

 2、  联系人的活性

         格拉德威尔说到的联系人,也并不总能适应任何条件,一个联系人或他的几个关键节点(一度好友)如果因为处在传统行业等原因,对互联网使用频率不高,那么这个联系人在SNS网站上的威力就会削减,甚至不如一个普通人。

         因此,如果你要想让SNS网络在现实中能够普及,如何让那些活跃的联系人能够在网络上保持活跃至关重要,只有联系人在网络上恢复活性,SNS网络才能真正有效。

          SNS网络目前还主要停留在互联网IT圈子也刚好说明,SNS网络对这些熟悉互联网的人更有吸引力。

         网络是维持弱联系的有效工具,但弱联系的维持,也会符合格拉德维尔说的联系人原则。

 3、  信息过滤机制不成熟

         SNS网站与信息门户相比,是想借助人的交际对信息过滤,达到信息精准传播的目的,从而实现SNS网站价值飞跃。但是,许多迹象表明,人际微观交往具有非常多的不可预测性,随机性很大,类似的情况搬到网络上,不确定性会进一步加大,关于人的行为分析技术目前并不成熟,因此,通过SNS对信息进行过滤的效果不宜过高期望。

         SNS网站是一种群体性网站,与诱人的网络黏性相对的是,如果群体中的个体对互联网亲和度不够,SNS网站的吸引力将比信息门户下降快得多,因此,SNS网站运营更需要长时间的培育。

         信息过滤机制不成熟除了难以产生有价值的过滤,更会因为SNS大多采用真实身份带来更多的隐私泄漏问题,信息安全在SNS网站面临的考验巨大。

Facebook为何热度减退

          《商业周刊》发布2008年十大最可能发生事件,其中第5条,Facebook热度消退,理由是“人们不再热衷于接受来自另外一个社交网站的‘好友邀请’”。
         我很怀疑Facebook当初热情高涨的原因是“人们热衷于接受来自另外一个社交网站的‘好友邀请”,所以“人们不再热衷于接受来自另外一个社交网站的‘好友邀请’”作为Facebook热度消退的理由之外,应该还有其他。

         05年,SNS(社会网络)网站开始流行时,最受诟病的就是普天盖地的好友邀请,许多SNS网络的经营者对于“六度”理论缺乏正确的理解,他们看来,所谓社会网络,就是把你好友的联系方式传到网络上,然后不断地将你好友的好友变成自己的好友。

        人们急于将两度以上的关系变成一度,似乎变成一度了,关系就近了,这是好友邀请泛滥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与六度理论本意背道而驰。

        从社会交往的实际,我们看到,维持直接的关系(一度)需要较高的成本,因此,单个人维持一度好友的数量是有限的,虽然即时通信工具减低了维持一度关系的门槛,但很显然,要想维持一定程度的好友信任,人们还是需要保持足够的沟通与交流,因此,一度的数量不太可能无限增大。

        “六度”真正的用处在于,人们可以在利用数字较小的一度,通过二度、三度传递,实现庞大的好友网络,而此时,每个人只需要维持好自己的一度而不是更高度数量众多的好友。

         社交网络的真正目标是通过网络达成目标,而非建设网络本身,只有社交网络承载了事件,社交网络才能承载起价值,过去几年,国内许多SNS网站越来越萧条,根本原因在于,除了增加一度好友,你不知道到哪些SNS网站到底能干什么。

        Facebook的优势在于,它除了增加一度好友之外,还提供了好友间交流的功能,你可以据此知道你的好友那里发生了什么,这种变化改变了SNS是个静态通讯录的现状,除此之外,赋予SNS更多的内容,它的价值将快速增加。

        问题是,要把真实的生活搬到网络上,不仅仅要克服网络技术的障碍(比如:隐私安全保护等),还克服社会习惯的影响,很显然,无论从哪个角度,我们并没有准备充分,当诉求越来越多,而能实现的又相对有限,热度消退在所难免。

        Facebook热度消退是好事情,网络有效资源是有限的,缓和一下网络资源开发速度对互联网的长期发展是有利的。

SNS:百度是否知道社会网络

        网友 cnsns 发过一篇blog,百度知道社会性网络cnsns 说“百度正式开始进行用户管理,用户经营,如果是这样的话,SNS将是一个必然的选择。”,基于此,cnsns得出一个结论:百度知道社会性网络。

        如果把服务涉及到用户或者用户之间的关联的网络服务看成社会网络服务的话,百度确实在做社会网络服务,但是百度是否“知道”社会网络服务,却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百度“知道”社会网络服务是个什么意思呢?

        这个“知道”应该不是仅仅知道这个名词,百度那么多员工,知道社会网络这个热门词的是个很容易的事情,光是知道了这个名词也不能带来过多的价值。

         我想这里的“知道”应该是实践的意思,就是百度在有意识的实践着社会网络服务,从结果看,这个结论似乎是肯定的,百度的所有服务都有一些社会网络的痕迹。

        这个结论究竟有什么意义呢,好比甲乙两个人争论天上的月亮应该属于谁,最终甲获胜,月亮归甲,但对于甲乙的生活却没有任何影响。又想起一个关于庄子和惠子的故事。

        庄子和惠施站在一座桥上观鱼。庄子说:“你看这些鱼游来游去,多么快乐!”惠施说:“你不是鱼,怎么知道鱼儿快乐?”庄子反问:“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快乐?”惠施回答:“我不是你,固然不知道你;但你也不是鱼,你也不能知道鱼的快乐,这不是很明显的道理吗?”

        鱼的快乐不是观察者能说清楚的,百度是否在从事社会网络也不是旁观者能说得清的,至少在目前对社会网络理解众说纷纭的时候,即便百度知道社会网络,又知道是哪一家的“社会网络”呢?

        说了这么多,应该表明一下我讨论这一问题的目的了,当前web相关的新概念层出不穷,许多互联网网站都在按照自己的理解进行探索和实践,如果我们硬要把别人的实践按照往自己的理论框框上套,就会犯庄子的错误。

        互联网业务除了社会网络还有很多的形式,你用博客、wiki等的各种观点,都能找到一些影子,我们应该多看看互联网公司实践的趋势,而不要急着先画圈子,这对于开放自由的互联网研究有好处。

Web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