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搜索

        上帝说需要信息,于是有了互联网,上帝说需要秩序,于是有了搜索。

        说到搜索引擎(google把这个关键字第一个位置给了百度,有意思),我第一想到的是目录,无论你是想了解一本新书的内容,或者在一本看过的书中找一个遗忘的公式,翻看目录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目录是一种信息查找的索引,通过检索比目标少得多的信息找到你想要的目标。

        搜索引擎具有和目录类似的功能,也有很大的不同,比如:由于互联网的动态性,搜索引擎提供的索引是动态、非完全、滞后、甚至错误的,尽管如此,搜索引擎目前已经成为信息索引最优秀的工具。

        操作引擎真正变得流行,还是近几年的事情,看看不管是先起的百度还是后起的搜狗,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雅虎,还是风华正茂的google,大有一番“搜场风云,舍我其谁”的姿态,搜索很火了。

        搜索需要较高的技术支撑,对于华尔街技术加团队的评判方式,是难得投资题材,但这并不是搜索引擎流行的原因。真正的理由在于,每天打开浏览器,除了固定的几个网址,如果你想找一些你感兴趣的信息,搜索引擎几乎是唯一选择。

        在互联网初期,信息提供者比较少,几个网站挨个看过去并不是什么问题,随着信息量的增加,地毯式的方法已经成为不可能事件,为日渐增多的信息提供索引成为必要。

        早期的互联网提供了类似图书馆检索的目录服务,但目录服务并没有成为主流的互联网服务。九十年代,雅虎开始提供分类为特点的信息索引服务,随着信息量的快速增长,基于人工分类的信息索引服务难以满足用户需要。

        通过搜索引擎,用户得到与关键词匹配的信息,与分类相比,具有更大的方便性和灵活性,而且信息是服务器从各个网站自动抓过来的(蜘蛛或者机器人),效率比人工要高很多,在海量的互联网信息中,搜索引擎成为导航者。

         农耕时代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工业文明带来的社会大分工,生产和流通成为不同的产业。信息产业也正在经历这样的过程,信息的生产(创作)与传播正在分离,信息越来越海量,如何保证信息流向(传播到)正确的地方也越来越重要。

         也正如计算机发展,初期是保证更高的效率和功能,逐渐变为保证安全和可靠。信息从广泛传播正在转向准确传播,信息需要秩序,保证信息的按照正确的渠道流通的秩序,这是信息的价值所在。

         搜索引擎的真正价值在于提供了信息秩序,但搜索引擎显然不是秩序的终极提供者,对于传播秩序的建立并不完善,当翻过检索结果多页也找不到自己想要到信息时,搜索引擎已经走到了边缘。

        毫无疑问,2006年最值钱的是什么,是搜索。那2006年之后呢?

技术不能主导的google

it沙龙第8次活动

        题解:技术使得google成为万人景仰的英雄,但技术不能主导google的未来。

        昨天老蔡终于找到了组织,而且“火力”很猛,硬把我们准备作为加强IT沙龙活动组织的会议,变成了技术改变互联网狂热的技术决定秀,实际上,老蔡是个市场营销人员,我才是个技术人员,今天我们角色“反串”。

        老蔡的思路很直接也非常有撼动力,正在研究IPTV的他,一到场就抛出一个重磅话题,“电影院将消失”,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也经常听到互联网上有人如此“鼓吹”,看看老蔡今天有什么高论。

        看电影是一种群体行为,你常常愿意几个人一起来看,这和上酒吧有相似性,将来的电影院将变成酒吧,或者说酒吧将可以取代电影院。新的电影强调互动性,高质量的音响设备变得很便宜,这一切“驱使”电影院向酒吧投降。

        胡狼对此进行了推波助澜,音响或者家庭影院制造商,他们正通过廉价的高质量产品,让人们喜欢上家庭里的影院,影院家庭化是家庭电子制造商矢志不移的梦想。

        技术狂热者们的道理非常充足,不容任何辩解和质疑,仿佛世界已经倾斜到了另一边,而他们比受益者还要兴奋,即便如此,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真实的,至少,我家里还没有“影院”。

        IT99轻描淡写,对付雄辩的最好武器是事实。还记得上一次和老网友们争论,号称仅次于“汉王”具有国内手写技术第二名的谢彼得提出疑问“博客是否有商业价值”时,反方的理由很简单,汉王已经赞助了新浪博客,这不是商业价值吗?作为“第一”的汉王已经行动,第二名的谢彼得还需要有疑问吗?
实际上,在这一场影院家庭化的进程中,电影院的票房正在逐年增长,电影制作成本日益走高,动辄亿万美刀的电影比比皆是,电影院并没有和一些人们想象的那样消失。

        电影院要消失的论调其实并不是最近才有,只是IPTV热潮又重新找回了这个失落的话题。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随着计算机多媒体的普及,盗版光盘满地的时候,就有人开始担忧电影院的前途,电影院行将消失的言论骤起。

         90年代中后期,电影院正如一些人预测的经历了一个寒冬期,但他们只预测到了上半场,下半场的故事却大相径庭,正在电影迷们担心电影院是否真会消失的时候,一种叫做“大片”的电影迅速流行,这种具有视听震撼力的电影无法通过盗版光盘和家庭影院来廉价实现。现在,人们不仅没有失去电影院,而且拥有了前所未有的视听享受。

         实际上,现在我们明白,家庭影院并不是所谓家庭里的电影院,而是一个特有名词,是日常生活中方便的廉价影视消费品。
接下来,老蔡又提出了一些与IPTV和Web2.0流行相关的新命题。播客出现,电视台将消失;网络新闻的发展,报纸将会消失……,而这些趋势的主导者就是大名鼎鼎的google。

        在这些问题上,今天看来已经能够回答一部分为什么不消失,但更多的原因并不需要今天来回答,按照经验,明天的事实会给我们提供更好的结论,理由只有一个,技术不是唯一的决定力量,技术也不会只在一个方向上出力。一些人利用技术在将人从电影院向家里驱逐的时候,另一些人正通过另一种技术把人重新拉回到电影院,这才是商业。

        技术改变世界的方式通常有三种类型:

         1. 技术促使产业新老替换。例如:汽车代替马车,电话替代电报。这些新老务常常具有共同的使用领域,属于可以替代的产品或者服务。

         2. 技术没有改变产业,只是提升了业务质量。例如:杂交水稻提升粮食产量和质量,但没有改变产业模式。

         3. 技术使得产业分化。例如:电影分化成电视、家庭影院、电影院。

        技术能够促进和改变产业,改变生活,但更多的时候不是原地踏步,也不是彻底的颠覆,产业分化将是一个长期的进程。技术革新使得google成为互联网英雄,但google还有许多方面不能单靠技术,当更多的利用google的成功说事的时候,google的成功模式正在被过度开采。

        实际的情况还要复杂的多,政治、市场各方面的因素都在起作用,话吧、小灵通等在中国的走火,是业务政策与技术不协调情况下的典型产物。
上帝是个慈祥的老人,不会让他的孩子迷失太远。

        更新:老蔡的文章互联网带来的变革启示

多元化不是借口

    Keso在GoogleGE中质疑google多元化的必要性,我想起余世维在讲座时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多元化不是借口”,对于绝大部分公司来说,做专比做多元化重要的多。
 
    表面看,一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做,肥水不流外人田,应该是最赚钱的,不过现实却与此相反,人类社会越发达,一个人做的事情越需要其他人的协助,对于企业,这个规律也是成立的,国际贸易占据贸易额的比例正在逐年上升,真正的大包大揽,一个人干到底,倒是原始社会的事情,打一只兔子,从找石头到吃肉,一个人足够了。
 
    社会分工导致的效率提高,使得企图一个人包揽一件事情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由社会分工导致的社会合作成为生产的主要形式。
 
    一个企业能不能多元化?从社会分工角度的结论显然是否定的,但产业扩张的现实似乎存在对这个结论的肯定,这是什么原因呢?
 
    以前也提过不重复发明同一个车轮的问题,一次性投入成本(如设计成本)相对固定,生产量的增大能够降低单个产品的成本,这就是为什么企业需要规模,所谓生产的规模效应,由于生产中相关联的部分也能分享一次性投入的优势,因此沿着产业链上下扩展也成了企业拓展利益的趋势。
 
    企业规模扩大,非生产性附加成本将快速上升,我们探讨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团队沟通成本,理论上说,团队中的任意两个人之间都存在沟通(包括间接沟通),否则就没有必要在一个团队中,因此沟通复杂性的增加要大大快于人员的增加。
 
    当规模管理成本大于规模效应带来的好处,团队达到最大规模,此时扩大规模已经不能在提高效益,企业达到规模最大化。
 
 
    曾经看到资料说,蓝色巨人IBM管理成本占到了总成本的80%,我没有考证这个说法的正确性,但是我想,即便管理成本占到了80%,实际上还是说明,20%其他成本带来的规模效应还是比人少的时候要大,否则IBM董事选择分拆公司会更合理,同时也说明蓝色巨人扩大规模的难度已经非常大。
 
    如果扩大规模(包括多元化和规模化)并不能提高效益,为什么不选择企业间合作?
 
    非常有趣,google和微软有很多相似,上次说到互联网是一统还是割据时,提到“互联网是一个容易产生寡头的地方,却不是一个寡头能够长存的地方,以前我们担心微软是否垄断,现在变成google,不是吗?”,同样,我在谁才是微软的敌人中分析了微软为什么不多元化,大家可以对比着来看google。
 
    会不会多元化,需不需要多元化,这并不是问题,世界上真正实现了多元化的,据我所知,只有GE,对于一般的企业来说,多元化不是借口。
 
    后记:想起8年前到一个同学家里的事情,他家老式的房间布局,不大的厅里摆着几只大白口袋,他父亲指着告诉我说,孩子啊,这里面装的是大米,家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