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技术

技术不能主导的google

it沙龙第8次活动
        题解:技术使得google成为万人景仰的英雄,但技术不能主导google的未来。
        昨天老蔡终于找到了组织,而且“火力”很猛,硬把我们准备作为加强IT沙龙活动组织的会议,变成了技术改变互联网狂热的技术决定秀,实际上,老蔡是个市场营销人员,我才是个技术人员,今天我们角色“反串”。
        老蔡的思路很直接也非常有撼动力,正在研究IPTV的他,一到场就抛出一个重磅话题,“电影院将消失”,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也经常听到互联网上有人如此“鼓吹”,看看老蔡今天有什么高论。
        看电影是一种群体行为,你常常愿意几个人一起来看,这和上酒吧有相似性,将来的电影院将变成酒吧,或者说酒吧将可以取代电影院。新的电影强调互动性,高质量的音响设备变得很便宜,这一切“驱使”电影院向酒吧投降。
        胡狼对此进行了推波助澜,音响或者家庭影院制造商,他们正通过廉价的高质量产品,让人们喜欢上家庭里的影院,影院家庭化是家庭电子制造商矢志不移的梦想。
        技术狂热者们的道理非常充足,不容任何辩解和质疑,仿佛世界已经倾斜到了另一边,而他们比受益者还要兴奋,即便如此,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真实的,至少,我家里还没有“影院”。
        IT99轻描淡写,对付雄辩的最好武器是事实。还记得上一次和老网友们争论,号称仅次于“汉王”具有国内手写技术第二名的谢彼得提出疑问“博客是否有商业价值”时,反方的理由很简单,汉王已经赞助了新浪博客,这不是商业价值吗?作为“第一”的汉王已经行动,第二名的谢彼得还需要有疑问吗?
实际上,在这一场影院家庭化的进程中,电影院的票房正在逐年增长,电影制作成本日益走高,动辄亿万美刀的电影比比皆是,电影院并没有和一些人们想象的那样消失。
        电影院要消失的论调其实并不是最近才有,只是IPTV热潮又重新找回了这个失落的话题。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随着计算机多媒体的普及,盗版光盘满地的时候,就有人开始担忧电影院的前途,电影院行将消失的言论骤起。
         90年代中后期,电影院正如一些人预测的经历了一个寒冬期,但他们只预测到了上半场,下半场的故事却大相径庭,正在电影迷们担心电影院是否真会消失的时候,一种叫做“大片”的电影迅速流行,这种具有视听震撼力的电影无法通过盗版光盘和家庭影院来廉价实现。现在,人们不仅没有失去电影院,而且拥有了前所未有的视听享受。
         实际上,现在我们明白,家庭影院并不是所谓家庭里的电影院,而是一个特有名词,是日常生活中方便的廉价影视消费品。
接下来,老蔡又提出了一些与IPTV和Web2.0流行相关的新命题。播客出现,电视台将消失;网络新闻的发展,报纸将会消失……,而这些趋势的主导者就是大名鼎鼎的google。
        在这些问题上,今天看来已经能够回答一部分为什么不消失,但更多的原因并不需要今天来回答,按照经验,明天的事实会给我们提供更好的结论,理由只有一个,技术不是唯一的决定力量,技术也不会只在一个方向上出力。一些人利用技术在将人从电影院向家里驱逐的时候,另一些人正通过另一种技术把人重新拉回到电影院,这才是商业。
        技术改变世界的方式通常有三种类型:
         1. 技术促使产业新老替换。例如:汽车代替马车,电话替代电报。这些新老务常常具有共同的使用领域,属于可以替代的产品或者服务。
         2. 技术没有改变产业,只是提升了业务质量。例如:杂交水稻提升粮食产量和质量,但没有改变产业模式。
         3. 技术使得产业分化。例如:电影分化成电视、家庭影院、电影院。
        技术能够促进和改变产业,改变生活,但更多的时候不是原地踏步,也不是彻底的颠覆,产业分化将是一个长期的进程。技术革新使得google成为互联网英雄,但google还有许多方面不能单靠技术,当更多的利用google的成功说事的时候,google的成功模式正在被过度开采。
        实际的情况还要复杂的多,政治、市场各方面的因素都在起作用,话吧、小灵通等在中国的走火,是业务政策与技术不协调情况下的典型产物。
上帝是个慈祥的老人,不会让他的孩子迷失太远。
        更新:老蔡的文章互联网带来的变革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