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情人节

情人节pk互联网,发嗲还是送花

        这个题目本身就有点发嗲,要怪你就怪郑治,他昨天“想”安红赚了一堆点击率,同样是郑治的文章,题目一发嗲,点击率翻了个跟头,前天郑治和我聊天的时候还为专业人员博客点击率低发愁,看来这个问题快不是问题了。
        互联网上,标题非常重要,如果你要想得到关注,在题目“发嗲”上费一番脑筋,已是司空见惯了,不过,到底什么原因呢?
        临近春节时的购物,买给自己的东西,你并不会在意过于漂亮的包装,但如果你是要送礼,包装的精美恐怕甚至高于了对价格的关心了。
        这与互联网的点击率有关系吗?是的,你总是靠能掌握的部分来判断价值。
        依靠标题进行传播、点击率进行评价的互联网,只要你让人家点入,哪怕是骗进来的,在这种框架下面,接下来的批评和赞扬都会表现为点击率,无需替下一步多作考虑。互联网上常常能看到臭了大街的人被点击率“热捧”,而象郑治这样的专家坐冷板凳,现实生活中却难以想象。
        漂亮的包装和标题一样,起误导的作用,送礼的人被潜意识中不会享用礼品左右,影响购买的是礼品在自己手上流转过程中的感觉,包装成为价值评判的标准,收礼的人如果只是想把礼品再转送出去,关注也是精美的包装。
        当给熟人或者朋友送礼时,你会选择更实用,性价比更高的礼品,甚至不用包装,因为你此时考虑的价值兑现不再限于“流转”阶段,而是要落实到使用,需要落实到使用的购买才不至于被漂亮的包装诱惑。
        当我们花半个小时写作,而要花一个小时来琢磨题目的时候,互联网的价值已经被夸张地扭曲了,但在靠标题完成传播的互联网,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郑治的博客上有很多具有专业价值的信息,却难以利用广播式的互联网有效传播,只能在风花雪月的故事中孤寂地呆在角落,争取一些潜在关注着的办法,只能靠和娱乐类似的“发嗲”标题,最终靠“发嗲”侥幸能够巧遇一位专业知音,这代价该有多高。
        互联网越来越像情人节参加大型觅偶派对的单身汉,没有任何信用指引,凭性感和漂亮在茫茫人海中着急忙荒地找一个情人发嗲,而鲜花到底要送给谁却难以通过发嗲来实现,再套用一下格式,要通过发嗲来送花,这是一个问题。
        传统的互联网尽管容量巨大,却不幸是一个失忆的病人,每一次面对用户都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它不知道你是谁,来过多少次,要来干什么,曾经干过什么,每一次登陆网站,需要用户重复着回答网站潜在的问题,我从哪里来,对什么感兴趣,不是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这是一个多么无趣的网络。
        前几天和朋友吃饭,他说每年情人节要给老婆送花,这虽“不是”一个好习惯,但应该不用发嗲了,互联网的未来出路或许也是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