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涨姿势指南

本文首发腾讯@大家

【“互联网+”是连接】

“互联网+”是今年几乎最热门的科技词汇,虽然热闹,但人们对于“互联网+”是什么意思却未必有共同的认知,我们每天说着相同的“互联网+”,但每个人心里的“互联网+”却各有各的不同,上演着科技版的同床异梦。 继续阅读

当互联网贴上移动的标签

        据说,现在“移动互联网”火得不行。

        现在说“互联网”创业,对许多人没有什么陌生感了,如果说“移动互联网”创业,则显得既陌生又熟悉,熟悉的是,通常你会联系到互联网,有点陌生的是,为什么要加上“移动”两个字呢? 继续阅读

3G,自由沟通的进化论

   08年尾,3G发牌终于尘埃落定,我真有“等得花儿也谢了”的感觉,2001年,我工作于国内第一家手机研发公司,负责3G相关的移动多媒体业务,那时候,许多人都以为3G很快就会到来,没有想到,中国的3G却如此姗姗来迟,最终,连最狂热的人也失去了热情,它,3G,终于来了!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 

    3G的到来,是互联网进化历程的重要一步,称为新媒体的互联网将变得更“新”,而这一切,并不是简简单单的“移动”就能够解释,3G以及之后4G技术的进步,改变的是人类沟通模式的版图,一个全媒介的沟通时代正在到来。 

    上世纪90年代,手机还是稀罕物,那时流行的是传呼机,传呼机是个单向接收设备,当时“Call 我”,不是给“我”打电话,而是打传呼,收到传呼的人,根据显示的电话号码回电话。 

    传呼避免了打电话到办公室需要找人的尴尬(那时候,很多办公室只有一部电话),但很快,你就能感受到作为通信史上一个过渡产品的局限性,当十几甚至二十个人,围着一部公用电话等着回传呼的时候,传呼的便捷性已荡然无存,不过,人们对于传呼的热情依然不减,传呼能实现随时找到一个人,尽管真实的沟通还需要等待,却已然放飞了人们自由沟通的梦想,就是这个昙花一现的传呼机,表达了人类渴望自由沟通的向往。 

    97年的时候,养一只手机的费用接近我月收入的四分之一,“拿着大哥大,满地找电话”是当时的真实写照,因此,买手机是慎重的个人经济决策,身边兄弟们的质疑也很大,大哥大不就是移动电话嘛,你有多少电话需要在车上或者走路的时候“移动”着打呀,现在看来,当时人们对于移动电话的认识,不只是嫌价钱高的问题,更是觉得没有必要性。 

    最终,经不起诱惑,我下定决心买了手机,买完手机之后我发现,手机的伟大之处不在于,你可以在“移动”的时候给别人打电话(因为有传呼,别人找你已经有途径),而在于,别人跟你沟通更方便,不论你身处何方,找你的人可以用同一种的方式找到你。 

    你可以想象没有电话之前的沟通方式吗?你需要准备登山鞋去找山上的人沟通,你需要准备船去找水面上的人沟通,距离大于10公里以上的,你需要准备代步工具,马或者车,如果距离更远,你甚至需要准备若干天的口粮,这就是不同位置沟通的差别。

    即便在固定电话的时代,你需要往逐个可能的地方打电话,才能真正找到人,现在好了,你只需要拨相同的电话号码,无论他在地球的哪一个角落,随时随地。

    3G区别于之前的通信业务,在于其数据业务,当然,2G时代的GPRS甚至拨号上网也是数据业务,但3G才算是真正可以随时进行数据沟通的开始,3G的伟大在于,随时随地能够进行数据业务即时沟通。

    3G只是带来“移动”的互联网吗?当然不是,移动性只是途径,自由沟通才是根本,当我们怀疑,放弃客厅电视机而天天捧着手机看影片的人是否有病的时候,那些没病的人为什么觉得手机上叫视频的东西,就只能是影片呢?

    无论等待的过程多么无聊而乏味,3G的到来,将是互联网进化历程中的重要转折,数据即时通信的实现意味着,各种各样形态的信息具有了即时传播的基础,以“移动”的名义,富媒体传播将突破固定的限制,能够在任意节点间(不限于人)建立起来,不用多久,媒体、商务、生活各方各面,将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一体化的互联网上,两个节点间的信息协同与沟通将越来越简单,这是推动互联网业务发展的决定力量。

    通信为自由沟通而来!

Web2.0版权研讨:盗版猖獗的积极意义

上周,11月13日,和视频业界的一些朋友聊天,话题的核心是视频行业的两大问题,一个是版权,一个是带宽,当这个到处喊冷的冬天来临之际,身背两座大山的视频行业形势如何?下面先分享版权相关的几个观点。

1、 传播创造价值

尽管承认网络视频传播要比电视快,Michael还是怀疑网络视频传播快速性的价值。在他看来,看视频(消费视频)的时间比较长(不象看文字,可以快速扫过),因此,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是无片子可看而是片子太多了看不过来,视频快速性的必要性不大。换句话说就是,人的观看速度是瓶颈,更多的内容对观看者没有价值,因为没有时间看。

人的精力和时间有限,对单个人来说,当视频生产的时长超过每天24小时的时候,就没有必要再生产新视频了,因为理论上,即使一个人不休息、不工作只看视频,也不会发生重复。Michael的道理或许在此,也有一些电视人跟我提过类似的观点,不过,这个观点显得有些过于现实主义,把电视视频的结论直接推广到网络上,在胡狼和我看来,低估了视频网络的传播价值。

事实上,几乎任何一个稍有规模的视频网站每天更新的总时长至少有数千小时或数万小时,如何解释个体需求只要24小时和供应有数万小时的“矛盾”,不让人陷入信息过载的噩梦呢?关键点在于“选择”,正是数量庞大的视频资源通过“选择”,提升了人对于视频的满意度。

“选择”或者说“信息过滤”问题是互联网传播的基本问题,如何让浩如烟海的信息准确传播到需要者,正是互联网努力的方向,我在谁是全知全能的道德评判者中探讨了公共信息传播,由谁来决定信息传播的问题,在传统媒体是编辑,而在互联网时代,则需要更多考虑活跃着的网民集体。

看来,大量“冗余”视频没有时间看而导致用户信息过载,根本的原因不是视频多了,而是视频的选择机制(传播机制)不健全,良好的选择机制下,视频来源量的增加并不是增加用户观看的时长,而是提升用户对视频的满意度。

站在传统电视媒体传播的角度上,追求数百上千万的视频量拥有量的时候,更大的价值却在于,如何实现传播模式创新,让用户更容易看到他想看的东西。

视频分享的意义不仅在于用户参与产生大量的视频内容,更在于大量活跃用户之间的关联,提高了信息传播质量,从这个角度看,视频分享比门户化的视频网站更有长远的价值。

用户创造内容(UGC),不只是内容,还包括内容的秩序,Michael说视频内容制作门槛很高,这刚好是用户创造内容秩序的好机会。

毫不夸张的说,传播创造价值,如何实现传播模式创新,是视频网站们长久兴衰的关键。

2、盗版的积极意义

我不是盗版的鼓吹者,盗版也未必就是给盗版者打上个坏人标签那么简单,卖淫和吸毒往往伴随着社会问题,活字印刷时代的版权模式,不合时宜地加剧了盗版危机。

Michael 说,即便在去年底广电开始管制视频之前,视频网站们也没有做出来什么新花样,视频的传播模式依然是传统的样子。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状?传统的版权模式是罪魁祸首!

手捂内容高声叫卖的版权代理商们很快发现,这是一个有价无市的市场,几乎所有的买主都过着入不敷出的日子,卖家的生意当然可想而知,既然生意不好做,一些代理的策略也就变成了,半年卖一部,一部管半年。运营者与版权(代理)人敌对情绪高涨,桌面上,版权代理人的以高要价扮演“强盗”角色;桌底下,运营者以盗版扮演着“强盗”角色。

一个新兴市场,是竭泽而渔还是放水养鱼,考验着处在产业偏上游的内容代理商的商业智慧。

Michael说,版权买卖的供需双方,最终是谈判能力、议价能力的平衡。我想,这种平衡,应该也包括桌子底下的行为,当桌面上高昂的价格无法维系合法的平衡时,桌面下的盗版泛滥便堂而皇之地充当平衡角色。

胡狼泥潭中的网络视频说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非常讲究创新的美国市场对于传统版权规则的遵守远远高于相对保守的中国,我觉得这有中国处于发展中有关,规则的缺乏加剧了供需矛盾,矛盾不可调和程度越高,越爆发的越快,在互联网上也同样表现出中国式的危机驱动。

盗版的积极意义在于,它以非法的形式让人们反思,伴随扁平化的互联网浪潮,能够让知识产品不受阻碍地快速传播肯定是重要的决定力量。

中国互联网:从流氓堕落成无赖

    最近,从美国开始的金融危机,大有席卷全球的架势,并正不可逆转的转变成“经济危机”,在这种大的背景下,喊过冬或者不喊过冬的人开始纷纷捂紧口袋,在一个虚拟经济统治实体经济的时代,你想要什么就会来什么,人类正在遭遇自己恐慌的进攻。 

    开心网域名kaixin001.com存在较大的瑕疵,“001”像阑尾一样无用,随时面临被恶意利用的风险,这不,kaixin.com,上线了,做着百分百山寨的事情,看上去却比正宗的开心网kaixin001.com更像真的,估计将来还会有002、003的出现。笨笨熊说互联网环境恶劣,岂止是恶劣,如果只是巧取豪夺,虽说是人类文明的退步,倒至少还符合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遗憾的是,山寨版“开心”比损人利己的流氓软件更恶劣,开辟了损人不利己的无赖互联网先例。 

    几年前,中国互联网流氓当道,流氓软件充斥大小各色网站,最终,插件这种灵活的互联网应用几乎失去作用,逐渐地,客户端等软件下载也受此影响,人们可以通过杀毒软件防止病毒,面对流氓大行其道,人们只能选择尽可能避免插件,减少陌生网络应用,直接的后果是大大影响了互联网新应用的推广。

      如果说流氓软件直接动摇了网民对互联网应用的信任,那么互联网无赖则直接打击了创业者的激情,可悲的是,中国互联网正从流氓堕落成无赖。

情人节pk互联网,发嗲还是送花

        这个题目本身就有点发嗲,要怪你就怪郑治,他昨天“想”安红赚了一堆点击率,同样是郑治的文章,题目一发嗲,点击率翻了个跟头,前天郑治和我聊天的时候还为专业人员博客点击率低发愁,看来这个问题快不是问题了。

        互联网上,标题非常重要,如果你要想得到关注,在题目“发嗲”上费一番脑筋,已是司空见惯了,不过,到底什么原因呢?

        临近春节时的购物,买给自己的东西,你并不会在意过于漂亮的包装,但如果你是要送礼,包装的精美恐怕甚至高于了对价格的关心了。

        这与互联网的点击率有关系吗?是的,你总是靠能掌握的部分来判断价值。

        依靠标题进行传播、点击率进行评价的互联网,只要你让人家点入,哪怕是骗进来的,在这种框架下面,接下来的批评和赞扬都会表现为点击率,无需替下一步多作考虑。互联网上常常能看到臭了大街的人被点击率“热捧”,而象郑治这样的专家坐冷板凳,现实生活中却难以想象。

        漂亮的包装和标题一样,起误导的作用,送礼的人被潜意识中不会享用礼品左右,影响购买的是礼品在自己手上流转过程中的感觉,包装成为价值评判的标准,收礼的人如果只是想把礼品再转送出去,关注也是精美的包装。

        当给熟人或者朋友送礼时,你会选择更实用,性价比更高的礼品,甚至不用包装,因为你此时考虑的价值兑现不再限于“流转”阶段,而是要落实到使用,需要落实到使用的购买才不至于被漂亮的包装诱惑。

        当我们花半个小时写作,而要花一个小时来琢磨题目的时候,互联网的价值已经被夸张地扭曲了,但在靠标题完成传播的互联网,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郑治的博客上有很多具有专业价值的信息,却难以利用广播式的互联网有效传播,只能在风花雪月的故事中孤寂地呆在角落,争取一些潜在关注着的办法,只能靠和娱乐类似的“发嗲”标题,最终靠“发嗲”侥幸能够巧遇一位专业知音,这代价该有多高。

        互联网越来越像情人节参加大型觅偶派对的单身汉,没有任何信用指引,凭性感和漂亮在茫茫人海中着急忙荒地找一个情人发嗲,而鲜花到底要送给谁却难以通过发嗲来实现,再套用一下格式,要通过发嗲来送花,这是一个问题。

        传统的互联网尽管容量巨大,却不幸是一个失忆的病人,每一次面对用户都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它不知道你是谁,来过多少次,要来干什么,曾经干过什么,每一次登陆网站,需要用户重复着回答网站潜在的问题,我从哪里来,对什么感兴趣,不是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这是一个多么无趣的网络。

        前几天和朋友吃饭,他说每年情人节要给老婆送花,这虽“不是”一个好习惯,但应该不用发嗲了,互联网的未来出路或许也是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