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可能找到第二个地球

本文首发腾讯@大家

【能找到第二个家园吗】

上周,全球人民为NASA(美国国家宇航局)发现了kepler 452b,一颗太阳系之外的类地行星兴奋不已,因为被解读成发现了所谓第二地球,人类真的能找到第二家园吗?当然没这么简单,在大众看来,发现地球之外的第二个家园,貌似就像出了村口发现第二个村子那么容易,而事实上,kepler(开普勒)望远镜用于寻找外星人来说还是个非常粗糙的工具,要想识别到外行星是否有生命,甚至比人眼从地面分辨国际空间站上一只苍蝇的公母更难。 继续阅读

怎么证明你是你自己?

本文首发腾讯@大家

【胎记认亲与开锁认亲】

小时候听到一个关于江豚(长江里一种濒危生物)来历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小女孩被拐卖了,从此与家人失去了联系,许多年以后,又被卖到了妓院,后来,女孩的父亲也经常进妓院,成为了女孩的客人,有一次,女孩父亲看到女孩的腰上的胎记,知道是自己女儿之后羞愧不已,跳江自杀变成了江豚。 继续阅读

为什么不是工业4.0

本文首发腾讯@大家

当中国人沸沸扬扬地热议互联网+,欧洲或者说德国人热衷于另一个词汇:工业4.0,并称之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按照这个说法,前三次工业革命分别是蒸汽机、生产线、信息技术,第四次则是以智能化为中心,核心涉及到三大主题:智能工厂、智能制造、智能物流。

工业4.0的技术断代有意义吗?能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指导? 继续阅读

兼职能成就下一代商业吗

【优步背后的商业监管】

Uber(优步)周二停止在美国堪萨斯州的服务,原因在于该州打车软件的立法对司机有更严格的立法审核,这不是Uber第一次遭遇阻力,去年就有报道Uber在韩国、泰国、欧洲甚至美国本土被禁的消息,在我国,与Uber有点类似的专车服务也遭遇过查禁。 继续阅读

当地标消失之后,我们如何面对生活

【本文首发腾讯《大家》】

【我们通过相邻性来找到目标】

我们生活在地面上,工作、学习、生活、娱乐,探亲访友,不停到处走动,忙忙碌碌。

这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却容易忽略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能准确地到达目的地?在农村,或者大院时代,能够准确地走到别人家里好理解一些,因为,院子里有谁已经非常熟悉了,每一个位置都记住了,记住了的情况下到达目的地不会有人疑问。 继续阅读

人类会重新回到树上吗?

【本文首发腾讯《大家》】

【获得高度上的自由】

人类生活在三维空间,前、后、左、右、上、下,我们总是觉得,空间是自由的,每个方向都可以任意穿行,而时间则不同,一去不复返,从出生到长大,以至衰老、死亡,每一分、每一秒,都只能经历一次,是单向的。 继续阅读

商业动力核心转移:从生产力到消费力

【本文首发腾讯《大家》】

【消费引导的时代】

春节刚过,许多从春节状态转过来的人感慨,“每逢佳节胖三斤”,过节胖三斤似乎已经成为许多人无奈而又必须接受的事实,直接的解释也很简单,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过节的营养过剩,人们从以前担心食物短缺转到该考虑如何减肥了。 继续阅读

我们会跟宠物谈恋爱吗?

【本文首发腾讯《大家》】

【跨越物种之爱】

在电影《阿凡达》中,潘多拉星球的纳威族(Na’Vi)公主妮特丽(Neytiri)和杰克(Jake)好上了,看上去,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爱情故事:两个外星人的爱情。不过,如果我们联想到,杰克其实是人类基因和纳威族基因的克隆人,杰克和妮特丽上演的是一场特殊的爱情:跨越物种之爱。 继续阅读

从地心说到互联网权力中心

【本文首发腾讯《大家》】

【我们居住的世界具有分层的结构】

16世纪以前,人们相信地心说,认为地球是世界的中心,宇宙中的一切(那时候人们主要知道恒星和行星、地球的卫星月亮)在围绕着地球转。地心说符合人们日常的观察,月亮、太阳、星星都是东升西落,日复一日地不断重复。 继续阅读

为什么社交阅读缺乏效率

社交信息的泡沫化

人们在手机上投入的时间越来越多,越来越习惯用微博、微信发布信息,随着社交网络的发展,无论是微博还是微信,正在面临着信息泡沫化的问题。每个人发布的信息量在增加,每个人关注的人数也在增加,信息流的刷新速度成平方数关系增长。 继续阅读

阅读的未来:为什么要学习

——漫谈智力资本与数据财富

阅读的主题化:缝合社交碎片

社交、移动的发展,互联网驱赶着人类,人们已经不只是不读纸书了,在网络上阅读的对象也变了,倾向于更加快速和实效的内容,但是,知识获取是必须的,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快速跳跃性阅读,难以获得有价值的知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