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o不是网络销售

        三年前,O2O在国内刚流行时,我泼冷水,作为online to offline 的简称,o2o线上推广、线下服务的方式,在社交信息泛滥的时代,即便不考虑所谓的互联网业务模式等复杂的分析,经过团购之后三四年的发展,线上推广成本已经远比线下推广昂贵,单从商业回报上已经没有了价格优势。 继续阅读

互联网布局的悖论

能否规划出国产操作系统?

    Windows近乎全面垄断操作系统的情况下,安卓几年间就成长为手机移动设备的主要操作系统,有人据此认为操作系统还有机会。安卓的成功并不是操作系统软件的成功,在手机实现了智能化、网络化之后,搜索、邮件等人们熟悉的服务通过安卓顺理成章地延伸到手机,安卓是谷歌网络服务的延伸而不是操作系统的逆袭。 继续阅读

并购假消息为什么满天飞

        昨天,腾讯入股优酷土豆、腾讯入股小米的消息先后满天飞,当然,稍微有些专业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不过是假消息,因为,无论腾讯入股优酷土豆还是入股小米,占的都是20%的股份,即便这是一种低概率的巧合,如果你有兴趣搜索一下,会发现腾讯入股小米的消息一年前就在传了,基本不用求证官方就可以判定假消息了。 继续阅读

富足时代的危机:消费如何成为生产力?

    四年前,我写了《裂变:看得见的未来》一书,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做一名出色的作者只需要认真写出一本好书就可以了,好书就不愁没人买,虽然这本书没有成为家喻户晓的畅销书,但作为it互联网的行业书籍,我还算满意。不过,接下来几年出乎了我的意料,因为它本该成为更畅销的书。 继续阅读

结束蔫苹果的玩具时代?

        苹果推出iPhone 5s和5c两款新手机,发布前,许多人把5c的c解读为cheap,即低价手机,而苹果的发布会上,c被解读为color,虽然比5s便宜了800元,有面向年轻人(可以一定程度地解读为低端人群)的各种彩色外壳,但在智能手机不断降价的大背景下,市场给出自己的意见:股价暴跌。 继续阅读

人如何与机器打交道

         随着手机等移动终端上语音使用逐步普及,键盘、屏幕之外的人机互动方式也越来越重要,技术宅们醉心于如何提高语音中词汇的识别准确度,产品经理们不忍心告诉他们语音输入使用的动力是因为方便而不是技术本身有多酷,有什么比有用、好用更吸引人的呢? 继续阅读

新闻已死

        《The Daily》停止出版,引发一些声音,典型的两种观点:一种认为The daily作为报纸的数字化尝试,它的关闭说明数字并不能取代纸张,至少无纸化进程没有想象的快;另一种认为报纸迟早还是要完蛋,只不过报纸直接转换到电子版并不适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