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下一个巨兽

        上周我写的大象跳舞的时代,探讨了大公司的业务发展的一个新变化,其实,关于大公司、小公司对比的讨论,过去多年来一直都在进行,未来是小公司的天下?还是一波接一波的大公司之间的改朝换代:就像谷歌与雅虎(或者微软),或者人们期望中的facebook与谷歌? 继续阅读

初创公司值多少钱

        创业公司如何估值?这是个复杂的问题,不同的投资人会有不同的见解,从现实的角度看,一个投资几十万元的公司,可能最后经营不善被迫关门,也可能最后上市成为市值百亿美金的大公司,也就是说,投资回报率从0到数百倍都有可能。 继续阅读

创业与职业的区别

    月前参加Xue24的创业与职业的话题讨论,我第一感觉是,创业是比短处的,职业则是比长处的。

    创业当老板,即便你有很多长处,但如果你不会拿合同,公司就可能死了。做老板,圣诞节就没法休假,每天都会在想事业,下了班晚上你心理还是很紧张,这是你的一切,老板是完全责任的,像念书,没有放下的时候。作为职业经理人,你可以选择你擅长的事情干,干完活,时间过了,责任就会减轻甚至消失,到家里就基本放松了,这是心态上最大的不同。

    现实中有个情况,大家都想当老板,一个根本原因是在整个市场上利益划分更倾向于资本划分,极端的情况下,哥俩合伙创业,老二那人最后还是独立创业了,这不是反应一个人的问题,是反应在现在整个中国情况下,劳动方和资本方之间存在的大问题。

    职业与创业的选择,应该从过程快乐的角度来选择,人最后归宿都得死亡,享受过程快乐的人生才丰富多彩。成功不成功某种意义上是体验问题,曾经痛苦时候要比幸福的时候更值得回忆,当你现在比较困难,穿得不漂亮,住的房子不好,等有钱时候再回忆,这时候你能体会到过往生活的乐趣,因此,要把快乐建立在过程上面。

    大学刚毕业时候,学生们眼高手低,他认为他要做很多事,学很多东西,招聘的时候,学生上来就会问,这个岗位我能学到什么东西,而实际上,职场不是学东西那么简单,不是说你今天会解决一百个问题,明天会解决一千个问题才是进步,而是要找感觉,找平衡感,经历了这个过程,你知道,决策的速度和准确性比知识更重要。

    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去创业而最终没能去实施创业?重要的是,无论你创业也好,职业也好,最终你需要获得做事平台,决定一个人阶段性成长的,平台好坏很重要,平台好的话,你一年时间可能走过别人三四年的路。

    创业之前,对于成功的期望值是可能性的最大释放,在大公司,你有很多想法,可能老板不认可你,也没有人支持你,选择创业,第一感觉是想到没有老板限制你,没有不同意见反对你,你能做你认为最有意义的事情,可能性进行了最大化释放。

    而真正创了业,你会发现,成功期望值按照最大可能性的计算方法变成了实施限制最大化,你每一个好的主观想法都需要客观资源来支持,否则同样是空话,创业从零起步的限制也被极端放大。

    这是创业前后最大的反差,也是很多人在实施创业时不得不打退堂鼓的原因。职业状态或者创业状态,最终的评判应该是能否提供更好的平台。

    现实的情况并没有给创业者提供好的环境,尤其刚毕业大学生,为什么大学生毕业创不了业?你连基本的资源都没有你创什么业?没有一个很好创业孵化环境,创业则难上加难。

微虎?4百亿疯狂的基因嫁接试验

    一个极端颓丧的贵妇,游走于奢侈的化妆品柜台,她在怀疑,还否能依靠自力更生,来抹平日渐加深的皱纹,各色美貌年轻女子穿梭于身边,终于,面对天价的化妆品,不再犹豫,对于一个对自身代谢不再自信的贵妇来说,高档化妆品成为唯一的出路。  

    446亿,潇洒的阔绰背后,是对自己经年来互联网战略的态度,微软不再自信。 

    从字处理到DOS,到Windows,到IE,到Office,到Dot Net,到Live,微软近30年长途跋涉,攻城略地,所向披靡,微软是成功转型不可多得的典范,在日新月异的IT业界,30年是个漫长的时间,微软堪称常青树。但最终,有生命的东西总会有衰老的一天,这一天或迟或早,总会到来,微软的这一天到了吗? 

微软雅虎

    过去十多年来,雅虎,互联网的驱动者,一直狂奔着,去年中,创造过奇迹的杨致远酋长重新出山,希望再创奇迹,然后,复杂得不知道简单的Yahoo,杨酋长的回归无法改变日渐衰老的命运,雅虎的这一天也到了吗?

微软雅虎

    从硬件到软件再到服务(互联网在线),IT世界的主宰者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改变,整个IT发展史,是一部不同时期IT巨人更迭的历史。而这种更迭,与制造业中的情况并无二致,重复着历史的必然。 

    企业的基因 决定着商业模式的可能性,是企业形态的基础,企业不断优化基因才能转变商业模式。 

    此前,微软是基因进化的佼佼者,而现在,缺乏网络基因的微软决定以购买的形式处理基因衰老问题也是明智的决定,家族延续的秘方除了自己长寿,还有就是在老死之前,完成传宗接代。 

    有点不幸的是,雅虎的互联网基因似乎已经衰老,雅虎在web2.0大潮的收购中表现出杂食特征让人眼花缭乱,自己有的没有的,只要是热门,似乎都成为收购对象。 

    微软将要娶进门的媳妇,已近暮年,还能为微软增添互联网子嗣吗? 

    微软的大手笔背后,充斥着慌乱感,创新之火犹如燎原之势,微软却想着要一劳永逸,446亿,钱能解决问题,但钱也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能看到的是,yahoo的互联网故事可以告一段落了,而微软,补了一堂课之后,不得不替yahoo补另一课。

感思王长田的梦想与光荣

 我很少写和工作相关的内容,今天算是个例外。

 
   时间好快,离开光线传媒已经有些日子了,听到光线传媒即将上市的消息,我的感觉比较复杂,既高兴又有些遗憾,高兴的是,王长田,我昔日的老板,终于要圆他一个多年的梦想,稍显有些遗憾的是,这些和我已经没有太多关系,无论喜和忧。
 
    我的印象中,光线是个不太出新闻的大公司,至少近两年是这样,或者至少在IT圈子看来是这样。不经意间,绕过一轮轮融资,一路小跑,抄近道出现在纳斯达克,那个曾经令互联网创业者疯狂的地方,这个新闻有些爆大了。  
 
    作为一家民营公司,和其他许多民营公司一样,光线有很多问题,这不是奇怪的事情,也不用粉饰太平,但仅凭王长田,一个外地来京青年,孤身10年打造出娱乐电视第一品牌,就足以让人驻足,这是勇敢者的游戏。 
 
    让我感触最深的是,王长田要做就做最好,凡事争第一的要求,尽管,这在许多人(包括我)看来是个过分的苛求,因为老王并不会给你最好的办事条件,会让人想起一个流传了很久的笑话,地主让长工打酒,不给钱,理由是“有钱谁不会打,没钱能打酒才算本事”,我相信,正是这个看上去有些苛刻的要求,在诸多电视制作公司纷纷没落的时候,推动光线到如今还能保持第一,成为直奔纳斯达克的重要理由,至于是不是借壳,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王长田在电视策划制作上的个人能力超强,或许是形成凡事争第一思路的基础,也是理所当然认为别人也能如此执行的原因。 
 
    尽管,王长田的很多想法我也未必认同,如果扩展到光线传媒,认同会降得更低,最终选择离开光线的原因也在于此,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王长田的推崇,直到现在,依然认为当初加盟光线是个正确的,没有对和错,只有机会与选择。
 
    光线能成为我职业生涯中值得记忆的一段,来源于和我之前从事的IT行业完全不同的企业文化,来源于追求个性让人忘记年龄忘记身份的娱乐精神,来源于甚至有些压抑、挑战工作极限的紧迫感,来源于超越现实又稍显迷茫的东方好莱坞梦想,来源于年会上动情和工作中的抱怨,来源于企业内外的是是非非。这和我当初离开高校研究所独身闯荡IT江湖有着某种意境上的呼应,也是社会整体处在变革时期,个人和企业迷茫与追逐的代价。 
   
    面对纳斯达克,王长田终于要圆梦了,其中艰辛,除了他自己,即便再亲近的人估计也难以体会,一个民营公司合并一个已经上市了的公司,其管理上的挑战可想而知,11月19日(美国东部时间),华友世纪将公布其Q3季报,这应该是揭开谜底最好的日子,这个光线内部称为“做王的男人”,凡事要最好结果的男人,终于要仰天高呼“纳斯达克,我来了” ,这里不是终点,是一个更高挑战的起点,也是王长田光线传媒向规范化企业转变的契机,历经磨难的王长田,一个不服输的男人,站在了十字路口上。 
 
    祝愿王长田,我曾经的老板,站直了,别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