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产业互联网

元宇宙热潮背后:现实的元问题

每个人的眼中都有一个自己的“元宇宙”——Metaverse,译为“虚拟世界”貌似更容易理解,不只是角度和理解的不同,在浮躁的环境中,谁主导了元宇宙的解释,谁就把控更多的营销机会。

这篇文章来探讨元宇宙火爆背后的一些前提问题,或者称为元问题。如果你时间有限,只想快速了解一些元宇宙的相关情况,只看下面的总结就可以了:

  • 人们对元宇宙理解差异巨大,至少有两大派系:以虚拟现实沉浸体验为中心的生产力派,以区块链通证为中心的生产关系派,他们都在努力寻找各自领域不同应用场景之间的连接办法,但他们都觉得对方不重要。
  • 生产力派经常提到的名词有: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游戏(Roblox)、替身(Avatar)、沉浸体验、第二人生(游戏社区Second Life)等名词,常用电影头号玩家、失控玩家来类比,让人更多联想到科幻式的生活,但每一种技术实现、情景设想、幻想类比都是空中楼阁,缺乏连续性、一致性。
  • 魔镜(虚拟现实头盔、立体眼镜)构建的“现实“可以分三类:虚拟现实(VR),只需利用眼镜就看到的;增强现实(AR),利用眼镜把附加信息叠加到现场中;分身(Avatar),通过眼镜+远程设备连接另外一个地理位置或者数字空间,类似《阿凡达》中主角连接到阿凡达,离实用还有很远的距离。
  • 生产关系派经常提到的名词有:区块链、比特币、以太坊、通证(Token,或叫代币)、智能合约、算力挖矿、分布式金融(DeFi)、唯一通证(NFT,或者叫非同质通证、非同质代币),让人更多联想到社会的财富革命。
  • 通证(Token)想解决现实中的通货膨胀、假货泛滥、商业欺诈等问题,但到目前为止的十多年,通证制造了更多的泡沫、更多的假货和更多的欺诈。从Token、DeFi到NFT,每一步都努力求实,但每一都放大了泡沫,不过,应该肯定,通证方向的各种探索正在推动社会关系变革。
  • 还有些看起来跟元宇宙没关系的技术、业务却比热炒的那些更实在地改变了现实世界。如:闪付(NFC),银行、地铁、门禁的刷卡快捷通行;全球定位(GPS),导航、外卖、社区购物改变着生活方式;声控光控,走廊里的声控灯,挥手自动开关的窗帘、空调;远程作业,利用5G等通信、智能技术,隔着城市远程做手术;人工器官,人工心脏、手臂、手指修复损坏的人体…

互联网进入社交之后,网络通信、智能终端已经深刻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一方面丰富了生产力工具,一方面改变着现有的社会关系,关注到这些变化比叫不叫元宇宙更重要,如果你对背后的业务技术感兴趣,欢迎继续交流【总计16,000字,总计得3小时阅读,建议在电脑上分段阅读】。

0,元宇宙缘起

元宇宙是什么?今年以来,元宇宙已经成为许多人闲暇聊天的话题,有人说是忽悠,也有人说是互联网的终极模式,众生鼎沸争论不休的更多原因,是对这个概念驴唇不对马嘴的理解,每个人都聊元宇宙,却是不同理解的元宇宙。

科技行业每年甚至几个月都会产生热词,其中一些描述了新技术和应用,一些则是包装出来的商业概念,前者需要随着技术和业务成熟才逐渐被大众知晓,那些夭折或者没有广泛应用的技术,则进入不了大众视野;后者常由创业者或转型中的大公司提出,名词通常很有吸引力,预示着某种大前景,含义却不明确,被资本、媒体放大之后,快速被公众知晓。

 “元宇宙”属于后者,容易被专业人士诟病,常被批评“炒作”,但扎克伯格“钦定”Facebook为Meta之后,元宇宙的命运将有所不同,巨头的背书,元宇宙成了一个筐,许多即将推出和已经推出的业务,甚至多年前的科技旧闻、文化争议都被装入元宇宙中,以期获得资本、行业和公众的关注。

元宇宙热大概源于两方面人员的推动:一派姑且称之为生产力派,以游戏、虚拟现实为中心,另一派姑且称之为生产关系派,以区块链、金融变革为中心。本文将探讨两大流派的起点问题、前提问题,或者说元问题。

一,关于现实:经历与虚拟

生产力派看来,元宇宙是数字时代的“世外桃源”,世外桃源为陶渊明提供了梦想中的生活环境,摆脱庸俗现实进入理想现实,不过,陶渊明住进世外桃源,就像年轻人离开家乡飘到大城市,换了个环境好点的居住地,而数字时代的世外桃源——元宇宙则更像玩儿票,来去自由,想去的时候戴上眼镜,想回来就摘下眼镜,甚至,人们可以在多个元宇宙间随意穿梭。

元宇宙如何超越现实呢,让我们从人的经历和故事开始说起。

1,从经历到故事

什么是现实呢?通常我们觉得,现实是客观的,不以人的喜好为转移,它就在那里,等着人去看、去听、去体验。所谓体验,通过眼睛、耳朵等感觉器官,让人(大脑)获得对外界的认知与感受。

举个例子:下班回家,经过一条古老的街道,步行路过可以体验到现实,骑马过去也可以体验到现实,开车还可以体验到现实,尽管走路、骑马、开车都是亲身经历,但这三种不同经历方式得到的体验是有差别的。

“开车的人”相比“骑马的人”有更好的体验,“骑马的人”相比“走路的人”有更好的体验。在相同的环境下,采用不同的工具会经历到不同的体验,更好的体验意味着用了更好的工具。

怎样看待体验与现实的关系?人不会把体验直接当成现实,但是,所有关于现实的理解都来自体验,既然不同的工具会带来不同的体验,那么,体验会不会影响人们对现实的理解呢?现实会不会因体验改变而发生变化呢?这些问题姑且放放,后续慢慢体会。

说完经历,再来说说故事,我们会把自己的经历作为故事讲给别人听,也会把听来的故事讲给别人听,还可以编出故事来讲给别人听。

80年代,物质文化生活相对匮乏的时候,当时流行一种简单的娱乐:听评书。岳飞传、隋唐演义、三侠五义… 每天中午12点,只需要说书人的一张嘴,收音机前入神的听众们,仿佛看到古战场的狼烟四起、听到军歌嘹亮。一般认为,听故事与亲身经历并不一样,但显然,听讲故事产生了亲身经历相似的体验

2,现实与虚拟

现在,我们知道了两种产生体验的办法:亲身经历、听讲故事,经历获得的被称为现实故事获得的,是大家熟悉的另一个词:虚拟,也即不是真实的。

声音可以讲故事,讲故事不只一张嘴,还可以借助工具。书本上的白纸黑字、洋洋万言的网络文学,看小说是文字讲故事的例子;图片也可以讲故事,街头快拍、森林留影,春花秋月、夏雨冬雪;电脑上看网剧,电影院里看电影,则是用视频来讲故事。

和听评书一样,看小说入神了,千军万马、喜笑颜开也会跃然眼前,作为对比,文字与视频讲故事能力的区别很大,为什么差别巨大的文字、图片、视频能产生相同的体验呢?看似简陋的文字,为什么也产生了丰富的体验呢

从认知心理学可知,大脑通过眼睛、耳朵等器官获得感觉,但大脑并不把感觉直接变成体验,而是会补充很多信息,比如,看到文字“太阳”,人会脑补出太阳的画面、晒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抛开复杂的心理学分析,简单来说就是:大脑根据看到、听到的信息,自动补充亲身经历可能产生的相关感觉,体验丰富了。

原来,亲身经历的体验和听故事时脑补的体验,大脑的感受方式是相同的,区别只在:不同方式,比如“太阳”两个字与一张“太阳的高清照片”相比,大脑需要补充信息的不一样,照片越清晰,脑补信息越容易一些,因此,视频要比声音、图片、文字更生动。

尽管,我们把现实与虚拟看成两样东西,但随着技术进步,现实与虚拟越来越难以分辨:如今的电脑屏幕,清晰度已经超过了人的视网膜,看屏幕上的花花草草甚至超过了看真实花草的清晰度;耳机的发声频率也超过了人类的听觉范围,耳机的声音和自然界马嘶人叫、锣鼓喧天,耳朵也已然不可区分。

3,虚拟实景

人类发明喇叭来模拟自然界鸡、狗、鱼、虫的声音,发明屏幕来模拟山、水、湖、海等现实世界的图像和色彩,讲述越来越逼真的故事,还能设计出现实中不存在的场景,这是虚拟更深一层含义:创意让虚拟比真实世界更丰富多彩。人们可以用工具来体验现实,也可以用工具来体验虚拟,技术的最新成果是虚拟现实(VR)。

人们通过眼镜或者头盔(常称为魔镜),看到立体(3D)的视觉效果,通过耳机听到立体声,通过手、脚等部位的传感器,还能与立体音像互动,就像在真实街道上行走时体验到的那样,不同的是,虚拟现实不需要真实的街道,通过屏幕就能看到,带上头盔就到了另一个虚拟的世界,这也是虚拟现实(VR)名词的由来

虚拟现实(VR)也译为虚拟实景,虚拟现实可简称为虚景。与虚景相对,实景是我们通常理解的现实中的场景。从文字到交互的虚景,可以划分成如下几个步骤:①文字,开启了故事叙事;②图片,静态记录图画;③视频:动态记录图画;④录音:声音记录。

接下来,⑥立体感,图画左右眼看到的稍微差异,能看到立体感的图片,即有景深;⑦左右耳听到的稍微差异,能听到立体声音,即声音方位;⑧体感交互,左右眼的图画能够与头部转动、身体运动配合变化,适应人运动时的交互;⑨压力手套、风力传感器、气味传感器,真实触觉、嗅觉、味觉… ⑥以后的情形可以归为虚景,越来越接近真实世界的感觉。

虚景可以区分多种形态,除了用眼镜来看虚拟的现实,也可以做增强现实(AR):把眼镜的虚景叠加到眼前的实景上,看到一家酒店,眼镜会提示酒店建于哪一年、住一晚多少钱,在街上逛着,眼镜可以把过去几十年的兴衰一起展现在眼前。

随着技术进步,工具越来越好,实景与虚景交织在一起,形成从未有过的体验:既可以戴上头盔观看虚景,也可以同时穿上智能化的机械臂爬上高楼体验实景,或者,只让机械臂带着眼镜爬上去,自己在远处一边看一边控制,就像传说中有了分身之术,即替身(Avatar,或叫化身)

用魔镜可以看到虚景,有了替身,人可以换一种身份投身到现实中来,既可以用替身去征服更大的现实世界,还可以为替身打造全新的虚拟世界,或者,两者结合起来:重构现实,不夸张地说:虚景是技术不断创造出的新现实

4,看向元宇宙

走路与开车体验到不一样的现实,走路的人与开车的人能同行吗?也不能,开车比走路快太多了,同不到一起去,现实被技术撕裂,不同工具构建的现实被分割在不同的蜂巢中

实景中,开车的人需要步行上楼回家,坐飞机的人需要与地铁或者出租车接驳;虚景中也一样,魔镜里的不同游戏、社区需要统一身份… 被不同蜂巢分割的实景和虚景,希望能够联系起来。

当电视进入家庭的时候,电视与人虽然都在一间房,却分属两个世界:没有人在电视上看到一件衣服,会想着翻个面看看,也不会想着下单买回来,电视上的衣服不属于现实的世界,只能看到,不能动也拿不出来,直到电脑出现。

电脑里看到的衣服,可以放大、缩小,如果是3D格式的,还可以翻个面看看。电脑里的“虚拟”衣服与衣柜里的“现实”衣服有什么相同和不同呢?它们都可以翻面,虚拟衣服可以放大、缩小,而现实衣服则可以拿近点、远点。如果说电视上的衣服是另一个世界的,电脑上的衣服则连接到了现实世界

元宇宙要干什么?每一个虚景或实景都是孤立的,元宇宙要把技术分割的蜂巢连接起来。当然,也可以把蜂巢连到在一起叫做元宇宙,具体看需要指代的对象是哪个。

不同蜂巢(元宇宙)之间的联系来自哪里呢?就是背后操作的“你”,技术上可以采用唯一通证(NFT)来实现,这样,就好像在社交网络登录账号一样,元宇宙识别出你的信息,在不同的蜂巢场景中做好匹配,当然,出于隐私的考虑,信息获取需要你的授权。

通过唯一通证登录到元宇宙中,借助替身(Avatar)可以实现相应蜂巢场景中更加完善的自我和环境管理,场景可以是虚景、实景、增强现实或其他混合状态。

有一天,你走在街上,朋友登录你的头盔魔镜,可以随你一同逛街;你可以随时登录替身,出现在任何一个朋友的居室里;或者一起漫步火星、踏上星际旅行;要想宅的话,那就进入到魔镜虚构的故事里吧,像《盗梦空间》中的柯布和梅尔,迷恋在自己的城堡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