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网站何时雄起?

        2009年,网络视频进入第5个年头,近5年来,视频的发展一直突破人们的想象,从2006年数百家争艳,到2007年遭遇滑铁卢 ,以为该见底的网站运营者打算在2008奥运年证明自己互联网新贵的地位,遗憾的是,08年视频象年初预测的一样,没有突破 ,视频行业从发展形势上走向深不见底的滑坡。 

        在中国互联网发展了10年之后,用3年时间缔造一个新的互联网业务,被再次证明有些异想天开,此前有这种想法的是博客,视频的转机还要熬多久?许多视频网站运营者以迷茫看不清来表达自己的观点,稍显侥幸的是,这种迷茫在互联网领域,还不至于让ceo们恐慌。 

        从P2P网站兴起时,大喊“新媒体”,到分享网站利用社区做“媒体”的事,再到奥运机会金融危机后盈利压力下推进“视频新闻”,或有意或无意,视频网站运营者们一直对“媒体”情有独钟,只是媒体,媒体能成为新业务吗?即便套上“新”的帽子? 

        当然还会有许多人继续许多人,继续成为媒体的价值挖掘者,自媒体、社区媒体、本地媒体等难以说清的概念,在创业者的嘴中时有闪现,我想这些应该有其创新之处,只是他们能够构筑起竞争壁垒吗? 

        互联网新业务想要在既有网络大佬的身边崛起,要么具有与网络大佬们不一样的用户使用特征(如别人是集中访问的媒体形式,你是分散的社区形式),使得已经具有巨大用户入口的大佬无法简单实现用户的迁移;要么具有技术难度,其他的网站即便具有相似的用户使用特征,短期内也难以复制业务。 

        大量的资金当然也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从过去几年视频的发展看,与盲目比起来,大规模现金的作用显得为不足道,视频作为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互联网烧钱游戏,到今天这个样子,已经足以让投资者顿足捶胸。 

        老祝要以商业利润来衡量视频网站,肯定会被视频ceo们归到老土的行列;而谢老keso提出的业务创新的建议,对于已经经历了两三轮以上融资的视频网站,显得有些远水难解近渴;胡狼从传统电视突破的视频方式,不确定性很大,但还有些想象空间;it99的吃喝玩乐,利用视频当工具看来代价会更低。 

        在一个不确定的行业,坏事和好事总是难以划分边界,56网去年被关停1个多月,打击之大不言而喻,但相比于许多视频网站盲目的追求流量,错误只不过是自杀和他杀的区别罢了。在大家追问56被关停的原因时,我的黑色幽默是:“主动降低运营成本”,我想我至少说对了一半。 

       一场意料之外的金融危机,让视频网站们的口水战稍有停息,谁是规模第一,谁挣了更多的钱,似乎并不重要,本来嘛,一个还在念书的小学生因为回家路上多捡到5毛钱难道就比邻居家小朋友更有商业天赋吗? 

       当前,几家视频网站,为了一个极可能被观众骂为垃圾的电视剧,争得吐沫星子乱飞,一个简单的商业购买能如此大动干戈,视频网站的压力之大,可见一斑。 

      56新任ceo王建军公开露面,看来,56要回来了,对于视频行业来说,谁也不希望非商业竞争的意外离场成为规律,56回到地球是视频行业的幸事。 

       据说,一些视频网站自2009年开始,已经可以逐月收支平衡,似乎视频网站已经跌到了地板,该是见底的时候了,5岁,该是慢慢懂事的年龄,视频行业到了去伪存真的年头,从浮躁沉静下来视频网站将在2010年走回上升期,同时,由于创业网站的“教育”,门户视频、电视网站视频已经占有相当的地位,挤去水分的视频行业整体已经到达“地板”,有些网站如果还难以忘记做秀,地板下面会有地窖等着他们。 

        07年我说视频网站集体遭遇滑铁卢的时候,有人说我的结论是错误的,3年后的今天,视频网站的迷茫无需争论,而现在,确实到了视频网站开始认真也可以认真做事的时候了。

从百度看互联网搜索的垂直趋势

        本世纪以来最有吸引力的互联网新业务:搜索,成为引领第二波互联网浪潮的动力引擎,在搜索正火的时候,人们总在急切的想知道,哪一种互联网服务将成为第二个搜索?一晃几年又过去了,搜索日渐成为成熟的业务,人们对于搜索之后的情况,却没有了当初关注的热情。

        关于搜索引擎的目前情况,有两个数据比较有意思,一个是搜索引擎的服务使用率,一个是搜索引擎的份额。根据CNNIC2009年1月的第23次互联网调查报告,搜索引擎使用率为68.0%;根据CNNIC2008搜索引擎研究报告,搜索引擎用户首选使用率百度76.9%,google(谷歌)16.6%,搜狗与雅虎分别为2.9%与1.6%,此前艾瑞公布的搜索引擎研究数据为百度73.2%,google(谷歌)20.8%,搜艘(soso)3.4%,搜狗1.4%,其余的低于1%。

        数据可能是个不太靠谱的事儿,统计数据就更有点不太靠谱,对繁杂的数据进行解读便见仁见智。

        从搜索引擎当前的情况来看,国内搜索市场基本上已经形成并巩固了百度一家独大的局面,中国搜索引擎领域开始出现“垄断”局面,这表明,通用搜索引擎作为一项新的互联网服务,短短几年,已经进入到成熟期,格局已初步形成,新的进入者很难再有机会。

        国内搜索引擎竞争,最有趣的莫过于百度与谷歌之间,中国的谷歌背靠全球搜索巨擘google,搜索引擎份额差距却在逐步拉大,当然可以一句“不懂国情”来解释,但真正的原因还是值得探讨。

        搜索引擎是提供给个人用户使用的“2C”服务(面向用户),人们容易忽略这背后重要的“2B”(面向企业)因素,搜索引擎提供给用户使用不假,但搜索内容却是来源于其他网站,从用户的角度看,判断“谁更懂中文”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与企业(被搜索网站)的广泛合作才是搜索引擎竞争的真正关键,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为什么其他几个国产的搜索引擎,加大了技术投入,份额产出却依然不明显。尽管互联网经历了门户资讯到搜索引擎两波竞争,入口(portal)依然是互联网争夺的制高点。

        搜索引擎的使用率为68.0%,虽然较之前一年的72.4%略有下降,但由于网民整体增速较快,搜索用户还是有33.6%的增长。使用率下降,CNNIC认为是“由于互联网整体网民规模快速增长,新增网民中低学历网民比重增大,而该部分网民的搜索引擎的使用率较低,导致搜索引擎的整体使用率下降”。

        搜索的下降还可以做另一种解释,即:使用门槛增加,由于搜索引擎是pull(拉,用户主动要),而资讯服务的方式是push(推,网站推荐,用户被动接受或者被动选择),在连寻找“返回键”都能让一批用户有犯难的浏览器上,只需要点鼠标与输入既定文字相比,门槛提高是不言而喻的,不过,门槛提高的原因更多在于是操作更复杂,需要更熟练的技巧,而与学历关系不大。

        搜索与门户新闻,是互联网两种相对服务pull(拉)、push(推)的两个极端模式,简单的搜索框,几乎没有任何信息推荐,新闻列表则是网站和盘托出,许多情况下,这两种服务并不矛盾,各有各的使用场景,早期的互联网服务基本就是这两种方式。

        随着标签(TAG)、订阅(RSS)、聚合(Mashup)等所谓web2.0传播形式的出现,非单纯的pull与push服务形式增加,许多新的服务,用简单搜索框式的pull并不能很好解决,搜索引擎使用率的下降,应该预示着搜索引擎面临升级的压力与动力。

        从搜索引擎的变化来看,视频搜索、博客搜索、新闻搜索等可以看成是垂直搜索的例子,当信息越来越多样,垂直化能够加入一定的语义含义,促使搜索更精准,垂直搜索不仅仅摆脱只有一个简单搜索框的情况,提供一些参数选择,还将根据领域不同,通过热门词、排行榜等样式,以push特征引导用户pull行为。

        百度视频搜索中提供排行榜、热词与分类,google视频中直接的内容推荐,从通用搜索引擎分化出来的垂直搜索,呈现出与此前pull时代单一简洁的不同特征,百度看上去更倾向于简洁性与引导性,google(谷歌)向内容推荐(push)走得更多,在通用搜索引擎竞争告一段落之后,垂直搜索引擎将成为新一轮争夺点,而竞争中,网站的push与用户的pull的将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垂直搜索领域是搜索领域的新机会,几年前,视频、博客等出现了一些新的公司,而今,似乎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小,如果新进入者抓不住近期的机会,一些垂直搜索领域还将是老一代搜索引擎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