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版权的视频网站没有未来

    王冉说视频网站的未来在于正版版权,大方向没错,但理由却值得探讨。

    王冉说“网络视频的商业模式和所有媒体的商业模式一样,说得再花哨也没有什么新鲜的,要么靠广告,要么靠用户付费”,粒度说得太大了,好比把所有人简化成吃饭的,说“人嘛,也没什么了不起,无非都是吃饭,只不过每顿多一点少一点”,其实,吃一样的饭养一百样人,视频网站也如此,问题不在于广告或付费,而是如何广告如何付费,这里面有学问。

     王冉说“用户产生的内容将永远不能成为内容消费的主流”,应了那句话,“自己拿起锤子,就认为全世界都是钉子”,用户产生的内容会有更大需求确是明显的,对于一般人而言,每天是看电视多还是跟亲朋好友聊天多?这足以说明公共信息与个人信息的使用比例了。

    王冉说“我对‘用户产生内容’产生了怀疑” 的时候,我回应过“没错,用户创造内容!

    王冉说“hulu.com能够取得初步成功是因为美国内容制作产业相对集中”,显然忽略另外更重要的一点,美国传统传统电视类媒体,已经在互联网上有重要的作为,不像国内的电视机构,几乎没有像样的互联网服务。

    王冉说“技术是很容易就能买到的商品”,“正版内容的获取和垄断”才有价值,实际上,如果技术花钱就能搞定,在门户yahoo垄断的时代,也就不会有今天的google,想比之下,买版权只需要初中毕业生就能胜任。

    王冉说“现在是砸钱买版权的时候”,面对盗版问题,如果只会花钱购买版权,买与不买只是找死等死的问题,真正的症结在于建立新型的符合互联网的新的版权模式

视频分享网站的媒体化臆想

     视频分享网站刚推出来的时候,由于一些网站低格调的内容炒作,又涉及到版权纠纷等问题,饱受业界质疑批评,但创业者们仗着从VC那里鼓捣得鼓鼓的腰包,大有天下任我蹂躏的气势,半假不真的流量数据一路凯歌,赶超着美国大佬youtube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曾经对内容控制等问题蛮不在乎视频分享网站,在外界逐渐适应了网站们的克隆行为而显得并有些麻木时,开始自我反省,纷纷喊着要做媒体,尽管,门户或者媒体并不是视频站的出路,创业者对摘掉“分享”帽子仍然乐此不疲。

 

    当初不理会所谓盗版的批评,是为了急着争老大,别管白猫黑猫,抓到眼球算好猫,不计手段,就要做成甚至不惜吹嘘成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两三年后突然发现,原来空头老大并没有什么实在的好处,有点应了鲁迅说的“倘是狮子,自夸怎样肥大是不妨事的,但如果是一口猪或一匹羊,肥大倒不是好兆头”。

    摘掉“分享”的帽子,向主管部门或者潜在的客户传递“我们是有价值的”信息,昔日花了数不清的银子挖墙盗洞忽悠来的视频播放量(观看量)与上传量,由于带宽成本过于高昂,也由于内容监管不力可能导致的诉讼与政府管制(2008年,已经先后有两家视频网站遭到政府关停的处罚),面对漫长而凶险的冬天,网站们正在琢磨如何缩减带宽,放弃一些内容,与此前不顾一切追求规模相比,让人啼笑皆非。

   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简单的用户访问量减少并不能解决问题,视频网站更需要过滤出特定的用户而不是匆匆砍掉一部分用户了事。

   视频分享网站们转向媒体化,有着运营成本与内容监控的双重压力,但过于高调的转型宣言则不是好事,当专业视频网站纷纷要做媒体的时候,机会的天平早已偏向门户一边,门户网站的视频频道,无论是基于用户上传的播客还是影视播放,在媒体化上,无论是品牌还是运作机制,都有着先天的优势。

   雪灾、地震、奥运等属于媒体的机会,大部分视频分享网站对应的流量不升反降,交出这样一个不佳的答卷,不知道视频分享网站哪儿来的信心,能和门户对决媒体化,视频专业网站的侥幸只在于,已经上市强调投入回报率的门户网站们是否会错失机会。

   中国的视频分享行业面临着进退两难的处境,顺应业务发展而扩大规模,或因应对严峻形势而缩减规模,前者可能造成运营成本过高而无以为继,后者则可能由于用户体验降低大量流失而丧失行业地位,任何过于高调的动作都可能导致网站衰竭而死。

   当在现金日益成为稀缺品,视频分享网站面临的选择并不多,定位更清晰,业务更专注,把原本不该属于自己的流量水分挤出去,瘦身过冬,保存有限实力才是王道。

   2008年,这个因为有了奥运而使视频浮想联翩的年头,在金融危机不期而遇时,正要以比大家预计的最悲观的情况还悲观的结果来了结,瑟瑟寒风中,视频网站互相抱团取暖或许是不错的生存之道。

    山寨版开心,媒体版视频分享,中国互联网创业的盲目性暴露得一览无遗。

中国互联网:从流氓堕落成无赖

    最近,从美国开始的金融危机,大有席卷全球的架势,并正不可逆转的转变成“经济危机”,在这种大的背景下,喊过冬或者不喊过冬的人开始纷纷捂紧口袋,在一个虚拟经济统治实体经济的时代,你想要什么就会来什么,人类正在遭遇自己恐慌的进攻。 

    开心网域名kaixin001.com存在较大的瑕疵,“001”像阑尾一样无用,随时面临被恶意利用的风险,这不,kaixin.com,上线了,做着百分百山寨的事情,看上去却比正宗的开心网kaixin001.com更像真的,估计将来还会有002、003的出现。笨笨熊说互联网环境恶劣,岂止是恶劣,如果只是巧取豪夺,虽说是人类文明的退步,倒至少还符合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遗憾的是,山寨版“开心”比损人利己的流氓软件更恶劣,开辟了损人不利己的无赖互联网先例。 

    几年前,中国互联网流氓当道,流氓软件充斥大小各色网站,最终,插件这种灵活的互联网应用几乎失去作用,逐渐地,客户端等软件下载也受此影响,人们可以通过杀毒软件防止病毒,面对流氓大行其道,人们只能选择尽可能避免插件,减少陌生网络应用,直接的后果是大大影响了互联网新应用的推广。

      如果说流氓软件直接动摇了网民对互联网应用的信任,那么互联网无赖则直接打击了创业者的激情,可悲的是,中国互联网正从流氓堕落成无赖。

还能“开心”多久

        赵旭问对开心网的看法,整体感觉,开心网是近几年国内做的最好的互联网创业产品之一,尽管也是模仿Facebook,但“克隆”基本是国内互联网创业的主要形式,相比之下,开心网算是最近“抄”的最好的一个例子。

        从产品设计看,开心网在把握用户需求和体验方面做得还是不错的,针对办公室白领用户群的定位也不错,所以开心网能够快速吸引一批校内和海内等垂涎的白领用户。

        但从产品战略看,开心网并没有比众多的硅谷克隆者走的更远,对用户长期使用的价值把握同样不足,用户能够“开心多久”是开心网面临的致命问题。

        人们看好SNS服务,一个原因是所谓粘性问题,即sns对用户有非常好的粘性,能够“粘住”用户。开心网心几个月时间就风靡大江南北,当前的SNS服务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种粘性,用户转移成本似乎并不高昂,当然,从开心网的角度看,成长的快速也可以解释成另一种粘性。

        当前,需要韬光养晦的开心网,已经被资本逼上了前台,不得不拔苗助长,跑马圈地式快速扩张的同时,融资的光环暂时掩盖了用户需求不足的问题,一个看似有理想的产品似乎正在落入了风险投资的俗套。

        SNS创业正红火,不知道创业者眼中,是不是也受“老婆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己的好”的影响,相应的感觉就变成了:粘性是自己的,壁垒是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