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g大佬造反与互联网创新的脆弱

          Digg是几年前兴起的用户推荐内容的,当时人们对于Digg寄予了非常高的期望,它改变了传统的内容推荐方式,网络看门人角色从编辑转到了用户,还有两种有意思的服务:一个是美味标签delicious,通过给文章贴上“标签(TAG)”,别人可以通过标签访问到你的推荐,一个是定制新闻(即类似现在Google ig)的服务,你可以将你喜欢的不同网站的新闻板块定制在一个页面上。

         总体来说,类似服务反应了一种思路:打破编辑专断,互联网的内容由广大用户意志来决定。这一方面可以防止编辑因为商业利益导向推荐内容时的偏颇,一方面可以发挥更广大用户的智慧,提高信息质量。

        看上去非常不错的模式,实际操作中却有些乌托邦的味道,由于创新程度过高,很多用户并不习惯参与其中,用户决定内容并不如想象般容易。国内一些称为个人门户的网站表现更为明显,许多用户注册的个人门户由于缺乏初始化动作,出现一片片空白区。

      广大用户决定网络内容,出发点简单,执行起来却并不容易,如何真实要反映大多数用户,而不是作弊者意志是个非常头痛的问题。总是被拿来说排名的Alexa,看上去反映了全球用户(安装了alexa工具条的)思路,但仔细算一下,就会发现,排名低于10万的网站,只需要装有工具条的浏览器几十次访问就可以搞定了,也就是说,看上去反映了很多互联网用户意志的排名,只需要一个人的简单行为,就变得那么弱不禁风,正如今天大家看到的,alexa排名几乎成了作弊者的跑马场。

      对于一个日访问量在数百万或以下的中小型网站来说,即便排除作弊,一个稍显勤奋的(而不是真正代表了大多数)乐于参与的用户对于网站内容的影响就会非常明显,web2.0网站内容在很大程度上是“乐于参与者”决定的,而不是想象中的主流用户,而那些在web2.0过滤大潮中脱颖而出者,也可能不是“精英”而仅仅是乐于参与者。

       创造了“挖”新闻Digg.com,由于修改算法,出现顶级用户造反,digg修改算法,目的是想让digg内容由主流用户决定而不是少数“勤奋者”,digg不是第一次修改算法了,不断修改算法的digg能真能做到反应主流用户意志吗?

       相比于Youtube,Myspace等,digg、del.icio.us的发展速度显得有些迟缓,并有些未老先衰的感觉,凸现互联网创新的脆弱性,这似乎在告诫网络的创业者,仅以克隆新概念或者靠天马行空所谓点子支撑的互联网梦想,实现起来并不容易。

2.1亿,赶英超美的数字狂欢

  中国大陆网民数量突破2.1亿,是最新一次CNNIC互联网报告的热点,中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的第二大网民国,而且,差距仅剩下500万,照现在趋势,“赶英超美”指日可待。
 

    与数字平均工资增长,幸福指数并不必然增长一样,互联网应用并没有随中国网民的大幅攀升而发展,(从chinaventure 12月公布的数字看,互联网投资虽然有所回升,但还处在较低的水平),在网络投资相对萧条的情况下,网民数字独自狂奔。

 

    互联网报告引用了美国墨西哥大学教授罗杰斯的创新扩散理论,说“新事物的发展通常呈现S形,当普及, 率在 10%~20%之间时,扩散过程会加快”,但愿,CNNIC在2006年12月中国网民统计普及率突破10%(统计值为10.5%)后,将网民从原来的平均每周上网1小时以上,改为半年内使用过互联网的6周岁及以上中国公民,不仅仅是为了证明罗杰斯教授的英明。

 

    增辉做了个数字对比,2007年美国网络广告大约210亿美元,而中国则不及10个亿,大概只是美国市场的1/20。根据“中印GDP数据‘缩水’”一文,中国人均收入为美国1/10弱,由此可见,这个眼见着要赶上美国网民数量的互联网,含金量比人均收入更让人担忧。与此相对应的是 中国网民上网成本比例是发达国家的10倍。

 

    老康担心网民能做什么,另一个数据似乎佐证了这种担忧,互联网报告说“目前网民平均上网时长是 16.2小时/周”比06年同期的16.9小时/周低,网络服务粘性还需加强。

 

    互联网的未来发展,不仅取决于网络用户规模,而且受限于网络服务的丰富性,07年底刚刚发布的针对网络视频的56令,以严厉的态势介入互联网管理,不免让人心有余悸,SP全行业失控又全行业的萧条,刚起步就进入衰退的历史是否会在互联网再现,看来未必简单一管就可一劳永逸。

 

    面对日渐需要开放的互联网平台,中国互联网如何保证质、量同步发展,考验从业者与监管者的大智慧,如果一直延续猫与耗子的游戏,2.1亿的数字狂欢之后,还剩下什么?

Facebook为何热度减退

          《商业周刊》发布2008年十大最可能发生事件,其中第5条,Facebook热度消退,理由是“人们不再热衷于接受来自另外一个社交网站的‘好友邀请’”。
         我很怀疑Facebook当初热情高涨的原因是“人们热衷于接受来自另外一个社交网站的‘好友邀请”,所以“人们不再热衷于接受来自另外一个社交网站的‘好友邀请’”作为Facebook热度消退的理由之外,应该还有其他。

         05年,SNS(社会网络)网站开始流行时,最受诟病的就是普天盖地的好友邀请,许多SNS网络的经营者对于“六度”理论缺乏正确的理解,他们看来,所谓社会网络,就是把你好友的联系方式传到网络上,然后不断地将你好友的好友变成自己的好友。

        人们急于将两度以上的关系变成一度,似乎变成一度了,关系就近了,这是好友邀请泛滥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与六度理论本意背道而驰。

        从社会交往的实际,我们看到,维持直接的关系(一度)需要较高的成本,因此,单个人维持一度好友的数量是有限的,虽然即时通信工具减低了维持一度关系的门槛,但很显然,要想维持一定程度的好友信任,人们还是需要保持足够的沟通与交流,因此,一度的数量不太可能无限增大。

        “六度”真正的用处在于,人们可以在利用数字较小的一度,通过二度、三度传递,实现庞大的好友网络,而此时,每个人只需要维持好自己的一度而不是更高度数量众多的好友。

         社交网络的真正目标是通过网络达成目标,而非建设网络本身,只有社交网络承载了事件,社交网络才能承载起价值,过去几年,国内许多SNS网站越来越萧条,根本原因在于,除了增加一度好友,你不知道到哪些SNS网站到底能干什么。

        Facebook的优势在于,它除了增加一度好友之外,还提供了好友间交流的功能,你可以据此知道你的好友那里发生了什么,这种变化改变了SNS是个静态通讯录的现状,除此之外,赋予SNS更多的内容,它的价值将快速增加。

        问题是,要把真实的生活搬到网络上,不仅仅要克服网络技术的障碍(比如:隐私安全保护等),还克服社会习惯的影响,很显然,无论从哪个角度,我们并没有准备充分,当诉求越来越多,而能实现的又相对有限,热度消退在所难免。

        Facebook热度消退是好事情,网络有效资源是有限的,缓和一下网络资源开发速度对互联网的长期发展是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