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在线丢门户,缺乏创新付代价

 TOM放弃门户业务,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因为从业绩看,门户业务自始至终也没占到TOM在线的有效份额(业绩不超过总业绩的10%)。

 

   TOM退出门户业务,再一次告诫从业者,在互联网领域,进军一个已经成熟的互联网应用存在巨大风险,光有钱是不行的,还要有更好的资源和创意。

 

   很多人拿google进军email领域,gmail成功说事,认为传统互联网业务一样频现后来者居上的空间,这实际上是一种误读,gmail创立的海量存储、在线的web mail方式,实际上改变了之前邮件的使用场景,如果没有这些特点,gmail到底如何会很难讲,而且,google的低价存储技术是gmail海量存储得以实现的基础,而利用ajax提升在线使用的用户体验,将海量和在线完美结合在一起。

 

   世界进步总是螺旋式的,似乎总能看到历史重现的影子,实则,螺旋的上升不等于历史重复,创新是社会发展真正的驱动力,不能看到骆驼就说是马肿背。许多人喜欢把长尾和互联网之前的细分化经营甚至几千年前农民运动联想到一起,看上去有些联系,但终究不是一回事,过于忽略场景,无限扩大范围,最终会脱离实际。

 

   进军门户失利,TOM在线不是唯一一家,之前还有博客网,与其说他们进军门户失利,不如说是克隆门户失利,已经形成成熟商业模式的互联网领域,如果不做模式创新,几乎没有后来者的空间。

 

   为什么web2.0国内鲜有成功的例子,克隆有余创新不足是重要的原因,但愿许多web2.0的克隆先锋们能有所警觉。 

网络视频如何进入主流

        网络视频经历了两年的发展,春夏秋冬一扫而过,一方面,网络视频成本投入与收益之间面临越来越大的剪刀差;另一方面,视频作为图文互联网的未来式,视频互联网必将成为互联网的重要组成。网络视频面临近期困顿、远期清晰的矛盾之中。

        24日周六,参加了IT沙龙恢复的第一次活动,话题是视频和播客的发展形势,下面根据我当时提到的一些看法整理。

        网络视频或者说视频互联网怎样、什么时候能够成为主流互联网应用?

精英领导的普及潮流

        两年前,人们还在争论博客到底是精英的还是草根的,原教旨派认为,博客在于分享、互动这些偏向功能性的新应用,是与主流的以信息传播为特征不兼容的。对这些话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看我博客2005年下半年的一些内容。

        后来的情况大出一些博客尤其是原教旨主义博客们的意料之外,门户博客一夜之间成为国内博客的主流,以名人、意见精英为代表的专栏式博客引导了国内声势浩大的博客普及潮流,现在博客已经成为门户类网站的标准功能。

        当然,博客的故事并没有就此完结,博客概念普及之后,形形色色以功能为导向的博客拥有了良好的基础,将逐渐进入分化和成熟。

        正如沙龙现场许多人的意见一样,成功的业务是以精英或者说意见领袖们领导、群众参与的运动,精英领导与群众参与是密不可分的。

        德国之声最佳视频博客公众奖由“猫耳宝贝”新浪播客获得是个很好的例证,普通的播客用户想跨越专业视频标杆,比普通个人生活博客超越名人博客更难。

         许多推崇web2.0的人会更多的关注草根,关注聚光灯之外的长尾,不是说草根不重要,而是说,忽略短头错误更大,一个行业处在起步时,短头是最有开发价值的地方,短头被开发完了去抢长尾好理解,如果短头还没开发,就抢长尾,不免有“傻孩子”之嫌。

        意见领袖的榜样作用,将是普及化的强大动力,视频的发展也不例外。

进入主流倒计时

        不妨先回到互联网图文时代,世纪之交时,“烧钱”曾经是互联网的代名词,一本《烧·com》 记述了这一段疯狂,视频时代的今天,在烧钱一事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图文互联网成为主流,发生在什么时候?发生在网络图文的传播和报纸杂志的具有相同传播力的时候,此时,互联网具有能够传播与杂志相同质量的内容。现在回算起来,门户真正起来是在2003年,那时候,经常看报纸的人基本上具有了访问互联网的通道,而此前网络并没有如此普及,随着IT的快速发展,年轻人的生活节奏加快,他们更习惯互联网的快速方式。

          图文互联网进入主流传媒的条件互联网具有保证质量的普及。

        按照这个思路,视频互联网进入主流的将发生在1M以上接入带宽普及的时候。700k、800k码流的视频质量基本能到达电视的质量,互联网接入带宽低于1M的时候,图像质量低于已经是主流的电视,所谓互动性等先进的功能优势难以掩盖基本质量的无法保证的现实。

        由此推测,一到两年左右,视频互联网将进入主流。

感思王长田的梦想与光荣

 我很少写和工作相关的内容,今天算是个例外。

 
   时间好快,离开光线传媒已经有些日子了,听到光线传媒即将上市的消息,我的感觉比较复杂,既高兴又有些遗憾,高兴的是,王长田,我昔日的老板,终于要圆他一个多年的梦想,稍显有些遗憾的是,这些和我已经没有太多关系,无论喜和忧。
 
    我的印象中,光线是个不太出新闻的大公司,至少近两年是这样,或者至少在IT圈子看来是这样。不经意间,绕过一轮轮融资,一路小跑,抄近道出现在纳斯达克,那个曾经令互联网创业者疯狂的地方,这个新闻有些爆大了。  
 
    作为一家民营公司,和其他许多民营公司一样,光线有很多问题,这不是奇怪的事情,也不用粉饰太平,但仅凭王长田,一个外地来京青年,孤身10年打造出娱乐电视第一品牌,就足以让人驻足,这是勇敢者的游戏。 
 
    让我感触最深的是,王长田要做就做最好,凡事争第一的要求,尽管,这在许多人(包括我)看来是个过分的苛求,因为老王并不会给你最好的办事条件,会让人想起一个流传了很久的笑话,地主让长工打酒,不给钱,理由是“有钱谁不会打,没钱能打酒才算本事”,我相信,正是这个看上去有些苛刻的要求,在诸多电视制作公司纷纷没落的时候,推动光线到如今还能保持第一,成为直奔纳斯达克的重要理由,至于是不是借壳,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王长田在电视策划制作上的个人能力超强,或许是形成凡事争第一思路的基础,也是理所当然认为别人也能如此执行的原因。 
 
    尽管,王长田的很多想法我也未必认同,如果扩展到光线传媒,认同会降得更低,最终选择离开光线的原因也在于此,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王长田的推崇,直到现在,依然认为当初加盟光线是个正确的,没有对和错,只有机会与选择。
 
    光线能成为我职业生涯中值得记忆的一段,来源于和我之前从事的IT行业完全不同的企业文化,来源于追求个性让人忘记年龄忘记身份的娱乐精神,来源于甚至有些压抑、挑战工作极限的紧迫感,来源于超越现实又稍显迷茫的东方好莱坞梦想,来源于年会上动情和工作中的抱怨,来源于企业内外的是是非非。这和我当初离开高校研究所独身闯荡IT江湖有着某种意境上的呼应,也是社会整体处在变革时期,个人和企业迷茫与追逐的代价。 
   
    面对纳斯达克,王长田终于要圆梦了,其中艰辛,除了他自己,即便再亲近的人估计也难以体会,一个民营公司合并一个已经上市了的公司,其管理上的挑战可想而知,11月19日(美国东部时间),华友世纪将公布其Q3季报,这应该是揭开谜底最好的日子,这个光线内部称为“做王的男人”,凡事要最好结果的男人,终于要仰天高呼“纳斯达克,我来了” ,这里不是终点,是一个更高挑战的起点,也是王长田光线传媒向规范化企业转变的契机,历经磨难的王长田,一个不服输的男人,站在了十字路口上。 
 
    祝愿王长田,我曾经的老板,站直了,别趴下!

爆料是否成为播客新闻化的突破口

 博客刚热的时候,有一个说法,博客是草根新闻,我当时有些疑问,现在看来,保证草根新闻也能具有“我在现场”的真实性,除了当初的问题,单纯文字的公信力也会有问题。 

   最近,新浪播客发了一条播客视频,说是11月6日,刘德华成都举行中国站巡回演唱会最后一次演出,刘德华跳下两人多高的舞台救被警卫追打的歌迷,还有一段是关于庞龙骂观众的视频。 

   几年前,我自己也给报社打过热线,报告一则我遇到的有意思的事情,后来,记者又是采访又是取证,忙活了一两天,最后因为证据不足搁浅。 

   现在看来,播客爆料似乎在演绎当初博客报新闻的一幕,而且,由于播客上传的是现场视频,比博客的文字记录更能体现“我在现场”的记者精神。 

   由普通网民替代专业记者,作出新闻报道,是当初许多自称原教派博客作者的梦想,也更容易得到用户的追捧,因为,人具有关注自己的本能。 

   播客作者的广泛性,具有专业记者无法覆盖的广度,从道理上将,能够提供更丰富的信息源,问题在于,成千上万由网民上传的内容,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如何持续、规律过滤出有价值的新闻内容却比较难,看来,是要下功夫的。 

   播客是视频化的博客,发展一两年来,网络视频日渐被人们接受,但视频究竟可以干什么,却还是个需要摸索的问题。隔着太平洋,一个youtube成功引来数百家模仿者,播客爆料的新闻化操作,是否能成为播客应用的突破口,继而成为新一轮模仿秀? 

啥叫互联网的行业壁垒

在传统行业,如果你是种白菜的,过不了多久,你成了盖房子的,大家会说你疯了,因为行业壁垒太大,这么折腾,叫朝三暮四,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在互联网,你会惊奇的发现,许多原来做博客的人,现在在做新媒体,明年,做电子商务的可能还是他们,他们也疯了吗?

 

    互联网时代,行业间壁垒到底有多高?直接回答不太容易,但能看到的是,互联网对于行业确实具有前所未有的颠覆性,许多原本不相关的行业,正在短兵相接,比如广电和电信,10年前有多少人会认为他们会直接竞争?许多“顺手”可以办的事情,手机几乎可以全部代劳,照相机、录音机、收音机、电话、电视、电影…它们统统走到了一个直接的竞争平台。

 

    似乎,互联网时代,所有的行业壁垒都将变得“世界是平的”了,世界是不是真变平了,也不是个容易的问题,显然的是,世界并没有变简单,新的规则正在日益形成。

 

    在人们感觉行业被颠覆的同时,灾难同时降临,一些网站从博客做到门户,从门户做到搜索,由于边界不清晰,改变常常是负责人一个念头的事。用一个自我感觉技术很牛的兄弟的话说,不就是编程序嘛,怎么不是编。

 

    在传统行业,无法适应快速变化的是制造者,他们无法快速掌握另一个行业的技巧与资源,而在互联网,无法适应快速变化的是用户,他们还没来得及熟悉刚上线的博客,现在官方只推视频了。不是制造者不需要行业技巧与资源,是技巧与资源看上去似乎没那么明显了。

 

    互联网总体上还处在起步阶段,行业性的开发整体处在初级状态,放大了行业边界的模糊性。

 

    互联网行业壁垒正在以另外一种方式展现,如何从被边界左右过渡到自己掌控边界,而实际上,买不到烟而戒烟比能买到烟克制自己戒烟容易得多,许多网络创业者死在不能把控边界范围的盲目扩张上。

 

    想起大学刚毕业时,一个同学说,要是还能和父辈那样的包办婚姻多好,省得琢磨怎么向女孩献媚啦。看来,“好”的未来也需要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