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遭遇信任危机

从科举的三甲,状元、榜眼、探花,到梁山好汉一百单八将排座次,中国一直是排名社会。不过,排名却并不总象评书里说隋唐演义十三条好汉那样容易,无论何时何地,二条好汉碰到头条好汉,便扔刀撒枪甘拜下风。现实中,常常一条街上就有无数的“天下第一刀”店铺。视频热潮的去年,自称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的不下四、五家。

 

    既然大家都这么喜欢排名,投其所好不会有错,各种选秀、排行榜节目铺天盖地,说到底还是要将人分成三六九等,帮你找些垫背的,突出你的光辉形象。能在排名中排第一固然爽快,更爽快的是自己当裁判,把别人排来排去,成为排名的操纵者。

 

    最终,这个全球最大的排名市场,却几乎没有真正权威的排名数据,没有权威的最佳大学排名,没有权威的商业企业排名,倒是有几个富豪排行榜,但不爱露富商人们,却唯恐避之不及。

 

    倒是娱乐界的排行道出了中国排行的特色,林林总总的各式排名,定位面向全国,操作自娱自乐,最终皆大欢喜,一幅大团圆的画卷。

 

    导致排名没有公信力的首先是排名投入不足,两三条枪甚至单枪匹马,短短数周甚至数日,便能出台反映13亿人倾向的大排行,结果显然不是天方夜谭就是痴人说梦,反正,我有我的角度,你有你的看法,我只管排,信不信由你。

 

    许多排名没有公信力还在于急功近利,类似的排行榜之间难有内容互相借鉴,也几乎看不到持续过十届以上的排行榜,即便一两个持续十次以上的排行榜,最终也不知几易其主。

 

    排名背后巨大的商业利益也是许多机构乐此不疲的原因,如果排名本身的公正性缺乏监督,谁都愿意进入这个一本万利排行市场,我想起一个猎头朋友的自我调侃,“找不到工作我就做了猎头”。

 Web Counters 我要啦免费统计

    没有积累又投入不足的排行榜,想做到真正的公正、客观非常困难,如果是一家商业公司操作这样的排行,总得吃饭吧,要保证不被商业利益左右就显得更加不易。

世界如此简单,雅虎却如此复杂

        世界如此简单,雅虎却如此复杂。我没有更好的语言来描述人到中年的雅虎了。

      网络索引相关技术,从最初的分类到今天的一个搜索框,如日中天的搜索技术一再证明,互联网统治的世界,一切皆被撵平,唯剩简单。

         Yahoo!雅虎,我记住的第一个互联网域名,上网之初,空有一肚子理论的我就是靠着雅虎开始了互联网的漫游之旅,当时的感觉,雅虎足够简单,类似目录的导航是一个互联网路标,指向你想要去的地方;雅虎也足够开放,几乎任何你想要到达的地方都被容纳。

         1996年4月12日,雅虎上市,开始雅虎的王者之路,从网站索引信息库,到雅虎邮箱,再到门户网站,雅虎成为互联网世界的引擎,引领着网络世界的奇迹。

          互联网奇迹同时意味着快速的颠覆,十多年来,新互联网公司的崛起总是出人意料之外,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不按既定规则“出牌”,上演着一场场大象与老鼠的决斗场面,最终大象倒下,老鼠成为新的大象,故事继续下一个轮回。

         自所谓的web2.0浪潮以来,无论自己推出还是收购,雅虎的思路让人眼花缭乱,自己有的没有的,只要是热门,似乎都成为收购对象,一些之前人们看好的业务。而从效果来看,雅虎360、Flickr等,似乎也没有达到人们期望的结果,面对搜索、邮箱、博客、图片、视频等新一轮增长,雅虎只顾通过收购等手段爆吃互联网大餐,事后却有些食而不化,如何整合成一体化的用户平台,难有相应的执行力。

          雅虎的中国业务从另一个角度折射了雅虎的思路,雅虎中国从繁到简,又从简到繁来回反复,暴露出雅虎对简单与复杂之间取舍的摇摆不定,一而再的雅虎被收购传言,雅虎需要外力来改变的信号日渐明显,作为最具创新与颠覆的互联网,能找得到拯救已成巨人雅虎的操盘手吗?

         以灵魂人物为特征的互联网业,解铃还须系铃人,杨酋长亲自杀出成了当前不二选择,久居深宫的老酋长、新CEO,还具备互联网需要的激情与应变吗?

         雅虎作为全球流量第一的互联网公司,正挣扎在转型的边缘,经历着简单与复杂抉择的考验。

公共信息与个性化传播

[引子]:由于我为了秉承第三方中立的态度,写作中尽量少的指向具体的人和事,很少“惹事”,曾被朋友批评过于保守,而我的上一篇“谁是信息过滤的主宰” 却招致许多人写评论反对(或反感),这使得我的一些朋友很不解。

 

   标题中用了“信息过滤”是一个原因,它会让人误解为“信息管制”。深层的原因,是这篇文章被传播给了不相干的人,许多留言者并没有关心文中的内容。

 

   “谁是信息过滤的主宰”文章本身就是不恰当“信息过滤”的一个活例子,它没有在不关心的人那里被恰当的“过滤”掉。考虑到保持我博客“温文尔雅”的印象,这篇文章的标题没有再出现“过滤”的字眼。当然,探讨的依然是信息如何传播给需要的人的问题。

 

   言归正传,我们现在探讨一个问题,公共信息(如:新闻)需要进行个性化传播吗?或者,公共信息通过个性化方式传播到底有多大价值提升空间?

 

   我的记忆中,05年前后,随着web2.0概念不断热炒,兴起一种新闻聚合类网站,当时我介绍过一个例子:微软的MY MSN服务,此后,中搜在新闻资讯中、和迅在个人门户服务中也推出过类似的服务。

 

   早期通过RSS来聚合简单的新闻资讯,现在聚合的内容会更多,天气预报、股市行情甚至地图业务也都成了聚合的目标。与“聚合”紧密关联的是“个性化”,人们通过定制(订阅)的方式,从海量的信息中把自己关心的信息聚合到一起,形成自己感兴趣的个性化人口(Personal Portal有称之为“个人门户”)。

 

   从聚合内容的种类到聚合机制,从信息聚合到服务聚合,聚合网站是个非常大的范围,这里仅探讨公共信息的聚合,而且不涉及具体的聚合机制。

 

   个性化的含义可以做两层解释,一是个人偏好的内容,比如:一个喜欢体育,一个喜欢音乐;另一是,对于个人关联的内容,不同的人有不同含义,比如:“我的早餐”,两个不同人的“我的早餐”是两个东西。从这两层来看,前者是可以通过内容本身来区别的,后者根据内容本身是无法区别的,需要引入“人”来界定、区别。

 

   公共信息是在人群中共同传播的信息,与具体人(受众)通常无关,即便与人相关,也是体现在一种分类上,比如:关心体育的人、关心音乐的人,他们可以是两类不交叉的人,而且并不关心具体个体的情况。

 

   与个人信息相比,由偏好来划分的公共信息的多样性要少得的多,换句话说,公共信息的分类不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很明显,共同传播的公共信息,在人群数量、每个人能够关注公共信息数量相对固定的情况下,公共程度越高,数量自然就会越少;反过来,那些没有公开传播的,每个人都不一样的信息,它们也不能叫做公共信息。

 

   公共信息数量的相对有限,再加上人群属性对于公共信息的偏好(喜欢音乐的人与喜欢体育的人具有不同的选择范围,这里先忽略两者的交叉),对于每个人来说,公共信息的数量并不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当然,这是相对的,相对于个人信息而言)。

 

   公共信息的个性化需要有多大呢?个性化是一种选择方式,一种能够在繁杂的信息中,选择出有限的与个人相关的信息。因此,个性化的需要程度,是与信息量有关的,信息总量与被选出的信息量。比如说,从一百中挑选一个是一个需要深思的问题,因为犯错误的几率是99%,而从十一个中挑选十个,挑选会出问题的最大可能性则只有10%。

 

   由此看来,个性化与公共信息确实存在互斥的情况。从名称上,我们也似乎有些感觉,公共信息与个性化的内涵是相背反的。我们回头看一下,MY MSN、中搜聚合新闻、和讯个人门户的声音似乎日渐式微了,看来,当初人们有些高估了公共信息个性化的作用。

 

   个性化传播是否能够替代现有的类似门户新闻、搜索的传播模式,还决定于现有的传播模式满意率,如果传统的方式能够基本让人满意,新方式的替代必然性就会大为降低,考虑进商业利益等因素,激进的革命派容易陷入玩儿概念的怪圈。

 

   公共信息个性化有些相悖并不说明传统的人工推荐方式就没有问题,利益左右了信息推荐就是一个重要的麻烦,不过,这个问题的需要从信息推荐机制上解决,而不是单纯个性化。

 Web Counters 我要啦免费统计

   近期以来,个性化似乎又重新回潮,但显然不是简单的重现,两个典型的例子是last.fmstumbleupon.com,google的个性化首页igoogle,也在增大力度。长远看来,随着互联网范围越来越广,信息越来越海量化,毫无疑问,个性化与精准传播具有重要的价值。但这更多不是公共信息的传播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