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视频新媒体

叶公好龙的“旧”媒体

猪年伊始,互联网又该进入一轮新的淘金热“嘲”。
 
    这两年,互联网行业一个显著变化是,传统大公司对新业务的兴趣度大增,无论是早期互联网的发展,还是世纪初电信增值业务的发展,基本上都是从几个人的创业公司开始推动的,而现在,不仅传统的互联网公司纷纷杀入互联网新业务,传统的媒体公司也在争抢最前沿的服务,新浪从博客到播客,介入时间越来越早,而央视,则要引领手机电视潮流。
 
    传统媒体(旧媒体)介入新媒体是比较自然的事情,但步伐却未必那么果决。
 
    传统媒体喊着“钱不是问题,问题是前途”的时候,浮躁已经开始,在风险投资遍地的今天,对于创业者来说,钱也早已不是问题,问题也只是出在前途上。
 
    创业者拿风险投资,与拿自己钱有着完全不同的“前途”,1990年代只要考虑故事是否完整,现在则要考虑是能否符合纳斯达克的胃口,而所谓最后结果性的成功,或许根本不是互联网创业者的追求,这种九死一生的冒险游戏,只有过程远大于结果才会让人血脉膨胀。
 
    传统媒体“热爱”新媒体,看好的是所谓更新换代,希望藉新媒体一个“新”字,从旧媒体脱胎换骨,然而,不曾想,新媒体目前是个赔钱的买卖,当旧媒体遭遇不挣钱时,便不一定真的喜欢现实中的新媒体,甚至连与新媒体“撩毛”的兴趣都不会有。
 
    对于正处在壮年的商业表率,传统媒体左眼睛看着新媒体的高增长率,右眼睛看着旧媒体的成熟利润,“叶公”想要的“龙”仅停留在自己一厢情愿的想象中,而对于新媒体需要培养或者暗藏与高增长率共存的风险,一旦转换成现实中的赔钱赚吆喝,则接受起来便不那么容易。
 
    传统媒体与互联网有着天上和地下的区别,即便在许多人看来极其相似的“创新”上,也有着天壤之别。传统媒体的创新在于点,早上想让节目漂亮,晚上主持人脑袋上就可以多一朵花,第二天,收视率就会带来更高广告盈利的消息,而对于互联网,创新在于面,需要日积月累的演进。说到底,传统媒体是成熟商业模式下的业务创新,而互联网却是婴儿学步式的探索。
 
    传统媒体,他们一方面把“新媒体”当作后半辈子的依靠,一方面又用自己正当壮年来衡量“新媒体”的出息,两者均取其长,美景自然不言而喻。
 
    “钱不是问题”的口号背后,钱实际上是最大的问题,所谓前途不过就是能赚多少钱而已。这注定会是叶公好龙的结局,许是近年来电视类媒体公司尝试新媒体不断受挫的重要原因。
 
    “无产者最革命”,人的聪明才智远没有所处的环境有决定性,能够跳出环境的所谓智者非常罕见,由此看来,传统媒体介入新媒体,近期看来还只能是个形象工程,榜样意义远大于真实的市场冲击。
  
    互联网创业者,到了该学习适应有竞争者环境的时候了,也要学会在意识不到威胁和充满威胁的中间状态中生存。  

分类
视频新媒体

新媒体有多新?

 Michael介绍新媒体是什么,提到人际媒体(Interpersonal Medium)与大众媒体(Mass Medium),我觉得Medium在这里似乎更应该指“媒介”,而不是传媒意义上的“媒体”,至于什么是新媒体,这是个需要历史去演化的概念,难以三言两语说清楚。
 
    沸沸扬扬的web2.0热潮日趋冷静,过去两年来,那些曾经让我们激动的网络童话到底还有多少神奇?Blog、RSS、Feed、Podcasting、Wiki、SNS…一大串英文流行词背后,许多还来不及拥有中文名称,催生着数以万计的创业公司,今天他们中有多少已经登堂入室?
 
    随着Google的强大,成了垄断互联网领域的“微软”,Technorati的低迷,Youtube被收购,那些曾光环笼罩的新互联网业务,还有多少能为创业公司颠云覆雨?
 
    传统媒体插上互联网的翅膀,是如虎添翼,或仅仅只是“鸟人”,再或者,等到新媒体的盛宴开席,属于“新”而不是传统“媒体”的到底有多少羹。
 
    岁尾年终,盘点新媒体的点滴得失,不要被媒体前的“新”字迷惑,如果做的是媒体,不管多么新,基本上会是电视台等传统媒体资源大户的天下,最多也就网络传媒的门户可以分一杯羹,那些以为仅靠一个新字就能把媒体招安,独立为王的创业者,基本上可以先洗洗睡了。
 
    现在,新媒体已经开始满天飞了,新媒体的概念内涵,大家莫衷一是,但对于创业者却不能糊涂,到底是做媒体还是借新媒体的概念做实际上与媒体无关的应用?谨小慎微,量力而行这几个字应该是化解新媒体饥渴症的良药。

分类
互联网观察

Google与基金网站

上X基金网站,一直打开缓慢,几分钟后再次试图打开,如下截图:Web Counters 我要啦免费统计

 
   另类猜测:
 
    1。股市急上急下,基金抛不择路,基金网站被迫怠工?
    2。X基金网站要收购Firfox,Google参股?
    3。为了基民更惬意?
    4。不小心被熊猫烧了香? 
分类
互联网观察

长尾并未颠覆二八定律

–与中国商人杂志记者李兴的对话
 
    李兴:有人说“长尾霍霍,一场变革暗涌”,另一些人则认为“长尾理论”是“新瓶装旧酒”,您认为呢?您认为长尾时代已经到来了吗?
 
    醒客:我觉得目前还不算是长尾时代的到来,长尾只是刚刚开始,目前尚处于起步阶段,作为概念包装的情况是有的,例如,在亚马逊的宣传上引起关于长尾的争论。长尾的力量最终应该在商业模式上有所创新才行。
 
    李兴:长尾从提出到成形用了两年的时间。您认为是网络滋生了长尾,还是长尾为网络经济而量身定做?为什么?
 
    醒客:可以分成两个阶段来看,从第一个阶段看,网络把长尾推到前台,长尾是网络顺理成章的产物,网络经济区别于传统经济的重要方面就是能把细分市场凝聚到一起,长尾对应传统中的市场是分散的,通过互联网应用可以把分散的市场聚集起来,形成可开发的规模价值;从第二阶段看,本来一些已经是完整市场、需要批量化生产的东西,比如冰箱,通过推出定制生产达到个性化,其实质就是把原来批量生产的东西进行细分,流行的说法是叫碎片化,目的是为了提高用户的满意度。目前整体尚处在第一个阶段。
 
    首先长尾是网络催生出来的,然后,长尾理论被大家认识之后未来也被应用到一些成熟的商业中去。我不认为是先有理论后有实践,而是实践产生了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