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长尾重构的价值

  文心说,长尾需要具备两个条件Make everything available,Help user find it.,我翻译为:让用户能得到每件东西的价值。
 
    这两句话提到长尾两方面的特征,一是许多(我保守了些,没说是“所有”)没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有价值,另一是价值能被用户得到。
 
    没有(商业)价值的东西变成有价值,按照Chris Anderson(长尾理论提出者)的说法,是通过“足够大存储和流通渠道”来实现的。
 
    “足够大存储和流通渠道”显然不是简单扩大通常的存储和流通渠道,而是要开辟商业上有利可图新型的“存储与流通渠道”,还需要一个前提:一定时间和空间范围内。
 
    规模化是工业时代竞争的法宝。所有商品最终的竞争都变成同质化下的成本与利润的较量,生产者依靠大量的生产降低产品的成本实现利润。
 
    对于消费者而言,对是否规模化并没有兴趣,他们关心的是所购买的产品是否适合自己,随着产品日益丰富,消费者对是否适合的要求越来越高,由于不同人的喜好不同,人们对产品的最终要求也不尽相同,所谓个性化需求时代到来。
 
    规模生产与个性化常常是矛盾的。规模化的大量常常意味着许多人获得的产品相同,而个性化则意味着小量与高成本,矛盾随着时间推移日渐加深。
 
    解决规模化与个性化的矛盾,长尾有用武之地,分隔在遥远空间上个性化的小量需求,通过互联网的快速信息传播减少聚集时间,形成规模化所需要的足够数量。
 
    传统商业生产和流通渠道构建的规模化,使得产品流通中出现20/80规则,20%具有足够规模的产品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与此相对,由于渠道以及小量生产需要高昂费用,80%的低需求产品只剩下20%的市场。
 
    Chris Anderson提到的“足够大存储和流通渠道”,并不是现实中仓储库房与渠道,而是虚拟的库房与渠道。最终足够大的存储与渠道,并不是现实物理上的大,而是分散在各地的“小”,通过互联网快速的信息集结而产生的“大”,网络消除了时间、空间隔阂,使得那些原本处在盈亏点之下的大量(80%)产品,重新具备了商业价值。
 
    从数字上看,所谓长尾只不过是“市场成本能够通过某些手段降低”而已,深入到价值交换的层面,与传统依靠真实仓储与渠道不一样的全新集结方式,形成虚拟而有效的“大存储和流通渠道”,这就是长尾重构。
 
    长尾重构一方面实现了规模量化价值,另一方面还为长尾价值的兑换提供帮助。
 
    大量的个性化需求,产品从生产者到消费者,具有非常高的匹配成本,试想,一种产品(n个)如果提供给n个人,需要n个选择渠道支持,而n种产品(个性化,每个产品都不一样,每样只提供给1个人)提供给n个人,需要n*n个选择渠道支持,显然,通过超市橱窗展示的传统市场选择方式需要的成本是平方数增加的,个性化带来的选择复杂性难以通过简单的用户选择来办到。
 
    长尾的重构,是基于个性化某一属性的重组织,重组织增加了长尾的结构性,提高了商品的定向流通能力,从而实现产品从生产者到消费者的精确投递。
 
    为什么大型超市不通过快递的方式将产品直接邮递给客户,而是要消耗更多的仓储成本等着顾客到卖场来挑选,因为他们不知道投递的目的地。
 
    难以想象一个人能够长期在成千上万的商品中选择自己的个性产品,但经过结构索引的个性投递,用户不用选择或者很少选择就能实现产品的准确投递。
 
    需求不旺或销量不佳的产品共同占据的市场份额如何能和那些数量不多的热卖品所占据的市场份额相匹敌甚至更大?核心在于重构长尾。

新浪播客上线,视频普及化号角吹响

 新浪要推出播客,一点也没觉得意外,相比于去年9月8日推出新浪blog2.0公测版,播客作为博客的视频升级,一切显得顺理成章。稍有意外的是,新浪选择在这个时刻。
 
    新浪博客推出之时,正值博客被热炒。人们没想到新浪会推出博客,在于新浪此前的一直低调,web2.0炒了很久新浪依旧不为所动,许多人甚至觉得,类似新浪这样的“老”互联网公司,对新业务基本失去了兴趣,也失去了执行力。
 
    新浪博客在质疑声中一步步走向红火,一年来,尽管如何盈利依然是悬而未决的问题,博客产业却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新浪带动了整个博客普及化。
 
    播客还处在摸索阶段,相比于博客的推出时机,显得过于青涩,又恰逢视频分享“窝里斗”,大家在一个狭窄的空间肉搏,此时推出播客是否有些操之过急?
 
    播客视频文件播放前插播一段广告(Loading)逐步成为惯例,有人甚至认为,播客将提前博客找到盈利模式,不过,比博客昂贵得多的运营成本使得这点广告费显得有些微不足道,而且,博客盈利缺乏本身不在于没有广告投放的基础,而在于多方利益(作者、博客运营商、读者)难以平衡,播客近期内妥善解决利益平衡的难度颇大。
 
    其实,盈利并不是互联网类业务是否需要推出的前提,真正有前景的互联网业务总是起步于盈利之前,先占地盘后赚钱,或许是互联网运营的“潜规则”。
 
    此次推出播客,新浪还邀请了六间房、56等播客类网站加盟建立专区,与推出博客时相比,显得明智很多,当初更多的质疑,很大一个原因是大家认为新浪博客是抢博客网站饭碗的,选择与各类视频网站并肩作战,一起推进视频应用,能够大大缓解大家对于新浪“通吃”的敌意。
 
    “联盟”能否长期稳定,取决于新浪能否处理好与联盟伙伴的利益平衡,打造出具有商业价值驱动的产业链条,最终在业务模式上取得突破。
 
    新浪博客的个人博客、博客群,曾给许多个人、机构以机会。现在,新浪播客已经开始,如何把握、利用好新一波新浪机会,已经迫在眉睫。
 
    新浪作为互联网传媒公司,播客的推出依然是强者的天下,新浪的播客资源和博客一样,将更多的倾向于名人、名机构,成为强者的秀场。
 
    对于播客类网站,新浪开始播客几乎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山,新浪的巨大透着一股粉碎一切的气势,但现在已经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无论你选择把新浪当成合作者或者竞争者,现在是拿起枪的时候了,自杀或者杀敌。
 
    新浪再次打开潘多拉盒子,从新浪开始,将在那里结束?
 
    以此文恭祝新浪播客上线!也预祝视频类网站能够更上一层楼。

门户进入播客,视频将会怎样

 去年下半年来,随着门户进军博客,博客类网站陷入低迷,进而引发人们对web2.0的整体质疑,创业者们纷纷转战“网络视频”,一时间网络视频闹得纷纷扬扬。
 
    视频的日子似乎更不好过,动辄十几、几十个G的带宽接入费,每个月花销百万,而优秀视频的制作费用,每分钟也高达数百、数千元,视频运营是典型的富人游戏,要命的是,在还看不到商业模式的情况下,竞争已经白热化,视频创业者的日子举步维艰。
 
    从目前情况看来,视频网站大体分两大流派,一类是直播,通常采用P2P技术实现,以播放现有电视台节目和电影电视剧为主,UUSEE、PPLive、PPStream属于此类;一类是分享,通常采用Flash技术实现,许多是学习Youtube的模式,以播放个人的短小视频为主,也称作播客,可以看作是博客的视频升级,六间房、56、土豆属于此类。
 
    由于当前网络条件并不理想,加上Youtube的独领风骚,以Flash方式实现的播客普及度相对较高,这里将主要探讨播客类网站。不过,这些寄希望于“用户产生内容”的播客们,由于内容“产生”的门槛较高,常处在“断顿”的状态。
 
    尽管如此,人们并不怀疑未来视频互联网的价值,基于对网络视频未来的美好想象,一些新创公司还在频频发力,定位依然是播客,尽管他们不一定称自己是播客,许多人觉得,这无非是又多一个Youtube学习者,给已经惨烈的竞争再添加一点红色而已。
 
    视频分享混乱的竞争局面之后,最终摘桃子的到底会是谁?
 
    一个自然的想法是,门户将介入播客。在去年之前,或许没有人会这么想,但自从门户介入博客,并大获全胜之后,一切都在改变,创新不再是创业公司的专利,那些在创业者眼中“垂垂老矣”的互联网大鳄,随时可能杀入新的互联网行业。
 
    新浪去年杀入博客领域,不到半年时间,就奠定了国内博客老大的位置,到现在,一年之后,国内的博客,俨然成了门户的一项基本功能,和邮件、论坛似乎没有什么区别,还需要怀疑门户们进入播客的决心吗?
 
    实际上,门户开展播客业务,对于众多的播客网站而言,未必是坏事情。
 
    总体来看,门户开展博客业务之后,真正受影响的是那些借着博客的名义梦想着推翻门户的网站,相反,专业博客网站或者专业网站开展的博客业务,却由于门户对博客概念的普及性推广而得到长足发展。
 
    现在,街坊大妈都知道博客了,明年,她们将知道播客。
 
    当前,播客的普及度并不高,用户群处在非常低的状态,一些宣传数据的水分不言而喻,竞争非常激烈是业内浮躁的表现,许多网站的定位非常接近,在有限的空间里互相残杀,像一群赶海的渔民,在一个小湖汊里面激战,却无心背后大海的开发。
 
    正如门户的存在并不排斥专业网站的存在,门户博客(播客)也不排斥专业博客(播客)网站的存在,关键是如何定位,新浪做名人博客你可以做草根博客,如果一定要和门户抢相同业务,日子不好过也大抵是自找的。我曾经分析当时播客不流行的原因,现在看来并没有突破当时的条件,专业播客网站还应该从培养新业务的角度从长计议,培养起“咬耳朵的播客”。
 
    播客们开始坐不住的原因是担心新浪过于庞大,具有压倒一切的力量,这更多是心理作用,在美国,巨头林立的互联网界,依然江山代有才俊出,google、MySpace相继登场,最近惹火的是Youtube。
 
    许多新创网站不同的失败背后几乎都有一个相同的理由,急功近利。他们一边对老的互联网公司管理混乱、创新乏力不屑一顾,一边又急于求成,本来要做当前互联网创新的东西,着急便只好用已经成熟互联网模式来助推,这种披着新业务外壳做着老业务的网站或许能蒙来投资商的几个铜板,但无法避开成熟的业务被成熟的大公司把持的局面。
 
    掌握资源者乏力,自认聪明的后来者浮躁,胜负各半便不奇怪,如果后来者只讲个人主义,缺乏团队战斗力,失败便在所难免。问题总是先从自己产生,这是真理。
 
    麦田说视频网站呼唤陈彤,新闻容易做是真的,更多的原因恐怕因为这是成熟的业务,但视频网站却不能呼唤陈彤,走新浪的老路子。如果这些陈彤的追随者,沿袭着新浪路线浩浩荡荡地在新浪的鼻子底下开耍的时候,新浪真能让他们舒舒服服过日子吗?
 
    播客开始坐不住是好事情,他们需要知道,门户进入播客,一个新的视频时代即将开启。

世界变平的阻力

    有的书看名字就知道是好书,而有的书看名字就足够知道内容了。《世界是平的》,看名字,应该是本不错的书,直觉中,这本书也该属于只需要看名字就足够了,其余内容免不了就是说明世界到底为什么变平了,直到现在还没有下决心在地摊上买一本,来印证一下两个直觉是否都正确。
 
    昨天,IT沙龙组织了周年后的又一次活动,陈安民介绍他的中国网众,其中,网众的核心模式,面向终端用户对大型建材卖场进行团购,遭到大家的质疑。
 
    胡狼认为,团购作为小规模的现象,对于经销商来说,一次出多量的货,进行价格折扣是可能的,但如果团购变成例行的、大规模的,它将冲击现有的采购体系,可能会被卖场抵制。
 
    我从更虚的角度讲了看法,到底团购对市场来说是扰动还是例行,如果是例行,需要找出市场分工中合理角色定位才会有长期的立足之地。
 
    我们不是搞零售批发的,陈安民是,我们在于互联网,或许正是这种圈外的角色,才没有被既得利益左右,我们关心的是长期的合理性,而不是它是否正在挣钱。当然更可能我们都错了。
 
    网众这样的网站,面向终端用户服务,有两种可能的角色,一个是信息提供商,另一个是网络销售渠道商。现在,陈安民的野心不甘于做一个信息提供的配角。
 
    在互联网日益是世界变平的驱使下,作为一个网络渠道商将是孤独的,上面连着生产者下面直接面对终端客户,我们难以想象通过互联网聚集起来的大型采购方将怎样从一个传统地面销售商那里进行批发,事实上一个高效的工作机制处在另一个低效工作机制的下游并不合理。
 
    当然,陈安民完全可以大着胆子独立担起销售渠道的重任,这将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它涉及到建立传统销售渠道的庞杂体系(例如:物流),陈安民似乎没有做好这么大的准备。
 
    不同层级批发商,能够拿到零售价不同的折扣比例,在我这个行外人看来,只觉得规模是需要成本的,买1万件比买1千件便宜,是因为聚集1万件需要更高的成本。最终获得胜利的看的是谁的集结成本更低,只有这样才能获得足够的差价利润。
 
    现在假定陈安民继续选择做渠道商,如果传统渠道部分做得不比别人差,通过引入互联网工具的网众,将因为高效率的成功。
 
    当然,如果陈安民没有做好销售商的准备,他还可以退回到信息提供者的角色,他要做的是将销售商价格底线告诉终端消费者,然后等着看通过他唆使的消费者一窝蜂涌向销售商那里杀价。陈安民想做最大的通风报信者,挑起越来越大规模的杀价战,而且准备吃了原告吃被告,还要赚取双方的广告费。
 
    如果此项成立,从消费者看来,世界真的变平了。
 
    我想起小时候的一句谚语,“只有错买的,没有错卖的”,消费者与经销商信息不对称是消费者成为弱势群体的根源,互联网可以帮着消费者消灭信息不对称,碾平整个世界。
 
    不过,消灭信息不对称并不完全在于信息传送渠道,站在街边的购买者本来也可以不和小贩讨价还价,而是让小贩直接告诉他底价来“碾平”信息壕沟,但我们都知道,商业利益不会不会让小贩傻到这一步。
 
    互联网正在碾平世界,但会受到巨大的阻力。

果决不果决要看抱谁的孩子跳井

  本来要写分析师与操盘手的区别,刚好,一位兄弟和我探讨职业转型的问题,想知道做咨询和转到投资经理的区别,我也没做过这两个角色,但凭我的感觉,好像差异比较大,我建议,还是先到企业里做些实际操作的事情,再转到投资经理或许会更好些。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建议是相对保守的建议,其实很多做投资的人是从一毕业就开始了,这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
 
    至于中间通过先到企业里面做的理由,我的解释是,作分析讲究理性,是用逻辑的方式来工作的,而企业操盘者,讲究果决,决策比理性思考显得更重要,而这二者有着很大的区别。
 
    兄弟说,做咨询业也讲究果决,要胆大,敢判断才行。我说,此果决非彼果决。做咨询是抱别人的孩子跳井,而操盘手是抱自己的孩子跳井。
 
    过去的一两年,我们看到了许多优秀的分析评论人士操盘失利的例子,说到底,角色转换还是需要真刀真枪练两下才行。
 
    原来,是不是真果决,学问就在抱谁的孩子跳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