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结盟,网络“沃尔玛”初现端倪

     雅虎和eBay周四宣布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雅虎是互联网信息服务的巨头,ebay是全球最成功的电子商务网站之一,雅虎ebay结盟,标志着综合性服务的互联网服务商初现端倪。

    互联网从领域性的信息服务到信息门户,是信息类服务综合化的表现,服务综合化是商业发展的趋势,传统行业中,沃尔玛已经位居世界五百强之首多年,综合服务的零售业已经取代制造业成为工业文明的主宰。

    我在后门户时代的趋势文中探讨了综合类门户(权且还叫门户吧)出现带来的一些变化和趋势,新型的综合类网站最大的特点是,服务多元化,面向用户提供一站式服务,雅虎ebay结盟,将搜索、广告、支付、即时通信等一网打尽,雅虎通过近期多项收购和合作,正在朝着面向用户一站式服务发展。

     信息类综合服务的效果是明显的,国内以门户为特征的服务商占据用户互联网上的“入口”点,已经成为信息服务事实上的“看门人”,谷歌(google)、百度等搜索门户的成功,更把面向用户的一站式信息服务演绎到一个新的高度。

    从传统产业来看,产品的多样化和一站式服务是产业趋势,制造业和零售业分离使得制造业更专、效率更高,零售业更综合、更贴近用户,用户能够以最轻松的方式享受物质丰富产业成功。

    从单纯的信息服务走向信息与商务结合,是信息综合化的一个新的阶段,打破了信息产品与传统产品界限,未来,信息产品(一首歌、一款游戏)与传统产品(一支牙膏、一辆汽车)并排在网上销售将变成现实。

    传统行业综合化重要基础在于制造业与零售业的的社会分工,生产与销售(流通)分离提高了产品价值从生产、流通到消费的效率。互联网下的综合化与传统行业还不能完全类比,信息产品的生产(设计)与销售(运营)的分离,至少从现阶段来看要比传统行业复杂,尽管盛大传奇的成功可以看成是设计与运营分离的一个成功实例,但大规模的信息产品销售与设计当前不具备标准化的社会分工基础,当前几乎所有的游戏运营公司几乎都在计划自己的游戏开发。

    设计与运营的分离困难一方名因位信息产品设计成本高昂,边际成本接近的零,另一方面在于信息标准化工作的不成熟,分离的困难将对雅虎ebay式的结盟价值大打折扣。

    不管怎么说,雅虎ebay结盟,是一个开始,未来互联网服务走向真正的综合化是必然方向,网络“沃尔玛”时代正在掀开帷幕。

 

小胜凭智,大胜靠德

–从联想美国遇阻说起
联想似乎注定不能一帆风顺,自2004年,联想借道IBMPC冲击国际化以来,关键点上总是让人捏一把汗,国际化之路不仅漫长而且险象环生。
美国会议员以“采用联想PC将带来灾难性后果”为由,阻止联想电脑用于政府“机密”工作,杨元庆认为“这将影响到联想的品牌和声誉”,抛弃争斗的缘由与细节,国际化的背后还有什么样的故事?
许多企业正在盘算着国际化之路,何为国际化、如何国际化的问题似乎也已心知肚明,可一旦操作起来,“国际化”却总被“简单化”,打造国际化变成了增大业务范围的地域国际化或者增加产值的数量国际化,有眼光一些的,顶多也就把技术当成核心竞争力,搞技术国际化。
不是说这些东西不重要,而是有更重要的东西我们没有在意。常常听到,国外三十年五十年搞定的东西,我们只要十年八年就已经解决,我们自诩为智慧的民族,总能找到捷径,搞跃进、搞超越,这样“自豪”的事情,我们每天能高兴上几回。殊不知,这不过是老祖宗说的“奇技淫巧”而已,并不足论。
祖上有“行百里路半九十”的说法,到了我们这些由于近代落后而急于赶超的子孙眼里,总是把眼光集中在前九十里而沾沾自喜,而后十里的较量却无兴致。像一个赌上一把好运气的乞丐,赢了一把就再无斗志。
“国际化”的本质是做强,而业务覆盖全球、业绩进入500强只不过是做强的结果,不能做强,靠“攒鸡毛凑掸子”,虚胖的身子最后难以支撑,作强是一个系统化工程,规则、程序、企业文化的建设并不能一蹴而就,而我们“急”着要成功,便只能在一些表象指标上作文章。
CMM认证我们能从三级直接奔到五级,ISO9000一两个星期就可以通过验收。在我们眼里,检查和执行分离是分离的,领导者一门重要的任务是落实检查。本来检查、考试是监督工作的方式,现在把检查、考试当成任务来解决,然后沉浸在与对手上升曲线对比的胜利喜悦中,其谬何其远!
当我们总是拿学习成绩和获得多少博士学位和一些发达国家比时,别人在享受生活,人家不如我们有“志向”,人家把生活质量当成真正的目标,而不是所谓的“事业有成”,这不仅是生活方式或者文化的差别,甚至可以上升到“文明”的差别。
我要啦免费统计
回到联想美国遇阻问题,具体事件上是美国人戴了有色眼镜,接下来就事论事的对垒也无法回避,但更深层面上,还是我们的内功不够强,在企业内涵、国际化规则等方面还有缺陷,如果不认识到这些,一味就事论事,中国企业的国际化难有坦途。
小胜凭智,大胜靠德,战术上的巧妙不能弥补战略的缺失。
Web Counters
–从联想美国遇阻说起
联想似乎注定不能一帆风顺,自2004年,联想借道IBMPC冲击国际化以来,关键点上总是让人捏一把汗,国际化之路不仅漫长而且险象环生。
美国会议员以“采用联想PC将带来灾难性后果”为由,阻止联想电脑用于政府“机密”工作,杨元庆认为“这将影响到联想的品牌和声誉”,抛弃争斗的缘由与细节,国际化的背后还有什么样的故事?
许多企业正在盘算着国际化之路,何为国际化、如何国际化的问题似乎也已心知肚明,可一旦操作起来,“国际化”却总被“简单化”,打造国际化变成了增大业务范围的地域国际化或者增加产值的数量国际化,有眼光一些的,顶多也就把技术当成核心竞争力,搞技术国际化。
不是说这些东西不重要,而是有更重要的东西我们没有在意。常常听到,国外三十年五十年搞定的东西,我们只要十年八年就已经解决,我们自诩为智慧的民族,总能找到捷径,搞跃进、搞超越,这样“自豪”的事情,我们每天能高兴上几回。殊不知,这不过是老祖宗说的“奇技淫巧”而已,并不足论。
祖上有“行百里路半九十”的说法,到了我们这些由于近代落后而急于赶超的子孙眼里,总是把眼光集中在前九十里而沾沾自喜,而后十里的较量却无兴致。像一个赌上一把好运气的乞丐,赢了一把就再无斗志。
“国际化”的本质是做强,而业务覆盖全球、业绩进入500强只不过是做强的结果,不能做强,靠“攒鸡毛凑掸子”,虚胖的身子最后难以支撑,作强是一个系统化工程,规则、程序、企业文化的建设并不能一蹴而就,而我们“急”着要成功,便只能在一些表象指标上作文章。
CMM认证我们能从三级直接奔到五级,ISO9000一两个星期就可以通过验收。在我们眼里,检查和执行分离是分离的,领导者一门重要的任务是落实检查。本来检查、考试是监督工作的方式,现在把检查、考试当成任务来解决,然后沉浸在与对手上升曲线对比的胜利喜悦中,其谬何其远!
当我们总是拿学习成绩和获得多少博士学位和一些发达国家比时,别人在享受生活,人家不如我们有“志向”,人家把生活质量当成真正的目标,而不是所谓的“事业有成”,这不仅是生活方式或者文化的差别,甚至可以上升到“文明”的差别。
我要啦免费统计
回到联想美国遇阻问题,具体事件上是美国人戴了有色眼镜,接下来就事论事的对垒也无法回避,但更深层面上,还是我们的内功不够强,在企业内涵、国际化规则等方面还有缺陷,如果不认识到这些,一味就事论事,中国企业的国际化难有坦途。
小胜凭智,大胜靠德,战术上的巧妙不能弥补战略的缺失。
Web Counters

“汉芯”背后,多少颗受伤的心

对于造假,总觉得已经有了免疫力,见怪不怪了,但是听到上海交大确认“汉芯”造假的消息,还是有些震惊,准确的说不是震惊,一种难以描述的心情,身为汉人火热的心被浇上了冰凉的冷水,寒心。
一月底的时候,上海交大的申明中说,“‘汉芯’系列芯片的研发过程,是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和程序进行的,其科研成果通过有关部门组织的验收”,“为慎重起见,我校已建议有关权威部门组织专家调查,并适时公布结论”。
现在,结论有了,不折不扣的造假,原话是“存在严重的造假和欺骗行为”。相比较一下当初的新闻稿,虽说并谈不上什么矛盾,但开始显然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
“汉芯”一、二、三、四号无一不存在造假,而且“虚假科研成果欺骗了鉴定专家、上海交大、研究团队、地方政府和中央有关部委,欺骗了媒体和公众”,学校、政府、中央部委、媒体和公众被骗,好理解,毕竟这是很专业的事情,鉴定专家、研究团队被骗就有些灰色幽默了,“不是我们不小心,实在是敌人太狡猾”。
这是一次针对“民族信心”的严重阴谋。
能够如此大面积让人伤心的,以前是某国家队,一次次突围,一次次伤心,最终等来“零的突破,突破到零”的时候,人们才知道,看上去有赢有输的偶然性结果,在一些情况下原来是必然的。
后来又听说某知名大学公然贩卖“硕士学位”,个别大学计算机博导竟然不知道计算机染了病毒是什么。技术发达了,“狠事”也越来越多,一个哥们儿的msn签名写着:“跑两千公里去看沙漠,再过几年,社会进步了,家门口就可以看了”。
我要啦免费统计
我们总是用最好的可能来预测未来,但每次我们几乎都等来最坏的结果,这或许是处在转型期的应该承受的代价,但我们还是期望代价能尽量少一些。还好,没有像许多人开始担心的那样,汉芯事件会不了了之,这也算是是进步,进步和发展掩藏着一颗颗受伤的心。
Web Counters
对于造假,总觉得已经有了免疫力,见怪不怪了,但是听到上海交大确认“汉芯”造假的消息,还是有些震惊,准确的说不是震惊,一种难以描述的心情,身为汉人火热的心被浇上了冰凉的冷水,寒心。
一月底的时候,上海交大的申明中说,“‘汉芯’系列芯片的研发过程,是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和程序进行的,其科研成果通过有关部门组织的验收”,“为慎重起见,我校已建议有关权威部门组织专家调查,并适时公布结论”。
现在,结论有了,不折不扣的造假,原话是“存在严重的造假和欺骗行为”。相比较一下当初的新闻稿,虽说并谈不上什么矛盾,但开始显然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
“汉芯”一、二、三、四号无一不存在造假,而且“虚假科研成果欺骗了鉴定专家、上海交大、研究团队、地方政府和中央有关部委,欺骗了媒体和公众”,学校、政府、中央部委、媒体和公众被骗,好理解,毕竟这是很专业的事情,鉴定专家、研究团队被骗就有些灰色幽默了,“不是我们不小心,实在是敌人太狡猾”。
这是一次针对“民族信心”的严重阴谋。
能够如此大面积让人伤心的,以前是某国家队,一次次突围,一次次伤心,最终等来“零的突破,突破到零”的时候,人们才知道,看上去有赢有输的偶然性结果,在一些情况下原来是必然的。
后来又听说某知名大学公然贩卖“硕士学位”,个别大学计算机博导竟然不知道计算机染了病毒是什么。技术发达了,“狠事”也越来越多,一个哥们儿的msn签名写着:“跑两千公里去看沙漠,再过几年,社会进步了,家门口就可以看了”。
我要啦免费统计
我们总是用最好的可能来预测未来,但每次我们几乎都等来最坏的结果,这或许是处在转型期的应该承受的代价,但我们还是期望代价能尽量少一些。还好,没有像许多人开始担心的那样,汉芯事件会不了了之,这也算是是进步,进步和发展掩藏着一颗颗受伤的心。
Web Counters

从新浪换帅看门户变局

引子
2006年1月开始,先是新浪COO林欣禾宣布辞职,紧接着TOM集团CEO王兟辞职,2月,灵通网杨镭辞去CEO,3月,姜丰年卸任新浪联席董事长,算上此前因病去世的网易CEO孙德棣,互联网企业高层进入快速动荡期。
几个月来,互联网相关领域的传言越来越多,新浪的传言更盛,5月8日,新浪CEO汪延退居幕后,原总裁、首席财务长曹国伟开始执掌帅印,为沸沸扬扬的新浪事件做了一个阶段性的总结。
通常互联网公司的高层动荡常常意味着有重大的动作出现,当前,互联网整体进入了活跃期,未来,处在互联网领军位置的门户网站们,还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
缘由
说到门户之变,还要追溯到去年2月曾引起业界广泛关注的盛大偷袭新浪股票事件,人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个年轻互联网首富的锐气,更多的是关注到网络新规则的变化,中国互联网十年,又进入到一个转型期
或许是机缘未到,或许是好事多磨,盛大事件最后不了了之,日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但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门户转型的一个标志点,随着一些新事物逐渐走到前台,沉寂了许久之后,互联网重新热闹起来,盛大偷袭新浪是偶然的,新一波的互联网浪潮却是必然的。
真正的问题在于,经历了血雨腥风、剩者为王之后,为什么早期门户网站突然显得那么脆弱?面对新起公司的挑战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在国外一些已经是非常成熟的行业,处在转型的中国都显得有些缺乏规则,而对于新兴互联网行业,问题就显得更加突出,缺乏有效管理的公司,在人数超过100之后,就表现出严重的大公司病。
05年以前,受泡沫的影响,网络门户整体进入低潮期,节奏变慢,虽然很多公司表现出加班频繁、员工成就感差、离职率高,但只要能够保证内部流程基本通畅,问题常常被业绩覆盖。
随着互联网回潮、新业务发展,门户面临日益严峻挑战,创新不足、效率低下等问题凸现,员工数百、用户数和整体实力远居高位的门户面对几个人的新锐公司的挑战,常常表现得措手不及。
变化
2005年西湖论剑,丁磊说,他并不看好web2.0,因为在网络上,任何模式都很容易被复制,当这些大网站看到商机的时候,会很容易地将这些小网站的模式拷贝过来。理由是,门户坐拥品牌、资金、人力和用户群的优势,会轻易地将这些小网站打垮,或者收购。
从功能角度讲,丁磊的说法或许是对的,但从服务角度讲,却是问题,网易市值超过新浪多日,然而,丁磊并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让网易人气超过新浪,Google成长的故事大概也不用重述。
由于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特殊性,常常缺乏足够的技术支撑,加上大公司病带来的官僚思想、执行乏力,在创新上获得足够的动力非常困难,表面上光鲜的高科技门户公司,常常靠编辑的“拷贝”苦力支撑。走入稳定发展的“老”门户,似乎习惯了这些问题。
丁磊的想法也应该代表了几大门户的想法,傲慢成为门户新业务推出缓慢的借口。日渐成熟的企业基本上忘记了几年前门户创业的情形,那时候,互联网现在看来不知道有多容易复制,可是最终,品牌、资金、人力并没有成为成功的充分条件,在充满风险投资和业务并购的互联网,新锐的成长充满着机会。
2005年下半年,门户在博客上的出色表现,似乎印证了这个思路。新浪博客频道正式推出半年流量据称就超过了新闻中心,博客的发展速度超过了操作者的想象,可见创新力量的一斑。在博客发展的问题上,门户经历了不关注、观望、不懈、快速反击几个阶段,现在门户们应该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博客反击战”也不会是孤立的,新业务竞争上,新老力量在将重新布局,新业务不再是创业公司的专利,这场旷日持久的竞争将走向深入。
后记
互联网发展的深层动力源于其高端到普及化的潮流,这决定了互联网依然处在快速发展期,门户处在变局之中,新势力不会停滞不前,老势力不会坐而待毙,虽然盛大事件最后以流局结束,一年多来,门户盈利能力和盈利潜力依然不容乐观,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互联网将迎来重新洗牌机会。
我要啦免费统计
变则通,新浪换帅,以主动方式迎接挑战,开启了新浪的新纪元,也开启中国网站竞争的新格局。
Web Counters
引子
2006年1月开始,先是新浪COO林欣禾宣布辞职,紧接着TOM集团CEO王兟辞职,2月,灵通网杨镭辞去CEO,3月,姜丰年卸任新浪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