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客的北京春节 鸡犬不宁

        

大年三十下午开始,捕捉一些年的踪迹。
 
超市依然热闹。
 

    

城北标志性建筑守候回家最后一程。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年终末班车。
 
售票员和司机是最后的乘客。
 
他们在忙什么?
 
楚河汉界分明。
 
动员。
 
舍小家为大家,他们价值是别人能够团圆。
 
解禁。
 
 
城市背景。
 
星星点点。
 
火树银花
 
 
盛开
 
灯·花


流星雨。

怒放

晶莹剔透

百花盛开。

欢欢
 
乐乐。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大年三十下午开始,捕捉一些年的踪迹。
 
超市依然热闹。
 
城北标志性建筑守候回家最后一程。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年终末班车。
 
售票员和司机是最后的乘客。
 
他们在忙什么?
 
楚河汉界分明。
 
动员。
 
舍小家为大家,他们价值是别人能够团圆。
 
解禁。
 
 
城市背景。
 
星星点点。
 
火树银花
 
 
盛开
 
灯·花
欢欢
 
乐乐。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醒客的北京春节 鸡飞狗跳

醒客的北京春节

 

 
–鸡飞狗跳贺新年
 
今天是除夕了,猜猜这是什么地方?
 

还不知道吗,只能等一会儿告诉你了。

                 

 
早上8:40,复兴门站不象往常那么拥挤。

回家的脚步还在匆匆。。。
 
鸡年的末尾,王府井外的狗娃娃。
 
 
狗年大吉哦!
 
 
还记得,百货商店吗?
北京市百货大楼,记录历史,紧跟时代。

这是著名的东安商场,大红的福字和对联

建华皮货服装公司,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吧。

看看介绍吧,居然是1927年的老店!

中国照相,王府井以国字头命名不奇怪,仅此而已吗?
 
竟然是中华老字号!照相也有老字号,出乎意料。
 
 
看到右下角的周总理照片了吧,本来想把毛泽东主席等领袖像全部照出来,无奈惊动了周边的游客,大家一窝蜂过来,什么也看不到。
 
这个也是老字号吗?
 
我不知道。
 
接着看看新东安市场吧,这是贴着对联的大门。
 
这个有点象圣诞树的家伙,入乡随俗,应该叫吉祥树了吧。
 
教堂的远景。
 
 
这是清静的教堂大门,它知道中国人的新年吗?
 
穆斯林大厦,稍嫌有些破旧。
天伦王朝饭店。
 
和林立的中外招牌。。。
 
滑板跳动的青春(注意右下角的动作哦)
 
凝固的历史一样迷人,看过传媒时代之前的明星吗?
 
和赶着理发的大清子民。
 
看不到人,却依然热血沸腾,生命不因“年”而中断。
 
西直门2号线地铁站,人流难得如此从容。
 
地面上的也叫地铁,地铁(城铁)站。
 
暮色中的地铁站,年底的北京成为被人离弃的地方,冷冷清清。
 
开三轮的兄弟孤独飞驰,三轮另一个绰号叫黑车。
 
暮色中,急着赶路的还有地铁列车。
 
超市为办年货的人们准备最后一个夜晚。
 
招牌用语有绝对两个字,有什么不妥吗?
 
美的不只是商品,廉得绝对是价格。落下了毛病,谈绝对就让人晕。
 
三无产品敢公开卖吗?
 
 
这可是“四无”产品。
 
夜色中,自由市场上坚守的商铺寥寥无几。
 
自从“分众传媒”火了之后,叫“X众”的多了起来,有道是“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放的可是流行的动画片
 
告诉你开始问题的答案前,看看下面再试试。
 
再近点看。
 
是烟花专卖点,一直卖到晚上哦。
 
 
看清楚一点
 
不知道,烟花爆竹的指定专卖店,算不算是和铁老大、电老虎、通信运营商一样的垄断者。
 
楼门上贴了对联,“年”真的到了。
 
恭祝各位狗年吉祥!新春快乐!!阖家幸福!!!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醒客的北京春节
 
–鸡飞狗跳贺新年
 
今天是除夕了,猜猜这是什么地方?
 
还不知道吗,只能等一会儿告诉你了。
 
早上8:40,复兴门站不象往常那么拥挤。
回家的脚步还在匆匆。。。
 
鸡年的末尾,王府井外的狗娃娃。
 
 
狗年大吉哦!
 
 
还记得,百货商店吗?
北京市百货大楼,记录历史,紧跟时代。
鸡年的末尾,王府井外的狗娃娃。
 
 
狗年大吉哦!
 
 
>还记得,百货商店吗?
北京市百货大楼,记录历史,紧跟时代。
中国照相,王府井以国字头命名不奇怪,仅此而已吗?
 
竟然是中华老字号!照相也有老字号,出乎意料。
 
 
看到右下角的周总理照片了吧,本来想把毛泽东主席等领袖像全部照出来,无奈惊动了周边的游客,大家一窝蜂过来,什么也看不到。
 
这个也是老字号吗?
 
我不知道。
 
接着看看新东安市场吧,这是贴着对联的大门。
 
这个有点象圣诞树的家伙,入乡随俗,应该叫吉祥树了吧。
 
教堂的远景。
 
 
这是清静的教堂大门,它知道中国人的新年吗?
 
穆斯林大厦,稍嫌有些破旧。
天伦王朝饭店。
 
和林立的中外招牌。。。
 
滑板跳动的青春(注意右下角的动作哦)
 
凝固的历史一样迷人,看过传媒时代之前的明星吗?
 
和赶着理发的大清子民。
 
看不到人,却依然热血沸腾,生命不因“年”而中断。
 
西直门2号线地铁站,人流难得如此从容。
 
地面上的也叫地铁,地铁(城铁)站。
 
暮色中的地铁站,年底的北京成为被人离弃的地方,冷冷清清。
 
开三轮的兄弟孤独飞驰,三轮另一个绰号叫黑车。
 
暮色中
,急着赶路的还有地铁列车。
 
超市为办年货的人们准备最后一个夜晚。
 
发表在 文化生活

烟花无罪,没事找抽

 没事找抽的烟花

 农耕时代的国粹
曾经都市中消退
文化负罪
扯民族存亡大旗
狗年春节
返城抑或复燃的死灰

 

 一边,警车督控忙不迭
一边,119扩容到九倍
一边,消防队员衣不褪
好比
一边不停的服下安眠片
一边打电话给120准备洗胃
似乎
公共资源已经
不糟踏便要泛滥崩溃

 

 莫非农耕时代的全部宝瑰
都要在都市中复辟
才有文明博大的滋味

 

 胡乱戴一顶国粹的帽子
文化成了猫爪
利益在潜规则中颓废

 

禁止运

禁止燃

放个P

没事找抽

 烟花无罪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没事找抽的烟花

 农耕时代的国粹
曾经都市中消退
文化负罪
扯民族存亡大旗
狗年春节
返城抑或复燃的死灰

 

 一边,警车督控忙不迭
一边,119扩容到九倍
一边,消防队员衣不褪
好比
一边不停的服下安眠片
一边打电话给120准备洗胃
似乎
公共资源已经
不糟踏便要泛滥崩溃

 

 莫非农耕时代的全部宝瑰
都要在都市中复辟
才有文明博大的滋味

 

 胡乱戴一顶国粹的帽子
文化成了猫爪
利益在潜规则中颓废

 

禁止运

禁止燃

放个P

没事找抽

 烟花无罪 

 

ALIGN: left; mso-pagination: widow-orphan” align=”left”>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google正在成为“麻烦制造者”

         google越来越成为传统秩序的麻烦制造者,正在改变整个世界的游戏规则。

        很多人看到google的颠覆性,却不一定了解颠覆性的危险后果。我们常常津津乐道科幻电影中离奇的一幕,越是离奇,越是喜爱。不过所有的离奇故事中,我们只不过是个观察者而已。

        如果有一天,我们也变成了故事的主角,我们为新秩序作好准备了吗?google在快速颠覆旧秩序的时候,一个个精彩的故事,如果不幸有一天我们成为了故事的主角,并且恰恰不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而是巫婆,当许多人成为故事中的反面角色,我们为此作好准备了吗?

        对改变的适应是这个时代进步的象征,google开创的纪元正在颠覆微软以来的秩序,由于微软是众矢之的,许多人像google一样感到欣喜若狂,人们或许忽略了,商业利益的驱使下,新秩序的重建充满了危机。

         google的创新比想象的速度要快得多,业务正在伸向许多角落,新领域通常是以致竞争对手死地而自身并没有太多获益的方式展开,基于google魅力,人们依然看好她,寄希望于她的未来。

        麻烦正在跟随而来,旧秩序的快速打破,新秩序却未必那么容易创建。

        当下,google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高市值的压力下,如果这一过程最终不可控,对互联网将是一场灾难。正如第一波互联网服务几乎全是以免费形式出现的一样,没有正常价值兑现的服务必然导致灾难,最终萧条接踵而来,成为恢复商业秩序的唯一办法。

        尽管2006年依然是google迷们陶醉的一年,不过google正在被自己的美丽迷倒,现在,需要的是刹车系统,以降低自己不能把控的发展速度,尽管google一直以上帝改变秩序代言人的面孔出现,但上帝永远不会让一个先知代替自己说话,所有的预言物极必反,即便再精明的预言家也如此。

        如果不是google自己,下一个颠覆者者将会很快出现。

天才与流水工人

         keso说了天才和勤奋,又补充了再说天才,争论并没有停止,问题在于,天才与勤奋不是冲突的概念,争议是人为的,难有对抗性。帽子先生反问的“你认为李白是天才型诗人,但李白这么认为吗?”,陷入了天才是否需要勤奋的圈套,刚好keso把话题支开了。

        天才的相对概念是什么,是流水工人,听我慢慢道来。

         keso说“天才是那些无法学习、无法模仿的人”,我想说一个更具体的故事,不好意思,我又讲故事了。

        小学的时候,估计大家都做个这样的智力题目,说是一个笼子里面鸡和狗,一共有20条腿,7个脑袋,问你到底有几只鸡,几只狗。这个题目,对于没有学过代数的小学生,是一道智力题,意思时说需要超常的智力才能解决,而且,当把20和7的数字变化了之后,还要用差不多的时间来完成新问题。

        到了初中之后,学了一元一次方程,上面的问题就不需要智力了,你列出一个方程,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能随时给出答案,等你念到高中,学过函数方法,你还发现,现在你不仅直接可以算出答案,而且,7和20的取值关系的范围你都可以确定,超过范围,就没有解了。

        我把小学生作的脑力工作叫做“创新性思维”,把初中以上学生作的叫做“程序化思维”,前者难以按照固定的方式重复,需要“灵感”,相当于keso说的天才,后者只要按照固定的“路数”,问题按照程序就可以出结果,象流水线上的“流水工人”。

        我高中的时候算是个出色的学生,很多的脑力放在了如何把创新性思维变成程序化思维上面,总结了一堆教材上没有的方法,能够不用太思考就解答很多别人看来很怪的题目,而通常这需要“天才”学生才能解决。

        后来我发现,人类智力的进化史,实际上就是如何把创新事情变成可重复的程序化事情,人作为个体的努力和人类社会的发展不谋而合,这是规律。人的智力是用来解决从来没有解决过的问题,已经解决的问题,逐步变成程序化解决。网络江湖,割据还是一统中提到的软件标准化与此有相似性。

        历史上有天才变成流水工人很多例子,典型的是软件工程,这门学问创立之前编软件是天才才能干的事情,而之后,只需要普通人。中国现在软件工程搞得不好,所以像样子的程序员难找,因为中国的程序员需要天赋。

         Keso关于李白成为历史上的天才疑惑,我想是不是因为,七律之类的诗是唐朝开始盛行的,早唐李白是开拓者,到了后世杜浦,作七律之类的诗,“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已经有了,便不再足奇。

        在相同的领域,只出现一个“天才”是对的,人类文明传承的意义也在于此,但是,我们会发现不同领域的天才不断出现,google只是近期的一个而已,当初微软的盖茨同样被当成天才追捧过。

        当然,不同人的智力是有区别的,使得一些人能够更容易“鹤立鸡群”,人智力超级好的也被叫做“天才”,此天才非彼天才。

博客用来干什么

        我在基于博客的虚拟专家工作室中,提到不完全赞成王正鹏 在个人传播的时代,博客将走向为精英的部落 博客将走向为精英的部落的观点,不完全赞成的意思是,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应用。

        博客用来干什么?交流精英思想还是分享快乐,抑或是Seesunshine的博客之P2P。疑问就是答案,刚好说明博客带来的多元性。

        人们对于博客多元性并没有足够的认识,如何应对不同应用场景还待解决。 继续阅读

全文还是摘要,不成问题

         Tinyfool出了问题,问题在于全文还是摘要难以权衡,keso准备把没有提供全文的RSS删掉。全文还是摘要真的是问题了?

        我想先从RSS的含义说起,RSS有三种说法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Rich Site Summary、RDF Site Summary,可以看出,三种含义的共同点是,RSS是网站的摘要工具。既然RSS是摘要工具,显然,放置摘要才是真正的目的,把全文放上并不合理,全文还是摘要似乎不需要争议。

        那么,为什么keso还要放弃没有全文的RSS,Tinyfool还要犹豫呢?

         RSS本质上是机器交流的语言,现在仅仅用了个简单的RSS阅读器(在线和客户端都一样),信息的处理者还是人,最终我们不堪重负便在情理中。Keso现在准备放弃非全文的RSS定阅,实际上说明“仅仅依赖RSS背后的人”有问题,处理RSS的最佳角色是机器而不是人。

        从信息传播的角度看,RSS选择摘要是毫无疑问的,而现实中的困难则是由RSS应用还不成熟导致的,尽管IT烧锅“已经不愿把‘全文还是摘要’看成问题”,那只是他的个人习惯,并不表示,这个方法推广到其他人或者随着时间推移依然有效。对于我,RSS超过100问题就很大,而keso,RSS要超过一千之后才感觉到压力,即便如此,这个数字对于庞大的RSS信息源依然是沧海一粟。

        正如前一阵子的讨论,什么时候RSS不再以技术概念和终端用户对话,疑问便迎刃而解,技术和业务发展成熟才能最终解决困惑。

         Tinyfool还有另一种担心,即传播本身的价值,一些人以page view(页面浏览数)作为价值评估方式,如果全文输出,“价值”会有所损失。

        其实这是中了早期互联网的“毒”,页面广告和浏览数的不合理性很多人分析过,这里不作过多说明。当前,之所以浏览数这么重要,是因为伴随页面的广告成为了信息传播价值的唯一方式,实际上,免费信息的价值通过广告来兑现,已经越来越不合时宜。

         Web2.0的ajax技术,页面将不是信息传递的计量单位,keso说是“将面临一个只有Web没有Page的互联网”,此时通过页面的广告来兑现价值变得越来越困难。

        浏览数下降的“损失”谁来补偿呢?正如我在和讯“广告门”中探讨的,如果跳不出早期互联网的经营框架,你根本无法在下一波互联网立足。换句话说,未来互联网越来越不通过基于浏览数的广告来兑现价值。

        一个没做广告的博客,“价值损失”担心更显得没有道理。或是出于一种习惯,好比你会以会场上人们朝你眨了多少次眼睛来衡量自己的价值,但为了满足一部分人的习惯,我们还是可以探讨一下。

        关心你的信息传播有多广,真实的目的是想知道有多少人常常关注你,并不需要吊死在浏览数这一棵树上。

        回到现实中,如果你还需要浏览数来维持自己的写作信心,怎么办呢?建议把RSS提交到一个可以计数的地方,这样,你以后关注 浏览数+RSS Count(RSS计数),可以了吧。

图文致谢网友:IT业界论坛荣登十佳论坛

2006年1月21日,新浪论坛9周年庆典IT业界论坛荣登十佳论坛。感谢新老网友的支持!

下面是发几张现场图片:

参加新浪论坛9周年庆的 IT业界 网友

IT99 领取年度特殊贡献斑竹奖
醒客领取 十佳斑竹 奖
主持的帅哥
颁奖的天使mm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2006年1月21日,新浪论坛9周年庆典IT业界论坛荣登十佳论坛。感谢新老网友的支持!

下面是发几张现场图片:

参加新浪论坛9周年庆的 IT业界 网友

IT99 领取年度特殊贡献斑竹奖
IT99 领取年度特殊贡献斑竹奖
醒客领取 十佳斑竹 奖
主持的帅哥
颁奖的天使mm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再说和讯“广告门”事件

        前天说到keso作恶,现在回头看看“广告门”事件的主角和讯

        策划刘峻和具体操作周天舒估计这几天还在偷偷的乐,在他们看来,“和讯还是以比点击广告还要低的价格拿到了blog圈内品牌广告的黄金位置,怎么想都觉得值”。从keso的“从blog上投放的广告,要求近乎苛刻,不过好在和讯很体谅我的感受”说法看,这是一个少有的双赢结局。

        偷偷乐着的其实未必真赚了便宜,集市上100元砍下一个标价1000元的衣服,总是等穿出去别人告诉你50元能买到的时候,才开始不高兴。

        和讯找到了草船却错误地用它来借刀。和讯作的两个广告,一个是个人门户,一个是技术队伍缺人,和讯考虑到keso博客看的是互联网或者web2.0的人多,所以做自己web2.0广告应该是最值得的。

        其实这个想法是有问题的,keso的博客web2.0谈得多不假,但这些都是讲给web2.0设计者听的,而和讯的个人门户广告主要是为了招揽使用者而不是设计者,可见上面大大的看似相关的和讯个人门户广告,实则和keso的阅读受众不符。

        招聘技术人员的广告,比个人门户要合适一些,但也有些偏了,看keso博客的技术人员要比业务方面的人少很多,这个广告要是换成产品经理显然更好。仅仅是招聘,放到专业的招聘网站上,一个月1千元就可以,效果好了每周几百个简历是不成问题的,和讯回去会不会做个比较。真要在博客上找技术,到我的博客嘛,广告费我先打个对折,哈哈。

        和讯捡了个金鞋带子,不小心系在草鞋上,不知道keso手印按下后,广告内容是否可以换一下,要是能换,刘峻元宵节得给我送袋元宵了 。

        到这里,有必要把老是“挑刺”的目的说一下,并不像个别留言的网友说的那样,目的是为了讨当事人“烦”,事实上,我对刘峻具体策划的这件事情是很赞赏的,只是想说明,如果你要在广告上超过传统门户,你肯定要在模式上有些超越,光概念新是没有用的。

        和讯的广告之所以能找出这么多问题,不是和讯当事人考虑不周,也不是我高明,而是因为这件事情本身还没有跳出传统互联网经营的圈子,我只是把大家骂门户的思路往回套罢了。

        郑治也谈Keso“做恶”,再次提到当葡萄酒遇上博客,很多人认为“当葡萄酒遇上博客”说的是软广告,其实不是,软广告是以宣传或者提高产品对象的曝光率为目的的,而这里是为了提高大家的兴趣。做软广告会损失博客作者的信用,那种两全其美的事情太少了,哪能刚好最好的产品都让你碰到了?

        顺便说一下,我写完“keso作恶”之后,在和讯刘峻的博客上留了跟踪信息,说了bug的事情,刘峻作为和讯的总编辑,第二天就作出了反应,执行力不错,和讯能做第一个“个人媒体”策划,不是偶然。

        更新:继续炒作留言“哥们儿,先搞清楚什么是trackback吧”,有一点需要说明,新浪blog到目前为止还不支持对站外文章Trackback ping功能,因此,我发的文章只能到目的地通过评论来手工添加我的文章信息。

        更新2:新人留言“从战略的眼光来看,考虑其广告的具体投放目的就显得没什么意义了”,新人在注意到具体目的没有意义的时候,忽略了探讨的真正意义的是:博客广告是否跳出了传统互联网的圈子。

Keso做恶

kesoblog上做广告,引起了骚动,讨伐辩解交杂。
感觉上有几个争议点:
1.博客上是否可以做广告。
2.Keso的广告是不是适合放在news标题下面。
3.Keso“收广告费”之后的态度是否可取。
标题列到这里,有点八卦的感觉,我先从keso个体的角度上探讨一下。
博客上是否作广告,似乎不用回答,早就有人拿了美金了;keso把广告放在news标签下,应该说keso做法有些瑕疵,否则争论的也没有缘起;至于说keso收广告费之后的态度,既然在自己的博客上作广告,BSP(博客托管商)要是没有限制,摆不摆POSE还是随keso吧。
迄今,我和keso只在搜狐的博客颁奖上见过一面,时间紧、人多没有太多交流,第一感觉keso是个不错的人,如果把keso当成一个博客作者,我选择宽容对待。
刘峻要把keso摁下手印那一讲给孙子听,当成博客领域历史性的事件,对于事件的操作者,这样的荣誉感可以理解,也确实是一桩合适的买卖。
问题在于,如果把上面三个问题放到一个行业的角度应该怎么回答?还会是同样的结论吗?
让我区别keso做的和讯广告和新浪的广告有什么不同,实在找不出来,尽管keso的读者和徐静蕾的读者不同,这也只是类似新浪财经频道和科技频道的区别,而不是以信息为中心和以人为中心的区别。
以人为中心的传播,与以信息为中心的不同点在于,人为中心的积累能够形成信用,以至于你能够相信他,但最终能不能相信取决于价值制衡,而不是其他,在没有制衡的情况下,以人为中心的博客一样不可信,有制衡,信息为中心的门户同样也可信。
博客是创举,把“门户广告搬到博客上”的博客作者获得利益回报是创举,但门户广告搬到博客上就不是创举,如果这一效果被BSP和博客们当成创举迅速扩张,能把广告做到让网民备受煎熬的中国互联网肯定也能轻松让大家谈博色变。
难道博客真的只有传统广告这一条路吗?我怀疑。如果RSS等传播方式上再次被广告占领,所谓web2.0一万个优点恐怕也会掩盖殆尽。
门户式广告顶多也只能是博客盈利设计匮乏情况下的权益之举,如果类似门户广告不能成为博客的盈利方式,博客价值靠什么兑现?是有些人说的依靠个人魅力的软公关吗?不厚道的方式我总是不看好,而且自发的定制用户会只需要用脚来投票。
我赞成刘峻说的“博客盈利”是必然,但有时间问题,别的路也未必就行不通,你为什么不可以把博客当成消费品呢?
从行业角度看,满眼急着挣钱的BSP,门户广告会过早误导他们以为找到了金矿,Keso有意无意做了恶。
更新:刚发到刘峻博客上的Trackback跟踪信息就被删了,看来编辑很勤奋,刘峻让提意见,那就说一句,只要不是过于违规的评论,留着又何妨,如果控制的比新浪还严格,那是个什么2.0,何况删我这个跟踪信息,明显是望文生义。
更新2:这一次发的Trackback,上次的又有了,这是什么问题,难道是刘峻同学说的bug?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kesoblog上做广告,引起了骚动,讨伐辩解交杂。
感觉上有几个争议点:
1.博客上是否可以做广告。
2.Keso的广告是不是适合放在news标题下面。
3.Keso“收广告费”之后的态度是否可取。
标题列到这里,有点八卦的感觉,我先从keso个体的角度上探讨一下。
博客上是否作广告,似乎不用回答,早就有人拿了美金了;keso把广告放在news标签下,应该说keso做法有些瑕疵,否则争论的也没有缘起;至于说keso收广告费之后的态度,既然在自己的博客上作广告,BSP(博客托管商)要是没有限制,摆不摆POSE还是随keso吧。
迄今,我和keso只在搜狐的博客颁奖上见过一面,时间紧、人多没有太多交流,第一感觉keso是个不错的人,如果把keso当成一个博客作者,我选择宽容对待。
刘峻要把keso摁下手印那一讲给孙子听,当成博客领域历史性的事件,对于事件的操作者,这样的荣誉感可以理解,也确实是一桩合适的买卖。
问题在于,如果把上面三个问题放到一个行业的角度应该怎么回答?还会是同样的结论吗?
让我区别keso做的和讯广告和新浪的广告有什么不同,实在找不出来,尽管keso的读者和徐静蕾的读者不同,这也只是类似新浪财经频道和科技频道的区别,而不是以信息为中心和以人为中心的区别。
以人为中心的传播,与以信息为中心的不同点在于,人为中心的积累能够形成信用,以至于你能够相信他,但最终能不能相信取决于价值制衡,而不是其他,在没有制衡的情况下,以人为中心的博客一样不可信,有制衡,信息为中心的门户同样也可信。
博客是创举,把“门户广告搬到博客上”的博客作者获得利益回报是创举,但门户广告搬到博客上就不是创举,如果这一效果被BSP和博客们当成创举迅速扩张,能把广告做到让网民备受煎熬的中国互联网肯定也能轻松让大家谈博色变。
难道博客真的只有传统广告这一条路吗?我怀疑。如果RSS等传播方式上再次被广告占领,所谓web2.0一万个优点恐怕也会掩盖殆尽。
门户式广告顶多也只能是博客盈利设计匮乏情况下的权益之举,如果类似门户广告不能成为博客的盈利方式,博客价值靠什么兑现?是有些人说的依靠个人魅力的软公关吗?不厚道的方式我总是不看好,而且自发的定制用户会只需要用脚来投票。
我赞成刘峻说的“博客盈利”是必然,但有时间问题,别的路也未必就行不通,你为什么不可以把博客当成消费品呢?
从行业角度看,满眼急着挣钱的BSP,门户广告会过早误导他们以为找到了金矿,Keso有意无意做了恶。
更新:刚发到刘峻博客上的Trackback跟踪信息就被删了,看来编辑很勤奋,刘峻让提意见,那就说一句,只要不是过于违规的评论,留着又何妨,如果控制的比新浪还严格,那是个什么2.0,何况删我这个跟踪信息,明显是望文生义。
更新2:这一次发的Trackback,上次的又有了,这是什么问题,难道是刘峻同学说的bug?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搬家”,web2.0重陷克隆泥潭

        博客搬家公司,据说就是BSP(博客服务提供商)的编辑人员,帮你把写博客的“家”从原来的BSP搬到“搬家工”所属的BSP,以前虽有耳闻,但还没有享受到待遇。直到前几天,一位编辑mm给了我一个链接,才知道,原来搬家公司早已跨越了保留域名的简单阶段,直接进入到“交钥匙”服务时代。截止到我们沟通之前的所有文章,已经完全搬入,只要你接管用户名和密码,一切就ok。

        对于“搬家公司”,网上也有很多批评的文章,被指为“挖墙脚”,甚至上升到“人品”问题。虽然我也觉得未经博客作者同意,先搬后奏的做法“不厚道”,但我也比较理解“搬运工”们的苦衷,拿人“工钱”替人“消灾”,如今BSP竞争如此激烈,搬家不失为一个可以明显看到“业绩”的工作,至于所谓的“底线”,实在不好把握。

        也有人对“搬家公司”持一定的支持态度,他们认为,如果“搬家工”事先和你打过招呼,征求过同意,帮你搬一把,也并无不妥,再说你还可以保留原来的“家”呀,狡兔三窟,何乐而不为?我觉得像sz1961sy那样同时在几十个BSP上更新的“变态”博客毕竟是少数,对于我,这是第二个博客,经常更新的也就这一个,尽管上传成本近乎是零,但还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到处开花。

        说到底,搬家就是克隆,难道web2.0时代又要回到web1.0时期人们诟病的CTR_V加CTR_C的克隆吗?即便不考虑对搬家事件本身的是非评价,我还是看不出BSP大量重复的文章到底有多大的用处。

        按照老网虫sz1961sy说法,博客搬家的创造者是方兴东,如果此说成立,搬家公司应该具有和博客差不多久远的历史。当前,博客还只能依靠类似门户广告苟且偷生,而在业务上又依赖于类似门户的克隆,我对被大家寄予厚望的互联网新应用徒生出几分悲哀。不知道,严酷的BSP竞争中,克隆方式的创新,是否具有SP垃圾短信的同等功效。

        Web2.0提倡分享、共荣,彰显个性,当一个人在网上的“家”到处闪现,亦真亦假,分享、共荣、个性到底在哪里?知识产权的保护又在哪里?web2.0正挣扎在新一轮克隆的泥潭中。

        另外话题:有一件事情无聊到我根本不懈发言,某科技报一直把猎奇当成科学,早应该更名为伪科学报,只是最近新浪搜狐也跟着凑热闹,一些记者真的有认知方面的缺陷吗,还是媒体堕落到了接近末日?!

智能化的互联网趋势

        本文根据2006年1月14日在国际中文语言资源联盟年会上演讲的后半部分整理,不是预测,算抛砖引玉,希望一些地方能对技术无用论者有些提醒,新一波互联网变革并不能通过简单的业务变换来实现。

        智能化沟通是机器辅助人沟通的起点和终点。所谓智能沟通指的是人与机器之间能采用像有智慧的人之间一样的沟通方式。

        1.人机接口

        人机接口的目标是让机器为人服务,降低人的沟通难度,人机之间基于自然语言的智能化沟通将成为必然,由于人与人和人与机器的沟通方式没有差别,机器能够随时随地介入人的工作、生活中,帮助人们自动记录、整理资料。

        尽管机器是否能够完全取代人脑还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但机器代替人的部分脑力劳动已经成为现实,正在协助人们处理智力事件。

        2.海量沟通

        随着信息传播手段的发展,沟通事件将越来越频繁的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

        智能沟通能够在人们的传统沟通中起到辅助作用,比如记录留言、扩展沟通宽度(打破150规则),也会催生一些新的沟通方式,比如QQ的陌生人沟通,商务数据沟通。智能沟通手段也将是内容处理的手段,机器代替人去阅读文章,处理生活中大量的信息,为人提供秘书式的服务。

        智能沟通突破了沟通的传统含义,将信息传播、信息处理纳入统一的框架下,能够超越单个人的智力行为,使人类利用工具的新阶段。

        3.秩序重组

        以前人们关注一定秩序下的内容改变,“三代培养一个绅士”表明秩序本身的改变非常缓慢。

        比尔盖茨开创了肄业生时代,这是一个新的开始,秩序本身开始迅速变化,知识淘汰速度增加,知识的积累变得更加困难,应证了那句话:拥抱变化,只有变化是唯一不变的。资本积累方式正在改变,将未来作为资本成为潮流,从草民到首富之路从几代人的梦想,变成一个人几十年甚至几年的现实。

        4.互联网出现新现象

        博客流行,个人表达空前高涨,从博客开始,播客、视客相继登台。重温当年知识爆炸的担心,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真正到来,传输扁平化发展,媒体的位置正在受到挑战,自媒体、窄媒体纷纷登场。

        5.问题接踵而来

        信息的海量化,个人需求的个性化,信息有效获取变成严重的瓶颈,谁将是海量信息的看门人,如何从繁杂的信息为我们过滤出公正、有效的内容。媒体被利益俘获,受众沦为观察者,稀缺的话语权被操控。

        信息越来越多的进入生活,信息的关联性如何展现,能够像真实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那样井井有条吗,搜索引擎是否真的能够成为信息的门户?怎样实现从信息爆炸到知识激增?

        6.智能化的未来

        人与人、人与机器,机器替代人处理信息变得没有区别,信息精确寻址技术区别于搜索,提供了接近秘书式信息服务,人与机器在信息处理上处在相等的位置。信息关联由于智能技术的发展变得可行,个人设备能够做到信息与个人密切相关,毫无价值的骚扰性广告将逐渐消失。

        互联网作为最大的图灵机将彻底颠覆人现有秩序。人类迎来信息传播、知识处理智能化的新时代。媒体悖论在新的传播方式下将逐步得到解决,人能够越来越便捷地共享知识和智慧。

        互联网将是现有秩序的麻烦制造者,Google为代表的互联网力量改变互联网甚至整个世界的秩序,但google并不是终结者。

世界上只有两种事情

朋友跟我说,做技术久了,想把自己的想法调整得面向市场,意即换个思路。

这是一个不错的注意,当即得到我的支持,接下来,朋友告诉我,等忙完最近的一些事情,就会开始执行新的想法了,晕倒,我被激起热情一下降了下来,这估计又只是说说而已。

我这么想是有依据的,去年也有个搞技术的朋友想搞市场,想了一年,就是没有付出行动,最后跳槽了,到另一家公司还是做技术。

技术人员换到市场或者业务的岗位,或者换一个角度,更多的考虑市场因素,这本身不是问题。可是,在技术人员看来,却是需要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完,需要积累一个如何如何的前提。

其是,这种拖沓很多时候并不真是外面任务的压迫,而是来自内心的定式,兴是看不到,很多市场人员是一毕业就做了市场,并没有看来视若珍宝的技术积累,如果再听到市场人员一句牢骚,技术有个屁用,估计技术要吐血。

严酷的市场竞争和机械的教育方式,使得就业队伍呈现耍滑头木疙瘩两极分化,市场业务人员高超的务虚能力和技术人员极端的内闭思维成为人才的两大特征,换个角度思考和工作应该是第二次端正世界观的好办法。

换个思路而已,有这么复杂么?我跟朋友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事情,一个是马上要做的事情,一个是不做的事情。

我不知道他最终将如何选择。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朋友跟我说,做技术久了,想把自己的想法调整得面向市场,意即换个思路。

这是一个不错的注意,当即得到我的支持,接下来,朋友告诉我,等忙完最近的一些事情,就会开始执行新的想法了,晕倒,我被激起热情一下降了下来,这估计又只是说说而已。

我这么想是有依据的,去年也有个搞技术的朋友想搞市场,想了一年,就是没有付出行动,最后跳槽了,到另一家公司还是做技术。

技术人员换到市场或者业务的岗位,或者换一个角度,更多的考虑市场因素,这本身不是问题。可是,在技术人员看来,却是需要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完,需要积累一个如何如何的前提。

其是,这种拖沓很多时候并不真是外面任务的压迫,而是来自内心的定式,兴是看不到,很多市场人员是一毕业就做了市场,并没有看来视若珍宝的技术积累,如果再听到市场人员一句牢骚,技术有个屁用,估计技术要吐血。

严酷的市场竞争和机械的教育方式,使得就业队伍呈现耍滑头木疙瘩两极分化,市场业务人员高超的务虚能力和技术人员极端的内闭思维成为人才的两大特征,换个角度思考和工作应该是第二次端正世界观的好办法。

换个思路而已,有这么复杂么?我跟朋友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事情,一个是马上要做的事情,一个是不做的事情。

我不知道他最终将如何选择。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学院派、企业界和警察与小偷

来的很多都是学院派泰斗或者企业界巨子,高端精英们有着非常不同的思维方式,学院派的清华大学郑方教授的演讲,从事理到统计数据,演绎着学术推进的思路,逻辑脉络严谨,看上去滴水不漏。
企业界覃文华(google一下百度一下)的演讲,任意一段看上去都是独立的,连在一起却又环环相扣,无须逻辑支撑的平衡哲学,将行业深层问题谈笑间娓娓道来。
在学院派看来,企业界的观点是有风险的;而在企业间看来,学院派的思路执行起来几乎没有经济意义,观点冲突非常明显。在中国,学院派和企业界稍显有些相互割裂。
我最后一个参与演讲,计划十五分钟超了十多分钟,本来想以“学院派专家的演讲,为我们磨好了锋利的刀、擦亮了精准的枪,可是,要打的鸟儿在哪里?”开头,由于台下很多都是需要仰视才见的学术泰斗,这句话没有说出口,不过道理确实如此。
举一个例子,正式演讲结束后,有人提问“声纹个人身份识别技术,会不会遭遇新技术破解”,学院派的回答在如何加强技术难度上下猛药,而企业界的回答则从使用场景上排除风险。这是不同的思路,如果用一个数学的例子来说明,前者类似于求最大值问题,后者类似于在一定限制条件下的极值问题。
显然,企业界的思路具有比较强的操作性和有效性,学院派的思路对于长远会更好,实际应用成本可能会高到没有经济价值。或许自己身处企业的原因,觉得学院更多的参与企业活动对于学术价值的提升会更有好处。
求最值常常是学术问题,最条件极值是企业问题,技术的有效性总是有限的,是一个警察与小偷的问题,否则这个世界也就没有发展的意义。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来的很多都是学院派泰斗或者企业界巨子,高端精英们有着非常不同的思维方式,学院派的清华大学郑方教授的演讲,从事理到统计数据,演绎着学术推进的思路,逻辑脉络严谨,看上去滴水不漏。
企业界覃文华(google一下百度一下)的演讲,任意一段看上去都是独立的,连在一起却又环环相扣,无须逻辑支撑的平衡哲学,将行业深层问题谈笑间娓娓道来。
在学院派看来,企业界的观点是有风险的;而在企业间看来,学院派的思路执行起来几乎没有经济意义,观点冲突非常明显。在中国,学院派和企业界稍显有些相互割裂。
我最后一个参与演讲,计划十五分钟超了十多分钟,本来想以“学院派专家的演讲,为我们磨好了锋利的刀、擦亮了精准的枪,可是,要打的鸟儿在哪里?”开头,由于台下很多都是需要仰视才见的学术泰斗,这句话没有说出口,不过道理确实如此。
举一个例子,正式演讲结束后,有人提问“声纹个人身份识别技术,会不会遭遇新技术破解”,学院派的回答在如何加强技术难度上下猛药,而企业界的回答则从使用场景上排除风险。这是不同的思路,如果用一个数学的例子来说明,前者类似于求最大值问题,后者类似于在一定限制条件下的极值问题。
显然,企业界的思路具有比较强的操作性和有效性,学院派的思路对于长远会更好,实际应用成本可能会高到没有经济价值。或许自己身处企业的原因,觉得学院更多的参与企业活动对于学术价值的提升会更有好处。
求最值常常是学术问题,最条件极值是企业问题,技术的有效性总是有限的,是一个警察与小偷的问题,否则这个世界也就没有发展的意义。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博客大赛之搜狐颁奖

        搜狐博客比赛今天揭晓了,醒客参与的三大博客比赛到此全部结束。

        我说博客比赛并不容易,一名记者朋友问我为什么,我反问他,到底用什么标准评判是好博客?

        点击率是一个标准,但是通常和推广有关,天天上推广页和不上推广的博客不在一个起跑线,这样比不公平,再说,文章好不好,看完了才知道,“点击”常常只说明题目吸引人,很多人利用标题功夫取巧。

        那用评论数衡量吧,不过说好话和说坏话都是评论,芙蓉的走红就是一例,还是说明不了问题。要么看投票,即便不考虑作弊,大家宣传的力度也不一样,这变成了比人脉和公关。

        似乎比文章质量要客观些,不过也不好比,不同领域自不必说,即便同一个领域,文采好坏本身也没有太多标准,过多的文采而没有内容,看后如隔靴搔痒。

        这么多的困难,足以说明博客比赛的难度了,任何人没有获奖都有喊冤的理由。

        看了独孤mm的博客颁奖典礼的台前慕后,更深切感到举办者的不易,相比于结果的公平性,最屈的是他们,资本不切实际的奢望让执行者疲于奔命而不得好果,这已经成为了中国IT企业的通病,互联网行业更是雪上加霜。

        许多人对搜狐的博客比赛也提出了质疑和批评,不是说质疑和批评没有道理,切身处地一下,能消除我们的怨气。

        要说建议的话,比赛很多环节处理有些急躁和考虑不周,以致自找了一些麻烦。

        比如获奖结果70%来自于投票的决定,显然高估了投票的公正性,从最终的结果看,这种量化容易授人口舌;又比如keso,当个评委再好不过,引入keso参加比赛就不是明智之举,这种没开始就需要定结果的比赛,给奖不给奖都不好向网友交代,keso几乎没功夫拉票,幸好在最后时刻,有人挺身而出把keso的票数拉到前面而没有判为作弊,算是稍微解了点围。

        现场组织方面最大的缺憾在于朝阳同学缺席,搜狐的矩阵战略非常出色,执行力却不尽人意,搜狐提高执行力看来要从上开始。

        现场keso成了最佳的博客明星,风头盖过了最佳播客胖大海,再次说明keso更适合当评委。搜狐关于博客颁奖晚会的报道,除了两三个博客有些头脸之外,其余的博客只能看到一些影子,对于博客这种强调个人的东西,搜狐过多把镜头给了嘉宾而稍显忽略了主角。

        还有刚才我想找网上一下评奖结果,一时找不到,至少不容易找,不再说了,路上就有兄弟提醒我,这个系列的文章不要让人感觉按照奖金多少来写啊。

        说一些褒奖的吧,现场陈中和雄杰忙里忙外,一百多人照顾的很周到,要不是现场都是饮料,雄杰每桌下来,就得睡觉了。

        搜狐的博客参赛没有BSP限制也值得表扬,互联网越来越是一个开放的世界。

        醒客眼获得最佳科技博客奖提名奖,我对结果满意。一则,新浪的博客参加搜狐的比赛,搜狐能不计门户之嫌,希望中国互联网更多打破门户界限,共同繁荣;另一则,最佳科技博客是keso,跟在keso后面,不委屈。

        博客比赛是一个不讨好的差事,这不是搜狐的错,新浪和博客网也一样挨过骂。比赛能够起到推广博客的作用,这是我支持的理由,为每一家博客比赛都写开始和总结的文章,算是小小的支持,这个系列到此结束,博客将迎来新的阶段。

        现场碰到很多博友,把坐在附近的介绍一下,要是万一忘了谁,请担待。本来有照片,手机一时还倒不出来,就把名字列一下吧。(文/醒客

        老白keso周天舒24小时在线思维的乐趣王正鹏潘欣

        更多现场信息:搜狐博客颁奖专题

        更新:今天早上看到雄杰和董江勇的留言,搜狐员工的敬业精神不错。比赛专题的图片也补充了一
些。

新闻秩序重建与google“做恶”

提到“技术不可能完全取代媒体中专业媒体人的作用,媒体(指专业的媒体人士或组织)在新的交流方式中仍将有一席之地”,认为“媒体人士”即便不再担当“信息价值判断和筛选”看门人,“但是他们至少可以做中间人”,即“掮客”,相当于经纪人。
如果要说“经纪人”和“看门人”的差别,我想在于经纪人是按照信息接受者利益来行使职责,而“看门人”则按照传播者的利益来行使职责,我担心,这种美好的理想在实际的操作中并不能很好的执行,他们都是中间人,强大的中间人遵守的是商业利益最大化而不是“公平”。
歪脖·说“信息与知识并不相同,知识是信息升华的成果,是一种浓缩的系统化的信息”,信息具有不同层别的组织结构,歪脖?坑提到社会性参与和知识管理工具,这是一个办法。
解决“看门人”问题的出发点是理顺扭曲的价值关系,然后再有办法去实现这种秩序重建,否则如郑治说“妄谈革命,不谈价值”。
从新闻秩序重建的具体动作来看,门户网站等媒体结构或许需要为新秩序作好准备,Lovelock认为利用个性化来提高用户粘性,“一个有粘性体现用户价值的首页也是自身发展可能性的一部分”,除了有技术上的一些难题,让已经具有良好产业链价值的利益者进行“革命”,不仅仅心理上难以接受,也会有现实中的巨大风险,温和的演进或许是更好的办法。
还好,一些大的互联网公司也开始尝试新秩序的重建,只是这个过程应该比我们想象的要长,否则好端端东西臭掉也很快。
行者又说google作恶这档子事儿了,利益最大化的商业环境中,如果没有违反法律,不是什么做恶不做恶的事情,企业不能合法创造最大化的利润才是最大的作恶。看来没有制衡规则,新秩序并不是万能药,不能遏制合法的市场行为下不做“恶”。
另外相比于国内,google做恶不是什么“恶”,流氓软件遍地,我们除了骂没有别的办法制衡,这更是悲哀。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提到“技术不可能完全取代媒体中专业媒体人的作用,媒体(指专业的媒体人士或组织)在新的交流方式中仍将有一席之地”,认为“媒体人士”即便不再担当“信息价值判断和筛选”看门人,“但是他们至少可以做中间人”,即“掮客”,相当于经纪人。
如果要说“经纪人”和“看门人”的差别,我想在于经纪人是按照信息接受者利益来行使职责,而“看门人”则按照传播者的利益来行使职责,我担心,这种美好的理想在实际的操作中并不能很好的执行,他们都是中间人,强大的中间人遵守的是商业利益最大化而不是“公平”。
歪脖·说“信息与知识并不相同,知识是信息升华的成果,是一种浓缩的系统化的信息”,信息具有不同层别的组织结构,歪脖?坑提到社会性参与和知识管理工具,这是一个办法。
解决“看门人”问题的出发点是理顺扭曲的价值关系,然后再有办法去实现这种秩序重建,否则如郑治说“妄谈革命,不谈价值”。
从新闻秩序重建的具体动作来看,门户网站等媒体结构或许需要为新秩序作好准备,Lovelock认为利用个性化来提高用户粘性,“一个有粘性体现用户价值的首页也是自身发展可能性的一部分”,除了有技术上的一些难题,让已经具有良好产业链价值的利益者进行“革命”,不仅仅心理上难以接受,也会有现实中的巨大风险,温和的演进或许是更好的办法。
还好,一些大的互联网公司也开始尝试新秩序的重建,只是这个过程应该比我们想象的要长,否则好端端东西臭掉也很快。
行者又说google作恶这档子事儿了,利益最大化的商业环境中,如果没有违反法律,不是什么做恶不做恶的事情,企业不能合法创造最大化的利润才是最大的作恶。看来没有制衡规则,新秩序并不是万能药,不能遏制合法的市场行为下不做“恶”。
另外相比于国内,google做恶不是什么“恶”,流氓软件遍地,我们除了骂没有别的办法制衡,这更是悲哀。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提到“技术不可能完全取代媒体中专业媒体人的作用,媒体(指专业的媒体人士或组织)在新的交流方式中仍将有一席之地”,认为“媒体人士”即便不再担当“信息价值判断和筛选”看门人,“但是他们至少可以做中间人”,即“掮客”,相当于经纪人。
如果要说“经纪人”和“看门人”的差别,我想在于经纪人是按照信息接受者利益来行使职责,而“看门人”则按照传播者的利益来行使职责,我担心,这种美好的理想在实际的操作中并不能很好的执行,他们都是中间人,强大的中间人遵守的是商业利益最大化而不是“公平”。
歪脖·说“信息与知识并不相同,知识是信息升华的成果,是一种浓缩的系统化的信息”,信息具有不同层别的组织结构,歪脖?坑提到社会性参与和知识管理工具,这是一个办法。
解决“看门人”问题的出发点是理顺扭曲的价值关系,然后再有办法去实现这种秩序重建,否则如郑治说“妄谈革命,不谈价值”。
从新闻秩序重建的具体动作来看,门户网站等媒体结构或许需要为新秩序作好准备,Lovelock认为利用个性化来提高用户粘性,“一个有粘性体现用户价值的首页也是自身发展可能性的一部分”,除了有技术上的

RSS阅读器是“家”还是“门户”

iplinger放弃RSS阅读器文后留言反问,“你是把RSS Reader看成了自己的家,还是看成了一个‘门户网站’”,我理解iplinger的意思是,既然是家的话,那是和“自己个人”相关的事情,如果“信任”一些人,你的使用就是没有问题的。
通过信任一些人,从那些人那里获得信息而不是直接获取,确实是一种信息选择机制,但我认为这并不是一种明显比媒体推荐(或说专业网站、门户网站)更有价值的方式。
我曾经分析过媒体的价值悖论,媒体的问题在于原本媒体只是传播中介,但由于话语权集中,被利益左右之后,媒体将不会按照“公正”的方式来传播,而是按照利益的左右来传播。比如电视台播的广告,并不是按照观众需要程度来安排的,而是按招标的价格来安排的。
即便你信任的是一个具体“人”而不是一个媒体机构,只要这个具体的人具有较强的话语权,媒体悖论问题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一些明星代言的广告,你可以相信广告上面活生生的人吗?
旧烟斗信息背后是二郎神还是啸天犬中留言说“相信信息背后的人只是一个方向,而不是一个方法”这是一个不错的方向,我想,是不是可以沿着这条思路找出能够操作的方法呢?
寻找“利用信息背后的人”的方法,iplinger 和旧烟斗认为“‘个人崇拜’是难免的”,个人崇拜只能是一种具体的方法,除了上面说到公众人物也会被利益左右之外,还有适应范围等问题。他们说“因为对于越来越专业、越来越深奥的各个方面的资讯来说,再也没有比听取专家的意见对于我们来说更有效率的了”,这是因为过于拘泥于“个体”了。
对于一个具体的问题,“一个人”犯错误的几率是很高的,正因为此,媒体机构才有审校、监督岗位的意义,甚至一审、二审、三审,目的只有一个,发挥群体的力量。
互联网也需要发挥“群体”力量,尽管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相信未来也还有别的方法可行。
RSS阅读器到底是家还是门户网站,或者说是私有信息还是公共信息领地,区分不重要,对解决问题并没有太多的帮助,未来,直接面向用户的,越来越是综合一体化的信息服务,技术的发展总是让人变得更方便而不是更琐碎。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iplinger放弃RSS阅读器文后留言反问,“你是把RSS Reader看成了自己的家,还是看成了一个‘门户网站’”,我理解iplinger的意思是,既然是家的话,那是和“自己个人”相关的事情,如果“信任”一些人,你的使用就是没有问题的。
通过信任一些人,从那些人那里获得信息而不是直接获取,确实是一种信息选择机制,但我认为这并不是一种明显比媒体推荐

Windws Vista微软之技术创新日

Windows创新日 3rd decade of windows
1月6日,参加了微软主办的创新日活动,会议加展览,微软经常举办的那种,会议有两个方面的热点问题:
·Longhorn 蝉变成 Windows Vista
·最新开发模式WinFX
从6日上午的创新日大会的1个半小时安排如下
·微软相关历史的阐释时间1小时左右
·Windows Vista跨平台多媒体技术20分钟左右
·WinFX开发20分钟左右
长角longhorn变Vista
Longhorn是微软新一代操作系统的内部代号,正式发布名称为Windows Vista,微软将Vista描述成开启下一个10年的客户端操作平台,Windows进入第三个十年。
Vista将3D显示融入到Windows的系统界面中,视觉效果空前提升。Vista支持在多个硬件平台上,比如XBox、家庭电脑、数字电视上面共享音视频,用户可以享受到综合性的、全方位的多媒体数字应用。
Vista能够自动监测系统的硬件资源,以适合电脑硬件的方式来显示界面,性能好的电脑可以看到更出色的界面,性能差的也能保证运行速度。
全新的WinFX开发
WinFX开发模型有三个方面,WPF(Windows Presentation Foundation)、WCF(Windows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WWF(Windows Workflow Foundation)。
WPF是表现系统
即界面编程部分,充分发挥了当前计算机的图形运算能力,提供良好的显示。引入了XAML(读音:ZaMo),利用类似HTML的排版语言来描述界面,XAML是XML标准的。有如下三个方面的意义:
使得界面描述能够统一。此前即便微软自己不同的编程语言,设计的界面也无法统一描述。
界面设计与代码设计分离。利用XAML的设计的界面,与程序代码可以分离,通过XAML中的标记来关联,使得界面设计与程序设计分离,软件开发的分工更明确。
界面设计更专业。界面设计可以在专业的美工设计工具中进行,设计完成再倒入到开发工程中,利用XAML来描述,很方便就与代码连接在一起,最终程序显示效果与美工设计完全一致。
WCF是通信系统
软件的各个部分之间,组件之间通过WCF来联系,可以实现灵活的分布式处理系统,网络程序和本机程序设计别无二致。微软的可靠性和安全性设计来源于此,能否提升微软软件的安全形象在于此,据说是Vista开发多年的一个重点。
WWF是工作流系统
几乎所有的软件都会涉及到流程处理,微软对工作流处理提供了专门的支持,使得微软的软件开发工具真正具有企业级的开发能力。
感想
现场看到了微软号称“数字生活”林林总总各式各样的软件和产品,深切感到微软是一个庞大的软件帝国,以微软在操作系统上的绝对地位,业界的许多担心显得合理而无助。
大会入场处有一个高1米多,长达十余米的黑色宣传板,描述了微软20多年来的历程,从最初单一的QDOS到今天的各种各样,连盖茨估计都难以叫全的Windows产品,一些明显的里程碑位置上分别点着一个发光小亮点,比如:DOS1.0正式发布、Windows95发布等等,像满天的星星坠在黑夜上。
这棵越来越庞大的树,总容易让人想起那个提倡简洁的google(最近也有人说google变复杂了),微软会因为过于庞大而失效么,有些莫名的担心,也似乎突然间明白了大会回顾历史花了大部分时间的意义,只有历史是简洁而清晰的。
每次参加微软的技术类讲座,经常会有开发工具编译总是无法通过、程序打不开、系统死机的事情发生,这次也不例外,一个虚拟的奥林匹克程序,十几分钟死了好多次,莫名的理由怪罪给了Beta,似乎beta版不是微软出的,或者beta版就应该频繁出错。
Web Counters51.la Free Site Stats
Windows创新日 3rd decade of windows
1月6日,参加了微软主办的创新日活动,会议加展览,微软经常举办的那种,会议有两个方面的热点问题:
·Longhorn 蝉变成 Windows Vista
·最新开发模式WinFX
从6日上午的创新日大会的1个半小时安排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