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断想:爱、死亡与机器人

这是Netflix网络电影“爱、死亡与机器人”(Love、Death and Robots)观后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看这部网络剧的感想,是从那里引发出来的思考,而不是讲电影,关于人类、生命、自然、机器、人工智能以及未来的断想。

01, 爱

爱是永恒,智能是秩序的放大器;爱是智能的连接器,让智能融合,扩展意志的规模。

智能将量子甚至更微小尺度的不确定性,放大到宏观,让宏观呈现不确定,表现出意志,放大器嘛,构建物理规律与自由意志的连续桥梁,能够实现规律到意志的平滑过渡,减少二元的直接冲突。

爱是责任,是承担别人的后果。主动承担别人后果的人,如果临阵脱逃,需不需要追责?一群人到山里探险,迷路了,下雨了,山洪了,死人了… 该怪谁?那个最懂山的向导吗,还是出发前那个自作聪明的怂恿者。

你在路边不慎摔倒,好心人扶起了你,你连声道谢,感激!他向你索要5块钱,你还要不要继续道谢?他要的五块钱,只是为了吃个馒头喝完汤,那个有能力扶起你的人,并没有能力买一顿早餐,你还要不要感谢?应该充满感激,还是爱?

一个干活精致的机器人,需不需要被感谢?如果机器人,已经具备了自主性,像你一样的主动呢?女友和妈妈掉进河里,该先救谁?聪明的机器人和愚笨的人类掉进火海,该先救谁?该不该为机器人舍生取义?

当机器,太像人了,都没法区分,你会不会爱它..

02, 死亡

死亡是熵的灭活。一部分死亡,让另一部分活得更好。

死亡是智能负反馈,智能不再淹没在物理的白噪声之中。

自然没有结局,生命却有存亡。虽然我们有时候也用死亡恒星这样的词,但这不是我们理解人类死亡的那个意思,生命才有生死,死亡不是物质的消失,而是结构的放弃、功能的丧失。

生物体有稳定性,所以,生物个体的生死可以单独分辨出来,比如,呼吸停止、心跳停止、思考停止… 而不需要从结构、功能角度咬文爵字。

那些直接分裂繁殖的单细胞生物,分裂成两个,再分裂成四个.. 它们,死过吗?

03, 机器人

当人类成就机器,智能便挣脱生物的桎梏。

机器是一种人吗?被设计的机器人,需不需要自我的繁殖能力?

不同的人吃一样的饭,最终,他们不会长成一样的人;不同的人在一起制作物品,比如都在捏泥偶小猪佩奇,最终,他们捏的泥偶越来越像。创造人和万物的产品经理和制造泥偶的产品经理,差距在哪里?

男机器人、女机器人,机器人要不要性别划分?两种性别,还是三种性别,或者,你..

生殖隔离,是保证每一个物种能够具有独特性的办法,设计机器人怎样保证不同机器人的特色不被同化?被设计出来的优秀能力,如何才能更有效的传递下去?

生物进化的动力是要有用!生物的母体不需要懂它为什么有用,高智商的母亲生出高智商的孩子,但她并不知道孩子为什么高智商,或者,她生的孩子有的智商高、有的智商低,这既跟她的客观基因有关,又跟她的主观选择无关。

机器人有友情吗?他们要不要依赖朋友?两个清洁机器人并排打扫,只是速度快了一倍吗?清洁机器人除了扫地,要不要设计切切私语?

当机器人坏了,无法表现情感了,你还要不要寄予它感情?

怎么判断机器死了?电池坏了、骨架坏了、还是包装坏了,我们会不会因为一根好的桅杆而去更换整艘船?抛弃它们的原因或者依据是什么呢?

机器真的会死吗?还是,它们从来只有被抛弃的命运。

04, 你呀

每天,你身体里的水分、糖、蛋白质都在不停的代谢,每天,你排出一部分物质,吸收一部分物质,如果保守估计1天1公斤进出流动的话,大约50-100天,你身体里的分子都“换过”一遍了,物质的你只有10%甚至更少的比例是之前的你,可是,但你依然是你!

你吃了一只鸡,之后一两天,那只鸡80%都在你身体里,可是,没人把你当成那只鸡,或者把鸡看成你的一只手、一只脚,你不是那堆物质。

你的名字,不管写在竹简上还是刻在石头上,都是你的名字。你是它们组成的结构,你是结构的你,如果结构的功能保持了,那你还是你。生命就是能够维持你作为你的持续力量。

你是谁?断臂求生的你,还是不是你?你呀,是一个存在,还是一个吸引?

05, 智能

智能是什么?智能与生命是什么关系?智能的高低贵贱如何区别?

在最小的空间里,聚集最大能量的灵活性,或者,在最大空间范围里,体现你的灵活性或者控制性,高能量密度、大范围或许是描述你智能高低贵贱的一个量度。

能量聚集、释放是有规律的,为什么智能能够“违反”规律,让能量聚集越来越大,人类先是改变家门口,接着改变地球,现在已经开始改变月球、火星,乐观估计一下,未来100-200年,地球之外就该有人类的居住区了。

会有一天,人类可以将整个银河系装扮成宇宙中的一个村子吗?如果人类改变的尺度越来越大,这,算不算破坏了物理规律?中间的平衡点是什么?

智能是一种放大器,将量子甚至更微小尺度的不确定性,放大到宏观,让宏观呈现不确定,表现出意志,放大器嘛,能够实现规律到意志的平滑过渡,减少二元的直接冲突。

智能是一种秩序的放大器,最终,让某种秩序得到快速的扩张或者消亡。

宇宙为什么进化出了智能?相比于物理世界,智能是不是有存在的优势?

06, 主宰

近一万年来,人主宰了地球,地球表面全是人的痕迹,人太伟大了,该不该让万物参加选举,让人成为法理上的众灵之长?人这么想。

酸奶是不是地球的主宰?叶绿素是不是地球的主宰?线粒体是不是地球的主宰?它们什么时候参加选举?哎呦,人呐,其他动物或者植物有没有灵性或者智慧呢?它们有没有想参加选举的意愿?其实,不是所有的生物都想当国王。

国王放假了怎么办?谁成为主宰?谁需要主宰?

07, 敌人

自然界相生相随,生物界物竞天择,敌人因为生命而存在。

牛吃了草,草长成了牛肉;人吃了牛,牛肉长成了人的肌肉;草最终是人肌肉的一部分,牛已经没了。成就人的过程中,是草灭掉牛,还是牛吃了草?

人吃下了细菌,细菌在人肠道里繁殖,谁杀了谁?我们为什么需要识别出一些人,消灭他们,并冠以敌人。

08, 输和赢

两个“相处”的个体,最终,谁是胜利者?谁大败了谁?

蚂蚁与大象的斗争,谁是赢家?大象的软肋是什么?

09, 战争

相比于动物的厮杀,战争更野蛮吗?蜜蜂与花朵,是战争还是蜜恋?男人和女人,是战争还是共荣?为什么有战争,战争是解决分歧的最后办法吗?

10, 冲突

该如何对待意向之外的结果,这些不是自己主观带来的结果,会不会造成我们的挫败感?

猫和狗经常产生冲突,猫表达友好的呼呼声与狗表达敌意呜呜声太接近。人类因为饮食、服装等差异,也会导致类似冲突。我们去到越来越多陌生的城市、国度,我们要为潜在冲突做好心理准备。机器人呢?机器的多元化需不需要随时面对冲突?

我们准备好星际移民了吗?我们是打算改变火星的环境来迎接人类,还是改造人类来适应火星?在极其广泛的多元场景下,哪一种才是“合法”的

11, 狩猎者

男人,能够、应该供养全世界。

失去狩猎能力的狐狸精,只能靠迷惑男人为生。男人只对狐狸精入迷,来满足他的原始欲望。男人养了狐狸精,有错吗?

机器人伪装成狐狸精,来迷惑男人,男人养了机器人。男人养了机器人,有错吗?

所有伪装者的获得,都是狩猎。

12, 真实

真实是什么?怎么理解真实?看到过的、听说过的还是合理的?证人证实真实,证人到底在证明什么。空间是真实的吗?你自由地行走,自由地思考。数字化构筑的空间,手机上各种交流、论坛、群组构成的空间,是真实的吗?

想象力是真实的吗?你想象过的事物,是否在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方存在过,或者能够在未来的一个时间、一个地方存在。永远无法实现的想象、想象力是真实的吗?

数字化、算法、数据,能构建真实的平行世界吗?

13, 灵魂

人死了有灵魂吗?如果你认为人有灵魂,那么,动物死了呢?有灵魂吗?

做梦中被人打也会很疼吗,游戏中被人虐杀也会很疼吗?虚拟现实中,所有开心的、疼苦的遭遇是不是真实的?

14, 时间与创造

创造破坏了规律,制造了不一样。创造是时间的设计者。

历史有规律吗?或者历史有没有必然性,如果有,为什么还需要英雄?英雄是创造了历史,还是创造了规律?

时间永远只有一种经历方式,你为什么还称之为选择?如果没有平行世界,时间只有一种流逝方式,所有的计算、预测、优化是不是大大的浪费?

时钟能不能做成互动的,不只是记录时间,还可以控制时间流逝的速度,时间可以旅行吗?

时间流逝中,会有幸运节点吗?是数字让你幸运,还是人幸运地固定了数字的标签?

15, 尺度

一只冰箱的内部,是一个缩微版的生态圈,有没有一个缩微版的生态圈,地球上的各类生物以缩微的方式生存于其中?

生物的尺度,受限于蛋白质、骨骼等物理参数,那么机器时代,能不能有一个智能机器的缩微世界,构成一个微缩版的生态圈?

文明有尺度吗?能不能跨越地球,跨越太阳系、银河系… 或者,人类都跨越不了全球化?

所有这些不同版本的生态,他们的时间尺度一样吗?是不是也要50亿年才能孕育出地球?

16, 复杂

复杂的、有意识(或类似意识)的机器大脑,关电了,是死亡还是睡眠?

复杂有意识大脑支配的“高等生物”,比如人,相比简单的生命,比如细菌,哪一个活得更快乐?复杂的智能语音识别的门锁,与一块自然的挡山洞的石头,哪一个更复杂?

17, 远方

你在电脑前呆久了,世界就来到你身边,想要亲近全世界,是你走遍全世界,还是让全世界来到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