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社交趋势,看腾讯战略升级

国庆前一天,腾讯宣布架构升级,社交网络迎来变局。

社交的荣光与困惑

过去二十年,互联网从极客工具进化成全民生活方式,“社交”是网络全民化的皇冠,成为影响网民最深入、最广泛的服务。社交网络诞生从Facebook 2004年成立算起,已经快15年;从2008年迅速成为互联网的中心服务,也走过了十年光景。十年对于传统行业来说,只是个开始,对于快速创新的互联网来说,却意味着产品的世代更迭。

社交网络是当前互联网的核心,网民或者说民众每天数小时甚至十数小时沉浸其中,人们偏好社交网络甚至超越了真实的生活。围绕社交网络的资讯、娱乐、电子商务、支付等服务,已经改变了全球人民的生活方式,对传统社会、经济、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社交网络已经成为社会进化和更迭的力量,这是社交网络的荣光

当然,社交网络不全是好消息,社交带来的海量信息,消耗着用户大量的时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被卷入到社交网络洪流,社交信息影响的不只是资讯获取效率,也日渐深入影响工作、学习。

信息泛滥,可以看成是泛传播的一个后果,传播在工业社会是商业品牌、产品流通的主要动力,然而,互联网与电视不同,电视在工业社会虽然重要但在人们工作、生活中的占比并不高,起到的是画龙点睛的作用。当互联网接棒成为传播的主流渠道,承载的不只是公众信息,还包括商务、交友甚至生产、制造等所有公共和私有信息,此时,如果将传播与信息化视为一体,就会造成了“所有事件都是传播事件”的错觉。就像寓言中,你拿起锤子看什么都像是钉子。

年初Facebook爆出的隐私问题,经过调整之后虽然有改观,但小麻烦依然不断,继欧洲发布GDPR隐私保护条例之后,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加入强化信息隐私保护的阵营。

信息泛滥、隐私保护,社交网络遇到困惑,等候在一个新的机会窗口前

组织在哪里?

互联网攻城略地快速的发展,让整个社会既兴奋又有倍感压力。人们发现,互联网在2C方面带来更多的是动力,而在2B方面却更多地造成了困扰。

社交资讯让主流媒体影响力大大减弱、社交电商也在冲击着实体商店,企业员工的流失率快速增加,老板们缺乏像过去一样让员工稳定在工业流水线上的有效管理工具。

互联网上的组织在哪里?似乎社交之后,所有人都在各自为政,唯一的联系剩下社交平台,甚至有人惊呼,个体生产时代到来。网络正在碎片化,组织似乎消失了。

社会化、组织是人类最重要的发明,人类得以让城市成为不夜城、将足迹踏出地球,仰仗人类之间的高度合作。无论互联网对组织造成了多大的冲击,清醒的人们都非常清楚:组织只会变革、不会消失

如何看待社交网络的困惑?人们不仅仅需要资讯、娱乐与购物,也需要工作与学习,前者可以是个人为中心的,而后者则依赖组织。换个角度来看,社交困惑来源于在资讯、娱乐与购物中过于强劲的表现,让娱乐休闲侵蚀了工作、学习的空间。

人们很顺利成章的想法是,社交的下一步在于激活组织,在于强化2B服务。互联网的2B业务,是把传统工厂、公司的办公搬到互联网上吗?显然,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搬迁” 问题,而是需要新理念的变革。

社交下一站:社会组织变革

在社会生产制造方面,互联网带来的效益远不如新闻、娱乐与零售市场,工作是创造社会财富的,是更“正经“的事儿。互联网如何在企业等社会组织方面,在“正经”场合发挥作用?

德国给出的答案是工业4.0、美国给出的答案是工业互联网。工业4.0是从工业继承的角度给出的答案,作为传统工业强国而互联网又欠发达,德国希望通过工业变革从而实现产业链与客户销售的互联网变革。工业互联网是一种综合的方案,美国作为互联网的领导者,希望将互联网的成功复制到工业领域。

互联网前二十年,中国是美国的好学生,靠着复制美国服务到中国(Copy to China)取得了一个个成功。但是,由于中美文化与制度的差异,这种不同随着时间的发展正在放大,互联网创新并不按照预先计划来出牌。

在新闻和搜索主导时期,新浪、百度和雅虎、谷歌的服务形式基本是相同的,但在微信、微博时期,服务形式则与美国对应的twitter和Facebook有很多的不同,不再是中国版的社交服务,而是中国的社交网络。一些功能创新上,反过来值得美国公司学习,支付与社交的结合,已经让中国率先进入无现金社会

在社交网络陷入组织缺失的困惑中,中国公司的答案会是什么?

中国工业发展落后于世界,缺乏成熟的工业机制,这些曾经的缺点,也会为中国企业灵活创新提供方便。当整个世界经济都陷入产能过剩的基调时,企业从产业端的改革缺乏足够的动力,而社交则为企业变革提供外部动力。

消费是生产的目的,在富足经济的时代,消费力将取代生产力成为新的社会动力,组织过去围绕生产制造形成,今天,组织也可以围绕消费产生,一个更大规模的社会变革窗口将开启。

中国互联网公司在支付和电商方面的一些创新突破,正是不把企业过去的传统边界当作必然限制,而以社交为纽带推动了消费型的社会组织。并且,组织化也将有效改善隐私保护问题。

腾讯改革内部架构,把产业互联网当作下一步重点,以过去消费互联网的成功驱动未来的产业互联网,开启社交网络一个新的阶段(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