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流动性困境

【流动性的悖论】

自从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演化成全球经济危机,今年是第9个年头,已是人类经历的最长的经济危机,然而世界经济依然没有走出阴影,甚至,连持续变好的趋势都看不到,“W”型的经济调整被慢慢拉成长长“L”型的衰退,横在各国发展的道路前面。 

经济危机的转机,在于流动性管理,过去的9年,全球为刺激经济而增加的流动性,各国都创了记录,可是,从最终的结果看,流动性海量的增长并没有让经济得到有效恢复,增加流动性并没有让流动性改善,流动性更多地是推升了资产,流动性被冻住了,产能过剩成为世界各国面临的大问题。

解决当前的经济危机,流动性杠杆的空间越来越小,流动性管理变得左右为难:不增加流动性,全球面临流动不足的问题;增加流动性,资产膨胀反过来会抑制流动性。各国央行不得不采取的流动性宽松政策越来越成为寅吃卯粮的行为:一方面在缓解当下缺乏流动的窘迫状况,一方面加剧来年流动性与资产的矛盾。

以流动性为特征的商业正在让世界经济陷入越来越深的泥潭。

【从所有物到所有权】

在农业社会中晚期,经济形态是自给自足的形态,自己生产满足自己的消费过程,生产是在“自己的控制”之下进行的,我们称之为“所有”。农业社会早期,人与动物一样,只是消耗大自然,对大自然的物品没有拥有权(也就是“所有”),树上的桃子不是你的、不是我的也不是那只猴子的,谁先摘到了谁吃。

农业社会中晚期出现“所有”,这块地是我的、那棵树是你的,人可以持续地对一片土地、一棵树投入劳动,让它们产出比自然生长多得多的果实,“所有”推动了生产,推动了人类社会进步。如果没有“所有”,我们只能拜自然所赐,依然在丛林里与虎狼斗争。你拥有这块地、你耕种这块土地、你享受这块土地的果实,农业社会的所有,是对具体物的所有,你种了玉米就只能享受玉米,不能去摘邻居的南瓜。

农业社会的所有,可以称为所有物。看上去是公平的,有劳才有获,但这并不一定符合社会总的效率要求。因为,会种玉米的人不一定爱吃玉米,会打鱼的人不一定爱吃鱼,还有,种玉米和打鱼都有一个基础量的要求,你不能只种一颗玉米,要种就要种一块地。

社会发展,所有方式也发生了变化,从“所有物”转向“所有权”,你种玉米不一定就吃玉米,你可以用玉米换邻居的南瓜,交换出现了,我们拥有的是种玉米的权益而不是玉米本身。“所有权”让让人们更好地干自己擅长的、享受自己喜欢的。

“所有权”更大的价值在于促进了社会的分工与合作,合作中划分权益比划分“所有物”容易得多。商业、流动性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曾扮演重要的角色,久而久之,我们已经习惯流动性是人类社会的标准形式。

【狼群吃肉的启示】

如果社会一直朝着更高效率方向的发展,今天我们并不需要去审视商业流动性本身,问题在于,经济危机持续恶化,流动性问题已经变得难以解决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反思一个前提:流动性是否是必须的。

当我们习惯在超市里拿走一块肉就留下十块钱的时候,想一想,狼群是如何吃肉的?一群狼猎获了一只羊,会有一只狼记录下了所有狼贡献力量的大小,然后按照贡献大小(权益)来划分羊肉吗?当然不是,狼群吃肉,身强力壮的狼就能多抢几口,力气小的狼就少抢几口,身体过弱的,可能一口都吃不上。

在人看起来很不公平,怎么可以剥夺劳动者的权益呢?但大自然是公平的,肉弱强食的规则之下,体能强的狼存活下来,最终狼群在与其他动物的竞争中才能繁衍至今。

狼群吃肉给了我们一些启发,一种合理的分配制度,流动性不是必须的。人为什么不按照能力强弱(不单指体能)分配社会产品呢?或者人为什么不按照个人所需去分配社会产品呢?

有人会说,如果按照需要量来分配而不是贡献量来分配,当贡献者得不到需要的东西,下次就不会有动力去贡献了,社会就不会进步了。听上去很有道理,但别忘了,现在全球面临的是产能过剩的危机,过剩的情况下,贡献者得不到需要的东西的可能性会大大减少,过剩的情况下按需分配也不“合理”吗?

【下一个大事件】

是时候反思人类协作方式了,所有权对所有物的改革,是释放人类动力一次重大进步,那么,下一次释放动力的方式是什么?

在所有权的指导下,我们工作的动力更多是工资回报,一些不能得到回报的工作即使人们很有能力干好积极性也不会太高,所有权回报的驱动下,人并不能发挥最大价值,尤其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人的能力发挥将受到更多的限制。

下一个社会领域的大事件是什么?或许你想到了分享经济,但不止于于此,是时候摒弃“所有权”了,打破所有权限制,放大使用权,让每个人、每个时刻都愿意、也都能够贡献自己的能力,这是社会价值最大化的要求。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