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会走棋,人类干什么?

【了无生趣的游戏】

2015年10月,谷歌旗下公司开发的AlphaGo围棋软件,以5:0的成绩打败欧洲围棋冠军樊麾,人工智能再下一城,前一个标志性事件是1997年IBM电脑软件深蓝战胜国际象棋冠军卡斯帕罗夫,当年是国际象棋,现在是围棋,从电脑计算的角度看,围棋要比国际象棋复杂得多,时隔18年,AlphaGo与深蓝的进步在于,深蓝只是知识的储存者,AlphaGo则具有了学习能力。

一万年前,森林里茹毛饮血的人类祖先与猴子过着类似的生活,今天,人类成为了生灵的主宰,人造航天器已经飞出太阳系,而猴子的生活方式却几乎没变。猴子与人相比的区别,一代代人的知识能够通过学习来累积,而一只猴子死后,所有的经验也将随之而去。

或许,学习能力而不是知识才是人与其他动物的根本区别,机器具有持续的学习能力是人工智能界的重要事件,2016年3月AlphaGo对阵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的比赛结果已经不那么让人期待了,因为,拥有了学习能力的AlphaGo战胜人类即便不在3月,也不会太久。一个时代已经开启:过去,机械的发明,机器代替了人的体力;现在,电脑的发明,机器正在代替人的智力。

各种棋类运动,尤其是围棋、象棋这种具有历史渊源的古老游戏,虽然规则简单,但棋局却非常丰富,结果也常会出人意料之外,人们喜欢围棋、象棋,就是喜欢简单规则之下智力博弈的不确定性,走棋非常锻炼人的思考能力。AlphaGo作为一项高技术发明,将打碎游戏爱好者们的玻璃心,在人工智能的控制之下,围棋很快就会被“打通关”,博弈结果将是确定的:谁先走谁赢或者谁后走谁赢,弈棋将毫无悬念可言。

人类的价值在于探索未知,摆脱宿命奔向自由,我们可以随意想象,让那些最天马行空的想法都变成现实,而现在,在既定规则的游戏中,深度学习机器人能够计算出各种可能的结果,就像一场充满悬念的足球赛来了一位先知,提前说出了所有进球的结果,已然了无生趣。

【机器人,终结者】

机器人是终结者,所有能够制定规则的比赛,人都可能无法再赢了。

机器能够帮助人解决任何事情,包含体力的、智力的,即便有些领域智能机器还未来得及进入,也不过只是需要一点不多的时间而已,人与机器所有关于执行力的比较都是没有必要的,都可以提前宣布结果,就像人不需要与汽车比跑步、与吊车比举重一样,人也不需要跟机器比计算能力,无论是简单的加减乘除,还是出差、旅行等各类复杂的事务处理。

当然,需要补充说明的是,目前机器人成绩还仅限制在人们制定了规则的范围,象棋与围棋是典型的制定了规则的游戏,实际中,规则问题是对现实问题的重大简化,如果把现实问题比喻成实数,那么制定了规则的问题顶多算是整数,也就是说,即便3月份AlphaGo以5:0战胜了李世石,丝毫不能说明人工智能与人的智力有什么可比性。鉴于人工智能还处在萌芽的初期,所有人工智能挑战人的试验几乎都是“命题”比赛。

机器是复杂的工具,自从工具发明以来,工具的作用就是替代人的部分能力:树枝替代手指、锤子替代拳头。随着工具的进展,人与工具的边界也在不断变化:杠杆等只能改变力量的使用,人与工具的边界是能量;蒸汽机、汽油机增加了人的能量,人与工具的边界是智力与体力;电脑能够计算和处理事务,智力的边界被打破。

具有学习能力的机器正在驱逐人类,不仅仅生产线上重复体力工作的工人,那些看上去需要文化实际只是重复脑力工作的白领,比如记者、统计员甚至分析师,人将被迫从各种重复性工作中彻底退出。

【创意的时代】

工业时代,经验是人最重要的工作能力,信息时代,智能机器人的知识库和深度学习让专家们津津乐道的资深工作经历黯然失色。创意而不是重复性的生产才是未来重要的工作。

对于理工类同学,坏消息正在来临,那些只是寻求答案的工作,无论多复杂都将是机器人的天下,而那些从事艺术的同学则要幸运的多,哪怕简单的创意也能体现工作能力。未来,一件事务可以区分成两个部分:设定目标、执行目标。人做设定目标的工作,执行目标则交给有学习能力的机器。

传统的工作以生产出来的产品作为评价标准,工作投入的时间量与产品的数量息息相关,工作投入的时间越多,产品的生产量也会越多。创意工作无法设定目标,结果也不可预知,创意的重点不再是提高生产效率而是如何减少试错。

不仅人工智能不能替代人类,人类的一个个体也都无法替代另一个个体,我们可以为别人做很多事情,向父母尽孝、抚养子女,但无法替代他们,成为他父母的孩子、孩子的父母,也替代不了他爱人的陪伴。

人类在嗜血的丛林胜出,成为生命的领导者,一直都面临着各种威胁,但能够击败人类的只有人类自己。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