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垄断时代谈不作恶

【被金钱裹挟的社交媒体】

百度血友病吧因为“被卖”引起舆论海啸,百度贴吧官方将一些病友吧以每年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价格承包给商业医疗机构,让商业医疗机构成为吧主,从而在贴吧发帖、删帖中拥有控制的主动权,原本是病友们自由交流的病友吧,变成了商业机构可以强行推广的广告吧,更有甚者,一些吧主虚假宣传甚至卖假药,百度贴吧商业化被质疑为“良心大甩卖”。 
备受争议的当然不只是贴吧被卖,百度搜索的核心产品“竞价排名”早几年就备受争议,按道理,搜索应该按照用户关注程度、信息关联程度等要素为基础排序,百度推行的竞价排名,则按照付费多少来排名。

在传统的媒体上,比如报纸杂志,刊登新闻稿件如果收取了采访对象的好处,常常被称为“软文”,尽管发企业新闻收红包几乎成了顺理成章的潜规则,但毋庸置疑,“软文”是违背公共道德甚至违法的行为。

随着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的流行,微信公众号、微博长文成为了个人发布信息的窗口,既然是个人的地盘,发信息是否收费也是个人的自主行为,看上去貌似无口厚非。不过,随着粉丝的增多,一些微博公众号、微博长文事实上已经具有媒体的影响力,能够造成较大的社会影响,如何避免社交媒体的个人号(常称为自媒体)出现类似媒体的“软文”还没有有效的办法。

百度贴吧被卖,其实是平台方摄取了个人信息发布权、管理权,并且一次性地卖给了商业机构。如果不是造成了一定的社会负面影响、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那么也会跟一些自媒体大号付费发布一样,可能被看成互联网新业务的合理盈利模式。

社交的时代,强权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力量介入到公众传播之中。

【恐怖的第四种垄断】

不仅仅是百度贴吧,也不仅仅是社交媒体,新的问题也在其他领域发生。由于滴滴、uber等打车软件的流行,出租车行业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在两、三年以前,出租软件刚刚推出的时候,补贴曾给出租司机们每个月带来两三千元的惊喜,而现在,出租软件已经成为人们出行的标准配置,软件运营方开始把司机流量从出租车导向专车,许多城市,出租车司机的收入锐减到近一半。

从传统的角度看,一家公司将订单交给哪个客户执行应该是自由的,但是现在,打车软件在不同类出行车辆之间的政策调整已经造成重大社会资源调配波动,引起社会资源配置的不平衡。

传统的垄断方式有三种:卖方垄断、买方垄断、双边垄断,互联网带来了第四种垄断:入口垄断,拿出租车为例,虽然打车软件公司不拥有车辆,也不拥有乘客,但是作为中介服务方,打车软件公司具有了控制出行入口的可能性,并导致可能的垄断行为。

也不止出行行业,互联网具有跨地域的穿透性,只有第一,很难有第二、第三,电商行业只有少数服务平台,也出现将出租车导向专车的类似行为,把用户购买流量从原本分散的商户导向自己利益关联密切的商户。电商平台纷纷开展自营服务,一些前期入住的商铺开始感受到排挤。

互联网天然具有一家独大的可能性,各个细分领域的集中入口式服务都非常容易形成第四种垄断,随着互联网渗透到方方面面,传统商业正在陷入第四种垄断带来的巨大冲击之中,考验着传统的商业监管。

【不作恶与社会生态再平衡】

金钱裹挟贴吧、出租车受冲击、网店被洗劫… 这些已经明显造成社会不平衡的情况,在传统法律看来却有些无能为力,反映出法律落后于互联网业务创新的步伐。

谷歌公司将“不作恶”作为企业宗旨,是从企业自身的角度提出的经营标准,法律还不能约束的地方,企业需要自律,不过,自律的标准缺乏客观性,标称不作恶的公司依然可能在客观上作恶。

如何让企业客观上不作恶?集中入口方式的设计非常重要,平台服务方作为供给双方的联络者,将资源匹配作为商业利益的来源值得商榷。卖方通过花费各种成本将买方吸引到平台上,但买家买过一次之后,未来的匹配权却属于平台,如果卖家再次需要买方,则需要向平台付费,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卖家花钱为平台吸引买家,却没有办法维系买家,平台越集中卖家越没有自主经营能力。

传统商业社会是通过自由竞争实现平衡的,法律通过限制强行买卖来防止垄断,而现在,买卖匹配权成为了商业本身之后,强买强卖被隐藏了,自由竞争失去了基础。

从web时代到web2.0时代,互动改变了互联网服务,不过,集中入口依然是互联网服务的基本形式,如果集中式入口找不到有效的监管方式,这或许意味着一个新的时代开始,集中入口式的互联网服务因为商业的正义性面临瓦解,社会商业生态需要新的再平衡。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