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还是智能环境?

本文首发 大家@腾讯

人工智能的困惑

人工智能又开始热闹了起来,从低端餐馆里忙着端盘子的机器人、生产线上拧螺丝的机器人到高端能够写新闻稿件的机器人,智能机器人从科幻小说正在走向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人们一方面欣喜于人工智能带来各种新奇体验,另一方面也感到一些隐忧。

人们沉醉于高科技提供的便捷生活,也清醒地认识到,科技从来都是双刃剑:刀能用来砍柴,也能够拿来砍人;火药能推动火箭,也能够制造炸弹;即便是温和的煤炭能源开发,由于使用过程防护不当,也给小半个中国带来了持续的雾霾侵害。

人工智能带来的困惑比原子弹还要严重,至少我们清楚地知道,爆炸在广岛、长崎的原子弹是因为什么原因、由谁去投放的,但人工智能呢?如果有一天我们被机器人抢劫,都不知道遭了哪一个人的毒手,好比一个人被拿着棍子的歹徒追打,他害怕的不是棍子而是拿着棍子的人,只有棍子没被人拿起自己主动跳起来打人了,他才会怕棍子,而现实中,从来不会有棍子主动打人的情况,工具只是为人所用。

人工智能有些不一样,由于看上去具有类似人的地位,一个人形的智能机器人,并不被看作一台普通的机器,而常被看成另一个“人”,现在,人造的工具,“棍子”开始主动打人了!智能机器人被当作一个“群体”,成了人类的挑战者。许多科学幻想小说和电影的结局,人类甚至成了机器人的奴隶。

人工智能的挑战正在蔓延到现实,当制造业开始采用机器人的时候,大批蓝领工人便面临失业;当人们更多从智能柜员机存取钱的时候,银行的服务员饭碗也将是个问题;智能机器人作为男朋友和女朋友也开始走进一些前卫人士的生活,人甚至到了该选择要不要同类的时候。

不发展智能机器人不符合科学进步的方向,发展智能机器人则可能培养了人类自己的终结者。智能机器人正在入侵人类,人工智能陷入前所未有的困惑。

工具是人的延伸

如何解决人工智能悖论?

麦克卢汉有一个观点:“媒介是人的延伸。”简单理解,信息媒介是人眼睛、耳朵的延伸,所以人们能够看到更远、听到更远。这句话可以扩展一下:“工具是人的延伸”,不仅仅信息媒介,所有的工具都可以看成是人的延伸,筷子是手指的延伸、汽车是腿的延伸……

人工智能困惑的原因在于:人们改变了智能机器人作为工具的从属地位,成了与人一样的主导者。如果认识到智能机器人作为工具只是人的延伸,而不是一个独立主体,能够帮助我们厘清人与人工智能的关系,并提示我们人工智能可能的发展方向。人们要做的,是如何让自己的能力借助人工智能得到恰当的延展。

智能机器人与异地体验

智能机器人能够干什么?将一台智能机器人发送到沙漠里,机器人的眼睛、腿与手分别是人的眼睛、腿与手的延伸,此时,我们借助沙漠里的机器躯壳,能够游走于沙漠而不用担心饥饿与干渴,智能机器人延伸了人的存在。

像一些鬼神故事中描写的借尸还魂一样,灵魂附着到另一个人的躯体上,借别人的身体重新活过来。智能机器人能够大大扩展人类的感知范围,太空中、深海里,一些受限于身体生物限制的地方,只要利用网络通信系统,建立好人与智能机器人的连接,机器人都能充当人类的假体,完成精彩的异地体验。我们甚至可以深入到原子内部,借助量子智能眼,“亲眼”看一看原子核里各粒子是如何运动的,或者造一台能够穿越黑洞的机器,去到另一个世界走一遭。

智能化的环境

轮子作为一种工具,“轮子是腿的延伸”是直接的,另外,轮子也间接地导致了城市的出现。有了轮子之后,人们可以跨大区域进行物质产品交换,最终一些地方演变成专门交换的场所:集市,然后逐步发展成城镇和城市,因此说,城市是轮子产物,借助轮子,环境从农村延伸到城市。

我在《重新理解媒介》一书中对“媒介是人的延伸”做了另一个维度扩展:“媒介是环境的延伸”,同样,可以把“工具是人的延伸”扩展成“工具是环境的延伸”。智能机器人不仅是人的延伸,也是人类生活环境延伸,在机器越来越智能化的时候,环境也将越来越智能化。

你在原始森林里探险累了,机器人会自动变形成一座公寓让你休息。房子会变得越来越贴心,你打喷嚏的时候,房门会自动关上,并开启升温系统。你在酒店里感到有些孤单,酒店里的桌子、沙发会自动移动,摆放成你刚离开家时卧室的模样,让你倍感温馨。你的汽车会随着你开心或者不开心加快速度,会在你仰望天空时自动开启天窗…

我们不是要制造更多的机器人实体分走我们的生活空间,机器人是我们与世界保持联系的信使,信使不会截取我们的快乐,只是让我们快乐能够更好达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