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苹果手机卖不动说起

本文首发 大家@腾讯

【苹果销量的失速】

据说,苹果iPhone6s发布之后,虽然首周业绩冲破1300万打破此前去年1000万部的记录,但是,由于今年中国市场同步发售(去年中国市场没有首发)业绩占到35%,那么中国市场外的销量则很可能低于去年的业绩,随后TrendForce的市场报告显示,今年三季度苹果的手机份额出现了下滑,跌到15.4%,甚至,一些渠道商已经开始出现降价促销的情况。

苹果iPhone6s会不会成为苹果历史上第一个出现销量下降的手机呢?在这之前,iPad在2013年4季度销量达到高峰之后,则经历了连续7个季度的销量下降。电子产品销量下降并不是什么新奇事儿,桌面电脑多年前销量就开始大幅下滑,但是,象平板电脑这样刚推出才几年就开始销量下滑的产品还是让人感觉有些不一样。

桌面电脑、平板出现下滑的原因不是人们大幅减少了使用,而是技术进步之后,产品使用周期大大延长,从功能需要上讲,人们更新换代的要求不再那么强烈。90年代,桌面电脑如果使用超过2年,由于处理器速度和内存大小跟不上要求,新版操作系统甚至都没有办法在旧的电脑上顺畅运行,电脑软件与应用驱动着硬件不断升级更新。00年之后,电脑的更新速度开始下降,主要就是因为电脑能力已经越过一个拐点,硬件已经够用了,缺乏大幅提升速度与容量的迫切性。

电子产品不是因为用坏了或者用旧了需要更换,而是因为不够用了才更换,而一旦电子产品让人感觉是够用的,更新电子产品的动力就会减弱甚至消失。平板电脑推出没几年就出现销量下滑,只因为平板够用了,没有太多必要去换。

整个智能手机市场正在经历增长减速的过程,也将面临电脑、平板市场相同的销量下降的问题,科学技术推动着电子产品进步,日益强大的技术却让用户失去更新购买的动力。

【用户识别驱动升级】

苹果是电子产品的佼佼者,不仅重新定义播放器、手机、平板等产品,也在对应的市场保持着超过行业均值增长率,这除了技术之外,还有来自用户方面的原因。

2014年刚拿到iPhone 6的时候,我无法接受手机背面的线条图案,那种线条设计实在是太丑了,于是,我买了不透明的手机背壳,刚好挡住线条,手机变得“漂亮”了,可是很快,大约3周左右,我“不得不”拿下不透明的手机外壳,换上了透明的外壳,理由很简单,作为苹果用户,希望别人能够更直观地看到我用的不仅仅是苹果手机是最新版的苹果手机而,就像小时候希望别人看到自己的新鞋而挽起裤腿一样。

作为打电话、上网的手机,更新手机早期的驱动力是功能不够用了,而“丑陋”的线条从被挡住到主动放出来,手机不只是一个打电话、上网的工具,更多的,手机成了项链、耳环一样的时尚品甚至奢侈品,是身份象征,作为身份象征,识别度变得非常必要,有识别才能快速告知别人你的身份定位。

【消费力决定社会关系】

正如我在9月底关于苹果手机升级理由的文章中所说的,“果粉换手机不是因为有了哪些新功能,而仅仅是因为有了新一代手机”。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科学技术一直是第一生产力,决定着生产力的形态,而生产力的发展决定着生产关系,决定着人类社会的形态,从冷兵器的原始社会、封建社会到机器的资本主义,生产力发展驱动着社会关系的进步。而现在,随着以关系特征的信息社会到来,技术驱动产品升级的时代正在结束,用户消费形式决定产品的时代正在开始,促进产品、升级的是用户的消费力而不是科学技术的生产力,生产关系的进步变革力量正在从生产力转移到消费力。

消费力表现为用户识别度,当iPhone6s与iPhone6缺乏足够的区别时,苹果升级的动力便大幅衰减。消费力开启的是一个感性驱动的新时代,科学技术不再只是在后台,表现为冷冰冰不断提升效率的机器,人们需要科学技术更加具有人性化,科学技术应该能够被人更好地感知,成为人际之间的亲和剂。

消费力已经如此重要,如何解读消费力并系统发掘消费力呢?消费力表现为产品对用户的吸引力,显然,产品吸引力不只取决于生产过程,还取决于产品的消费过程,人们在消费过程中的攀比心里、集体行为都将影响产品的吸引力。消费力不仅决定生产关系,还决定着社会关系,是驱动社会进步的新力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