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是平的

本文首发:大家@腾讯

【这边裁员,那边招聘】

最近,互联网BAT(百度、阿里、腾讯)巨头开始规模裁员,或者减缓招聘,一副经济寒冬临近的感觉;另一方面,社交媒体上又是另一幅景象,一些新兴的创业公司在转发大公司裁员信息的时候,不忘给自己打出招聘广告:“来吧,我们要人”。

招聘、裁员,求职、离职本不是什么问题,只是,随着互联网大潮的来临,公司员工的流动性在快速增加,据不完全统计,中关村公司的平均寿命只有不到5年,即便一些业务红火大的互联网公司,员工年流失率也高达20~30%,这在传统企业看来,员工快速流动往往是企业走向衰退的标志。

快速的人员流动似乎成了创新行业的普遍情况,以员工是否流失来判断企业业务健康与否变得不太符合实际,另外,在快速的人员流动背后,还伴随着业务的快速变化,从博客、视频、微博到微信,一系列业务不断推出,新业务却只能各领风骚三两年,人员新、业务新俨然是创新行业的基本特征。

【平稳的工业生产线】

对于传统工业领域的企业管理者而言,非常难以接受互联网创新的“新”节奏,工业生产具有明确的周期规律,工业生产线上的工作人员以契约方式组织在一起,通过遵守相同的规则有计划地完成工作,而且,生产线上的工作通常是重复性的,汽车生产线每天都在生产同一型号的汽车。

在以契约和规则为特征的生产线上,更多的改变只是为了优化流程,让流水线能够更顺利地工作,工作的结果是可以预期的,同一条生产线,生产时间长度与产品数量有着严格的对应关系,一个有序的工业社会有序地运转着,仿佛一台安静的座钟。

工业生产线的产品是重复生产的结果,也就是拷贝,工业生产的价值以拷贝的数量作为价值衡量的依据,工业生产均匀而平稳地运转着,工业产品像流水一样均匀地流动,对应着价值平稳地产生。工业社会的创新,最重要的形式是优化既定的流程,减少未来生产中的错误,或者提升生产的效率,优化之后的流程,在下一次改进之前,也将在新的规律上保持不变。

工业的社会,不折不扣地,世界是平的。

【不确定的创新】

这一切,在信息社会发生了变化,随着数字信息技术的发展,拷贝的生产不再必要人的参与,按照传统的价值度量标准,拷贝是零成本的,也是不值钱的,人的价值在于做出前人未做过的工作,所谓创新。创新,虽然被看成一种更高阶的生产方式,但却有着工业生产完全不同的特征,创新的结果产生之前,是没有办法知道创新的结果会是什么,换句话说,创新具有不确定性。

相比于均匀有度的工业生产,不确定的创新方式的生产变得桀骜不驯,以计划、控制为特征的生产观念在创新中变得毫无意义,工作人员也难以将工作时间与工作结果做出量化的关联,一些软件开发行业,不仅仅不同水平的程序员编写代码的速度相差巨大,就是同一个程序员状态好和不好的情况下也有巨大的效率差别。

也就是说,不仅创新的结果无法预测,创新的效率也是无法预测的。

【世界不再是平的】

创新让传统工业的管理失去秩序,一切变得毫无规律可言,在传统工业社会看来,下属工作价值的九成甚至更高比例应该体现在工作结果中,现在,能够确定体现在工作果的价值可能不足一成,领导者难以确认下属工作的结果是否合理。

公司创造价值的方式正在改变,业绩不再按照时间流逝同步产生,一年当中,产生价值的时间不再均匀分布,可能某一个月甚至一个星期产生了全年的价值,而其他时间却不产生任何有效的价值。创新型生产的价值评估面临问题,许多时间努力地工作可能并不产生有效结果,勤奋的人与懒惰的人工作起来也不再泾渭分明,商业的上帝开始玩儿起了骰子。

信息化正在碾压一切,但世界却没有变平,创新型工作的核心是试错而不是获得直接结果,信息化让世界变得平等的同时,创新却引入了不确定,我们正在遭受方法论的危机,传统的管理方法、规则方法正在失去意义,世界不再是平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