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经济的冷思考

本文首发腾讯@大家

最近,一个创业项目再次引起人们对分享经济的争议,因为导致Facebook员工涉嫌卷入有偿带人到公司免费午餐的行为而被解雇,对于这些违反约定俗成规矩的行为,是破坏者的墓志铭还是创新者的通行证,争论者们则各有各的立场。

【闲置资源的”分享”机会】

无论是租车服务Uber,还是短租房服务Airbnb,这些被贴上分享经济标签的服务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利用了原本不是经营性的资源。通过Uber提供汽车服务的,不是商业机构的出租司机,而是开着私家车的上班族,本来车子只是自己私人的交通工具;通过Airbnb提供住房服务的,不是营业的酒店,而是个人的家庭住房,本来房子也只是个人的私产。

将个人的资产纳入经营,跟互联网常常提到的分享精神并不是一回事儿,分享更多是一种无偿或公益性的行为,而Uber、Airbnb的出租是不折不扣的商业行为,盘活个人闲置资产,只是看上去像是把个人资产”分享”出去了,姑且也就叫做分享经济(sharing economy)好了。

【分享经济破坏传统商业】

分享经济从诞生那天起就不断陷入争议之中,Uber提供的租车服务在许多国家和地区遭到抵制,造成这种局面的首要原因,是因为Uber式的专车服务抢了传统出租车的饭碗,让出租行业陷入困境。类似Uber提供的出租服务常常被冠以创新的名义,对传统出租的冲击也被认为是创新者打败守旧者,不过,真相或许并不这么简单。

在中国市场,从大约两年前打车软件开始补贴出租开始,那些短时间还没有采用打车软件的司机和年纪大的乘客很快就感觉到了不便,空跑的出租车不再愿意接待路边的客人,路边拿着手机的客人也不愿意上一辆直接付现金的出租车,原因很简单,使用打车软件的乘客与司机享受了打车软件公司的补贴,从而与没有享受补贴的出租车、乘客处在不公平的竞争位置,换句话说,打车公司提供的补贴是一种扰乱价格市场的行为。

打车软件的补贴行为不仅扰乱了价格,还给创业带来深远的负面影响,粗暴的烧钱模式大大提高了初创企业的运营成本,让科技创新过早淹没在资本的铜臭之下。从淘宝、京东到滴滴,创业更像土豪们的博金游戏。

不过,得了便宜的出租司机和乘客更喜欢另一种说法:打车软件公司的价格补贴是”模式创新”,没有加入打车软件的人们是落后的。这个时候,哪怕明显的扰乱价格体系的行为,也让人百口莫辩。

好在,报应来的很快,仅仅两年后,就在2015年,当打车软件公司将价格补贴从出租车调向专车,那些装有”创新”打车软件的出租司机便迅速变旧了,获得价格补贴的专车迅速占领出租市场,许多城市出租司机的收入甚至出现了腰斩的情况,此时出租司机眼中的打车软件,也从创新领袖变成了抗议对象。

即便不考虑价格补贴这种以创新名义实施的不公平商业竞争行为,分享经济对传统商业的冲击也是明显的,Airbnb向游客提供的是个人闲置住房,相比于商业酒店,个人住房没有卫生、安全等方面的管理要求,无需承担沉重的经营义务,这种成本低廉是不折不扣的偷工减料,跟科技创新、模式创新无关,竞争当然也完全不在一个水平面上。

【创新的社会责任】

分享经济是搅局者还是引领者?为消费者提供更廉价、更方便的服务有错吗?创新的边界在哪里?

科技创新不应该直接用来冲击受法律保护的商业规则,破坏式创新并没有进步的社会意义,试想,如果这可以算创新,那所有违反商业规则的不公平,都只需要重开一家科技公司,就可以合法地干违法的事儿了,合法商业的保护应该毫无疑问地成为创新不能逾越的底线。

为用户提供更廉价、更方便服务的出发点没有问题,但公平的前提不应该被创新剥夺,那些个人住宅在进行商业出租的时候,是否像商业酒店一样缴纳了税金,是否能够保证稳定的质量要求,是否履行了风险的告知义务,分享经济不应该通过逃避社会责任的方式来凸显成本优势。当许多人念叨着”创新发生在边缘”的时候,其实更合理的解读应该是:把创新控制在边缘,而一旦创新从边缘成长到主流,就应该主动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

当然,创新发展到一定阶段,可能会进入到与传统主流商业规则有冲突的状态,而创新的社会责任在于,要让传统商业具有平等的过渡可能。打车软件不应该通过价格补贴来冲击价格体系,而是通过便捷性提升服务体验,并且这种体验能够平等地出让给传统出租司机使用。

【分享经济还是协作消费?】

即使仅仅从分享经济的技术角度考虑,分享经济的问题也丝毫不比我们意识到的情况好,在工业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并不是缺衣少食,面临的问题是产能过剩,换句话说,如果分享经济仅仅只有低成本的优势,虽然能够提高具体的出租人资产收益,但对整个社会而言,并没有提升应有的价值增值,会加剧中低端服务的无序竞争,让陷入低增长的经济更加低迷。

我们需要的并非个人资产的廉价”分享”,现在的市场并不缺乏产品制造,缺乏的是高质量产品的有序分发,新经济的核心不在于”盘活”点对点的个人资产,在于促进社会高端资源更加合理地使用,包括公共资源和传统商业资源,此时社会更需要的不是P2P资产的分享经济(sharing economy),而在于个人参与的社会化协作消费(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有效实现高端资源分配,化解产能过剩之忧,巧合的是,这两个有点类似的新经济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使用权而不是所有权的运营。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代金凤)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