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说相声走红的创业者们

本文首发腾讯@大家

【老江湖遇上新戏法】

几天前,央视一档“开讲啦”节目录制现场爆出一场争执,70后业界领袖周鸿祎批评90后创业者余佳文不守承诺。原因是,余佳文一年前在央视的节目中声称要拿出1亿元分给员工,而现在他说,这只是说着玩儿的,不要太认真,并以90后的身份自诩年轻人的公司是玩儿出来的。潜台词说,说给员工发钱也只是说着玩儿玩,根本就没打算兑现。

余佳文的对与错误本不需太多讨论,商业与做人都有基本的伦理规范需要遵守。引起大家关注的原因还有发问者周鸿祎,作为早一批已经取得不错成绩的业界领袖,周鸿祎曾因为说话大胆称为“红衣大炮”。现在许多年过去了,当70后的老江湖遇到90后的新戏法,却显得有些无奈。

国内科技创业界尊崇的不是事实,创业者刷着微博吹着牛的时候,大家还不习惯让他摆事实、摆证据,而是习惯讲道理、讲情怀,当符合道理比符合事实更受欢迎,一切都变得荒诞不经起来。

【好说段子的“工匠”】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科技创业界开始流行“工匠”一说。本来,工匠是工业前期的现象,是工业还没有实现规模化时的一种初级状态,也就是说,工匠是一种还不成熟的工业,为什么要追求工匠呢?

当然,创业者们说工匠的时候,常常会增加两个字“精神”。当“工匠”变成了“工匠精神”,浑水仗就可以开始了。你买的不是产品,是情怀,是永远无法验证的“工匠精神”。有意思的是,好说工匠精神的创业者常常不是工科技术背景,这或许是“工匠精神”只能停留在抒情层面,只能讲情怀的原因。

让人忍俊不禁的是,因为苹果创始人乔布斯曾有一些宗教背景,诸多以苹果作为学习对象的创业者,喜欢的是乔布斯“改变世界”的情怀,毫不在意苹果真正成功的原因是技术、是设计、是产品、是服务。

如果创业者忘了产品、服务才是根本,情怀只是不必示人的内裤,产品发布会就演变成了成功学课堂,创业者最在意的是教用户怎么做一个有高级趣味的人,忘了交付一款有品质的产品才是自己的责任。一场产品发布会是否比另一场发布会成功,比的不是做了什么产品,而是台上慷慨陈词的段子,看谁的“单口相声”更出彩,多么虚幻的工匠精神啊。

【创新还是创意】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国内创业者开始喜欢上”做手机”,仅仅过去的一周,锤子手机、奇酷手机相继发布,算上之前几个月,国内宣称”做手机”的知名公司不下十余家,就在国际绝大部分手机大厂三星、HTC等衰退之际,仿佛国内公司一夜之间乔布斯附体,能够重新发明一遍手机、重新发明一遍手机、重新发明一遍手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或许国内手机创业者只是重新发明了一遍车轮,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创新,做手机这件事儿跟十几年前相比,已经完全不同,那时候手机产业链是封闭的,只有拥有全部或者大部分手机技术储备才可能做手机,现在,手机已经像PC一样具有开放的技术标准,你只要有100万,就可以像攒电脑一样”做手机”,并贴上自己的品牌。

过去几年国内做手机有过成功的先例,大家津津乐道的小米,应该说,小米是过去几年创业成功的典范,但小米的成功不能跟苹果归成一类,小米更多是商业模式的成功,是营销的成功,而在技术产品层面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小米值得后来者学习,但要清楚应该学什么。

真正的创新,一定要带来用户使用体验的变化,苹果手机让手机变成了玩具而不是缩小版的电脑,这也是诺基亚迅速溃败的原因,诺基亚不是因为产品做的不好质量失败,而是用户使用习惯发生了很大变化。国内以做手机为典型代表的创业者,只是把营销创意当作创新,是通过宣讲去灌输用户一种理念,而不能通过产品去传达,用户很难在使用中体验到创新价值。

【大撕裂社会】

国内的创业者中,有一批《三体》迷。《三体》流行只能说国内的科幻创作水准还处在过于初级的水平,《三体》无论是科学基础、文学想象、悦读体验都乏善可陈,有的只是”黑暗森林””降维打击”之类的伪商业指导。之所以说是伪商业,就像许多创业者把”产品做得极致”当成操作指南是伪实操一样,因为极致是后验的,没有人事先能知道如何才能做到极致。类似极致、快这样以相对量描述的结果都是没有办法操作的。

看上去永远正确,但却找不到操作方法是我们常说的”鸡汤”,鸡汤盛行让创业变成了段子创作比赛,什么叫降维打击?就是我比你高级就一定能打赢你。所以许多创业者喜欢说,我有了一百万用户之后、我有了一千万美金之后能怎么样怎么样,这还用说吗,谁有了航天飞机不能上天呢,关键不在于有了什么,而在于如何拥有它们。

当毫无逻辑的类比被创业者奉为指南,这不比《货币战争》成为财经小说闹的笑话小。好在,最伟大的智者是时间,它能让一切荒谬在事实面前现形,对付信口开河的办法不是雄辩,一切让时间说话,让事实说话。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陈小远)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