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证明你是你自己?

本文首发腾讯@大家

【胎记认亲与开锁认亲】

小时候听到一个关于江豚(长江里一种濒危生物)来历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小女孩被拐卖了,从此与家人失去了联系,许多年以后,又被卖到了妓院,后来,女孩的父亲也经常进妓院,成为了女孩的客人,有一次,女孩父亲看到女孩的腰上的胎记,知道是自己女儿之后羞愧不已,跳江自杀变成了江豚。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这个故事有一个用胎记来认人的细节,这或许是人们最早的生物识别运用,除了胎记,身上的痣也是很早就被作为身份识别的标记,因为这些特征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化。

古时候的身份识别也能借助一些外力来实现,丈夫进京赶考高中做了大官,多年以后,妻子拿着幽会时送的折扇出现公堂之上,然后就是夫妻团圆或者负心郎死不认账。或者儿子进京赶考做了大官,父母出现在公堂上要儿子拿出小时候的幸运锁,父母钥匙打开了幸运锁的那一刻,也就是一家人团聚的时刻。

虽然生物特征更加稳定和可区别,但在古代,由于生物特征区别依赖人的记忆,不仅容易被遗忘,也很难把记忆告诉给其他人,借助信物识别是更可靠的身份识别方式。

【科技进步驱动生物识别】

身份识别不只是为了一个寻亲的故事,在科技越来越进步的今天,身份识别已经成为维持社会秩序的重要方式。公安人员靠提取现场指纹找出罪犯的蛛丝马迹,死刑犯核准执行时需要进行DNA比对,身份识别是确认一个人是否是他自己的手段。

科学技术的进步,基于生物特征的身份识别越来越有用处,人来人往的火车站,一个一个查验身份证件不仅仅效率低下,而且证件很容易丢失或者被伪造,如何快速进站?利用人脸识别,不需要查验任何证件也不需要停留就能够完成身份识别,顺利上车。

网络购买衣服的时候,借助生物识别,看到的全是适合自己体型的衣服,你选择只是样式,不用担心是否合身,寄到家里的鞋子,大小就是你最常穿的大小。甚至,住进酒店,空调会自动设定成你最常用的温度,饭店里,菜品是你最想要的咸淡,医疗室,大夫能在你坐下的一瞬间知道你昨天晚上打了几个喷嚏……

如果不考虑安全性,生物特征的快速识别,能让我们避开繁杂而枯燥的选择,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得到最贴心、最适合的服务,基于生物的身份识别将给人带来极大的便利性。

【人类正在抛弃自己】

再讲一个关于我“是不是我”的故事。

我来到你面前,我确信我是我,你也确信我是我,现在,我换了一顶帽子,我当然还是我。如果我不小心摔断了腿,换了一条人工腿呢?我还是我吗?貌似我们不会有问题。随着科技昌明,我的牙齿、手脚、胃肠都换成了“质地更加优良”的人造品,我还是我吗?你开始存疑起来。更进一步,技术已经昌明到,能够给我换一个心脏、甚至一个大脑,你现在看到的我,跟十年前的我,已经没有一个器官是相同的了,我还是我吗?现在,连我自己都开始犹豫起来。

在一部分科学家努力让我们能够被快速识别“我是我”的时候,另一部分科学家正在让我们原本一生拥有的器官成为抛弃品,指纹识别、人脸识别、虹膜识别这些今天听起来还是高科技概念,因为我们像换书包、换鞋子一样来换手掌、换脸、换眼球(听起来就瘆人)而变得没有意义,用不了多久,DNA也对身份识别无济于事。

换了大脑的人不仅仅只是个技术问题,还将面临人保持自我认知的哲学考验。

【数字化正在破坏物体的唯一性】

我们会回到信物的时代吗,借助人类自己的技术?

当电视出现的时候,我们能够通过电视窗口看到世界,电视窗口不是打开窗户直接看到的远方世界,电视借助录像技术,能够看到昨天的世界,如果你有两台电视机,能够在客厅里重现两个相同的世界。

电视里我们理解的只是一个影子,不是真实的世界,但随着高清技术的发展,人们很快就难以区别通过眼睛看到的到底是真实世界还是拍下来的录像(影子)。如果考虑到数字制造技术,所有看到的东西,都能用3D建模的方法快速复制出来。

你打开视频跟我对话,我看到你手上定情的结婚钻戒,通过远程3D建模,我家的3D打印机很快就能复制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钻戒,下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就会惊叫起来,因为你也分别不出哪个是原来的钻戒,如果我们回到古时候,凭信物认亲的话,阿哥们也无法分辨我们哪一个是真的小燕子。

数字化正在改变我们的传统认知,克隆让这个世界的任何东西都将失去唯一性。当技术能够批量复制出战国时代文物,复制品连科学家自己都辨别不出真伪时,身份识别是否将变得毫无意义?我们再来思考这个问题:怎么证明我们是我们自己?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身中一刀)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