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能成就下一代商业吗

【优步背后的商业监管】

Uber(优步)周二停止在美国堪萨斯州的服务,原因在于该州打车软件的立法对司机有更严格的立法审核,这不是Uber第一次遭遇阻力,去年就有报道Uber在韩国、泰国、欧洲甚至美国本土被禁的消息,在我国,与Uber有点类似的专车服务也遭遇过查禁。

Uber被查禁的重要原因:从事专车服务的司机是否获得了相应的营运资格,许多国家和地区是禁止私家车司机提供载客服务的,而类似Uber的专车一个重要宣传点却是“人人都是司机”,专车是个人拼车的服务,Uber在国内被称为“人民优步”,鼓励有车一族都成为出租司机。专车遭遇阻力,不只是司机注册资质的问题,更多是传统有政府监管的“正规”商业面临个人拼伙式“自服务、自商业”冲击。

【个人制造内容与自媒体】

要说清自服务、自商业,不得不提到十几年前Web2.0开始流行时的一个新概念:UGC(用户创造内容),博客是当时UGC最热门的代表,与传统出版业不同,博客不需要出版社、编辑的审核,作者自己写文章、在博客上直接发布。

从形式上看,博客提供了写作的灵活性,让原本高大上的出版业,变成每个人都可以触及的日常行为,当时也有“人人都是编辑”的提法,问题来了,未经审核的UGC内容,质量得不到保证,甚至含有非法内容。事实上,博客作为互联网提供的自主发布能力,也被许多商业机构当作绕开监管的工具。

博客监管比想象的复杂,原本个人在家写信当然不需要监管,出版社发布作家的文章也当然需要监管,而一旦博客出现,问题就变了,博客既可以是个人写信的工具也可以是发表文章的工具,无法事先进行确认。尤其到了现在微博、微信时代,如果采取传统的监管措施,严格了就变成每说一句话都需要申请的窘境,宽松了则让传统的版权方蒙受损失,监管陷入两难。

互联网UGC是个潘多拉魔盒,打开之后模糊了个人言论与出版物的边界。

随着时间的发展,UGC内容监管也逐渐获得一些共识,抓大放小、先发布后审核等都是新的办法,以UGC(包含博客、微博、微信等)为特征的个人信息服务,已经开始形成与传统出版物相匹敌的力量,常被称为自媒体。

直到现在,自媒体还处在尝试阶段,但其影响力在许多时候已经开始超过传统媒体,更重要的是,自媒体不是新起的一家出版社超越了另一家老出版社,而是打破了规则,以出版社为主导的出版正在变成以作者为主导的出版。

【从自媒体到自服务】

UGC,用户制造内容有了升级版——用户制造服务(UGS),当我们来到饭店,享受的是服务员无微不至的服务,能够想象这些服务由我们自己提供会是什么样吗?与在家里自己做、自己吃的自娱自乐有什么区别?

一家游戏网站,我们登陆上之后享受的不是网站服务员提供的服务,而是玩家之间组队在玩,游戏网站作为平台,只是提供并执行了游戏规则,服务是顾客(用户)自己提供(制造)的,这与用户制造内容相似,称为用户制造服务(UGS),十年前,盛大差点收购了新浪,不少人惊呼“24小时睡觉的把24小时干活的收购了”,足见用户自服务给人带来的冲击力。

从这里可以看到自服务与自己在家独自玩儿的区别:自服务是借助了公共服务资源的自助服务;家庭里的自娱自乐则是私人的行为。与UGC与个人写信的区别类似,UGC是发生在公共写作资源上的。

享受商业服务有较高的标准,并接受相关部门的监管,自服务也面临自媒体相似的问题:自媒体的服务质量如何得到保证?自服务目前只是私下拼伙的行为,要达到商业服务的水平需要有保障措施,从管理部门的角度,还需要考虑,自服务逃避了监管,也不缴税,构成对商业服务不公平的竞争,这也是Uber屡屡被叫停的原因。

【未来的平台商业】

互联网正在改变商业形态,原本由专门的商业机构提供的服务,通过互联网平台,用户能够自己来实现,或者用户之间互相实现,商业由专门场所,比如商场、饭店、宾馆,通过互联网平台整合,转移到了非专门场所,比如家庭。由场所支持的服务正在转变成由平台支持的服务——平台型商业。

购物电商方面,平台商业已经司空见惯,各类B2C尤其是C2C电商网站,就是购物的平台商业,不需要临界店面,个人就可以开店,在完成了合理的税收政策后,个体电商正在走向规范化的商业。服务业的平台化也正在快速发展,从出租车叫车到专车服务,平台构建的商业不仅仅把拼伙式的自服务拉近商业服务,也在提升传统商业服务的水平。

当我们担心自服务难以保证服务水准,或者对商业服务构成不公平竞争时,平台商业的规则建构可能是不多的出路选择。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代金凤)

评论已关闭。